悠悠书盟 > 大唐龙牙 > 开学
  铁生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铁柱锤势大力沉,在粗糙地锤打的时候,一锤估计能顶十几锤。

  阎立本见铁生好像浑身都在发痒,就笑着说:“还不生火实验一下?”

  铁生唉了一声就急忙去生火。

  当赤红的铁块趁重锤升起的时候放到铁锤下厚重的铁板上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到了铁块上。

  铛!

  铁块被砸薄了足足四分之一!

  铁生和他的徒弟们立刻欢呼起来,有了这个重锤,可以替他们省不少事!锻造速度的飞跃可以预期!

  看到水力重锤效果很好,阎立本闪亮的双眼立刻变得模糊起来。既然成功了,不睡个好觉都对不起自己这些天的辛劳!

  张仲清看到水力重锤的成功,也松了一口气……

  可是李世民现在看着僧侣玄奘的信中所求却松不了气。

  “南北朝伊始,诸多佛寺始辨“一阐提众生有无佛性”。至今,北流传《涅槃经》、《成实经》、《毗昙》与真谛在南译《摄论》、《俱舍论》,为佛学主流。然贫僧侍佛多年,深感真谛祖师译著不善,致义理含混,理解不一,注疏各异,于重理论分歧大也,难融合也。

  摄论、地论两家于法相之说各异,遂贫僧生天竺求弥勒论师之意,望陛下恩准。”

  “恩准?朕恩准你个头啊!”李世民把这封信扫到了地上,忍不住爆了粗口。

  普通八年三月八日,梁武帝亲自第一次前往同泰寺舍身出家,三日后返回,大赦天下,改年号大通;大通三年九月十五日,第二次至同泰寺举行“四部无遮大会”,脱下帝袍,换上僧衣,舍身出家,九月十六日讲解《大般涅槃经》。

  二十五日由群臣捐钱一亿,向“三宝”祷告,请求赎回“皇帝菩萨”,二十七日梁武帝还俗;大同十二年四月十日,梁武帝第三次出家,这次群臣用两亿钱将其赎回;太清元年,三月三日,梁武帝又第四次出家,于同泰寺住了三十七天,四月十日朝廷出资一亿钱赎回。

  梁武帝四次出家,大臣们三次糜费国库赎人。这就是佛学对帝王的危害。

  李世民是战场上杀出来的皇帝,从不相信“鬼怪佛仙”之说,也只有冷锋的狙击枪,让他的心动摇了一点点。

  李渊、李建成等人会被妖僧法雅蛊惑,他不会。就算是国教道教的领头人袁天罡,也不敢劝李世民学道。

  吴承恩的《西游记》是错的,李世民根本不想同意玄奘西行。

  玄奘想要去天竺,就必须有出关文书,最好出关文书上还有李世民的大印,这样,可以为他西行提供不少方便。

  大唐的宗教够混乱了,如果玄奘西行归来,就会再给这片混浊的池塘投入一块巨石,激起无数水花。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李世民提笔就写:“不准!”

  硕大的两个红字,力透纸背!

  李世民发怒的时候,皇后总是会及时赶到。

  御厨创造性地把西域的葡萄酒加入了冰淇淋,得到了李世民的赞誉。于是,李世民每到心事重重时,都会让御厨做这个。

  李世民把奏折都推到一边,伸手接过皇后端过来的大份葡萄酒冰淇淋和勺子,吃了一口才说:“朕知道你在这宫中待得烦闷了,改日朕带你去看看承乾,也顺便散散心。”

  皇后说:“妾身虽身处宫中,可是与淑雯的来往也没有断绝。昨日她带来了承乾现在衣服的尺寸,妾身发现承乾足足长了一圈。”

  李世民笑道:“深宫是长不出参天大树的,原本还有朝臣对太子不居东宫一事喋喋不休。可是安民县一事过后,这些声音全都消失了。

  古之朝代何其多也,帝王何其多也。开国皇帝,无一不是勤勉有加,可是为何后世子孙却逐渐残暴淫(蟹)欲,何不食肉糜呢?

  直到冷锋跟我谈话后朕才知道,民为水,君为舟。顺流而下,一日千里,溯流而上,则寸步难移。

  就让承乾在宫外历练吧,朕希望后世子孙都能切入民生,尝遍人间百味。”

  皇后整理仪容下拜说:“陛下‘民为水,君为舟’之说,当是后世子孙的祖训。若历练之训流传,则大唐万年可期矣。”

  ……

  慈恩寺内,玄奘看着皇帝的批复苦笑不已。

  这里不是四百八十寺的南朝,皇帝不信佛事,自然不会允许他西行,可是,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上表了。

  慈恩寺住持玄法大师凑过来看了看,对玄奘说:“阿弥陀佛,师弟,师兄知道你求佛之心坚定,可是既然皇帝禁止,还是打消念头吧。”

  玄奘攥紧了纸说:“西行是师弟今生最大的愿望,改日,我还会上表的!”

  相比于玄奘的碰壁,袁天罡可是顺利得多。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一箱子金子,是当初向冷锋求学识时夸下海口答应的。又一箱子金子,是赞助学院建设的。

  人家都这样了,那冷锋也不好意思要求李淳风必须脱掉道袍换上学院制式服装了。

  天下文院,虽与天下武院并列,可是它也是天下武院的基础。在答应到天下武院出任为师后,李靖只提了一个要求:“我不希望教的是目不识丁的蠢才!”

  原定计划中的建筑工程怎么也要贞观二年才能完成,可是一直等在家里的大儒们却连几个月的时间都等不及了,日日来工地观看进度。有烈性子的大儒甚至撩起长袍直接帮工人和水泥,帮木匠抬木头。

  第一座教学楼完成后,这些积压已久的教学欲望爆发了!

  百多个大儒集体涌进冷府,要求冷锋现在就!

  “诸位,咱们文院只建起了一座教学楼,内部装修还没做呢。”

  于焕之拂袖冷哼道:“读书、学习,有光亮可视物,有笔墨可手书,天雨有蔽屋就够了,弄那些没用的东西干什么!学子们到底是来学习的,还是来享受的?”

  冷锋头疼道:“可是……”

  有人劝我把这本书切了,说再开一本书收藏上万才行……我觉得现在战绩还行啊,虽然并不火爆,但是还是有人支持我的!如果大家喜欢这本书,请在正版阅读,等战绩上去了,我也能吹吹牛:“这战绩,能太监吗!”

  拒绝太监!

  (本章完)

看过《大唐龙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