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龙牙 > 岭南开发的必要性

岭南开发的必要性

  李世民一听已经把那些藤甲兵都干掉了,忍不住问道:“冯公是如何发现这些藤甲兵的?又是如何把他们一网打尽的?”

  冯盎遥敬了冷锋一杯酒才说:“发现藤甲兵是借了熩国公的一个东西,至于一网打尽………哈哈,其实是那群藤甲兵倒霉,遇到了一场大雨………”

  眼见冯盎和李世民愉快地又聊到了一起,冷锋极为失礼地抬起桌子,把桌子搬到了右边末位的魏征旁边。

  魏征皱皱眉,小声地对冷锋说:“熩国公,席间随意移动,这可是极为失礼的事情,你堂堂一个国公,能不能讲点礼仪?”

  “屁的礼仪,看你们机械地吃东西就是讲礼仪了?

  知道你们怕冯盎觉得你们没规矩,从岳阳到长安这一路,都是我跟着他的,我俩混的可熟了,我可以随便失礼,羡慕不?嫉妒不?”

  魏征的牙都咬到了筷子上了,硌得生疼,忍不住问道:“楼主,我记得你可是海量啊,刚才也没喝多少酒,怎么这般言语?”

  冷锋凑到魏征身边咬牙切齿地说:“人我给你们送过来了,还送进了皇宫,怎么还把我弄进了皇宫跟你们闲聊?我想回家啊!”

  没错,别人都是近乡情怯,冷锋却是进乡情切,很想回家看看刘淑雯,和那女人分开了这么久,想念得很,恋爱真的是杀手的坟墓!

  魏征小声说:“再忍忍,再忍忍,原本陛下打算邀请耿国公住皇宫的,可是见他拉着你一起坐车,就知道你俩交情不赖,打算把他安排到你家,正好也能让你保护他,哪怕到了长安,也不能掉以轻心啊!

  这是午宴,午宴过后就是问对,等问对结束,你就是飞回家也没人拦着你,哦,不过你得带着冯盎飞。”

  魏征难得开一回玩笑,冷锋就说:“就冯盎这体重,我能飞也得被他拽下来。”

  魏征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刚刚没咽下的一口菜卡到了喉咙,笑着咳嗽起来。

  李世民不满地看了魏征这边一眼,当发现冷锋在旁边后,就不生气了,对冯盎说:“朕原本打算留着你住在皇宫的,可是既然你和熩国公相交甚欢,不如你住到熩国公府邸,朕派玄甲军守护,如何?”

  冯盎摇摇头:“这倒不必,微臣此次出岭南,可是带着五千甲士,虽然中途派遣了一千人送贼人头颅回岭南,可是也余下四千精锐。再说,长安可是圣王治下,微臣就算独自行走于长安又能如何?”

  “圣王治下”这四个字让李世民龙颜大悦,忍不住又敬了冯盎一杯。

  N久过后,一场让李世民和冯盎开心,让冷锋焦急,让房玄龄等人如坐针毡的国宴终于结束了。

  在宴席撤走以后,除李世民和冯盎外,列席的人只剩下了房玄龄和冷锋。

  四张桌子,四个方向,看起来有点像四国会议。

  除了他们四个以外,只有在柱子后边的龙影和负责记录起居注的左右史。

  龙影的嘴唇是干的,看样子挺渴,冷锋拿起桌子上的那杯茶,用力地抛了过去。

  龙影稳稳地接住了茶杯,对冷锋鞠了个躬,然后一口喝光。

  左右史很凄惨,没有坐下的资格,只能一个拿墨和砚,一个拿着白纸和毛笔记录。

  起居注是什么?

  最早的起居注起源于汉朝汉武帝时的《禁中起居注》。然后,在汉明帝时,也有《明帝起居注》,但这些起居注多为中国宫廷内部自行编撰,并没有设立专职与专人来负责编撰,其性质更像是皇帝的日记。

  晋朝时,开始设立起居令、起居郎、起居舍人等专门的官员来编写起居注,左史记事儿,右史记话。

  皇帝是没有资格修改起居注的,哪怕这一天皇帝骂了人,起居注上都会记载,这样做就是为了警示后王。

  问对,是皇帝和重臣之间的对话,耿国公冯盎进京,问对是必不可少的。

  李世民轻咳一声,对冯盎说:“今日你进京,朝中关于你要叛乱的流言顷刻间消失了。这事儿你得感谢魏征,如果不是他在朝堂上为你开脱,朕也不知道怎么办。”

  冷锋心里说了一声虚伪,李世民在天下楼嗷嗷叫着“冯盎老匹夫”的表情依旧历历在目呢!

  冯盎道:“知我者,魏征也,明日微臣必定登门致谢!”

  李世民看着冯盎说:“你这次进京,朕有些事也要跟你说一下,待中原安顿以后,朕打算开发岭南,发展海运,如何?”

  这可不怎么样…

  冷锋差点就说出来,发展海运?以现在唐朝的工艺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啊,历史上有名的海洋事例当属“郑和下西洋”。

  那可是明朝的事儿,那时候的造船工艺可比现在发达多了。

  在郑和下西洋的船队中,有五种类型的船舶。第一种类型叫“宝船”。最大的宝船长四十四丈四尺,宽十八丈,载重量八百吨。这种船可容纳上千人,其铁舵,须要二,三百人才能举动。

  第二种叫“马船”。马船长三十七丈,宽十五丈。第三种叫“粮船”。它长二十八丈,宽十二丈。第四种叫“坐船”,长二十四丈,宽九丈四尺。

  第五种叫“战船”,长十八丈,宽六丈八尺。可见,郑和所率领船队的船只,有的用于载货,有的用于运粮,有的用于作战,有的用于居住。分工细致,种类较多。可以说,郑和的船队是一支以宝船为主体,配合以协助船只组成的规模宏大的船队。

  只有这样的船队,才能经历风浪的考验啊!只有这样的船队,下海才能有所得!

  在七次航行中,三宝太监郑和率领船队从南京出发,在江苏太仓的刘家港集结,至福建长乐太平港驻泊伺风开洋,远航西太平洋和印度洋拜访了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包括爪哇、苏门答腊、苏禄、彭亨、真腊、古里、暹罗、榜葛剌、阿丹、天方、左法尔、忽鲁谟斯、木骨都束等地,目前已知最远到达东非、红海。

看过《大唐龙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