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龙牙 > 第487章 熩国公的请帖

第487章 熩国公的请帖

  当商业社会完全成型时,农业也会以一种“商业”的形式参与其中,但是,在大环境之下,农业虽然也会随着物价的提升稍微提升一下收入,但是它终究是有极限的。

  相比较日渐繁荣的商业圈,农业将会被迫往“量”的方向发展。

  没过多久,李承乾哥三个进来了。

  李泰一见冷锋1就是一个虎扑过来,抱着冷锋的大腿不松手:“师父!你是不是知道怎么飞起来!赶紧告诉我呀!为了飞起来,我想的都快疯了。”

  看着黑眼圈日渐严重的李泰,冷锋拍了拍他的脑袋:“傻小子,好多事情,不是你直接得到答案就能收获快乐的。你能往孔明灯的方向思考,其实已经是走对了第一步,余下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怎么把接下来的步伐,走的更远,走得更准确。

  行了,其实要不是有些人实在是恶心到了师父,师父本来是想要帮你完成这个梦想的。现在好好帮师父做事,等银行成立了,师父就帮你一起想办法让人飞起来。”

  “真的?”李泰惊喜莫名。

  冷锋点点头,随后看向李恪:“去墙边蹲马步,我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相比较李泰,李恪就不喜欢废话,直接走到墙角蹲起了麻布,而且姿势特别标准。

  让李承乾和李泰坐下,冷锋看向老元:“怎么样了,有人选吗?”

  老元点点头:“这个自然是有的,长安以北,现在最大的商人,就是郝文财了,这家伙精明似鬼,必然是会加入进来的。

  长安往西,那就得咱们天下楼承担了,走西域的商队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贸易的金额巨大,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长安往东南,江南布坊是最大的一家,陈家也是累世巨富,信誉方面,也会有保障。

  还有金陵的杜家....”

  冷锋边听边在桌子上敲击,银行要想短时间里建立起来,地方的力量是不可或缺的,有这些地方力量的加入,也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赢得商人们的信任。

  一个新生事物的出现,必定不会一帆风顺的,银行这个东西,说到底就是把人们的钱收起来、加以放贷之类的运作,然后给存钱的人分红。

  这是银行的获利途径。

  而它本身的存在,也能对经济的流动产生促进作用。想象一下,在这个金银都很少用到的时代,谁会闲着没事拖着一车又一车的铜钱到处跑?这也太不把绿林好汉放在眼里了吧!商人们受困于金钱的“难运”,几乎很少进行外地的商业流通。

  只要银行建立起来,那么就能出现最早的“虚拟货币”。商人在江南存钱,只要带着信物暗号,就可以慢慢悠悠的走到长安,在长安提钱进行交易。

  或者当他在长安交易完毕,余下大量金钱的时候,也可以选择把多余的金钱存到银行,带着信物回到江南老家后,钱又取出来了....

  这样多方便?

  之前最大的问题是,人家凭什么信任你,把自己的钱弄出来交到你这里。可是听了老元的几个人选后,冷锋就觉得就不存在什么问题了。

  商人圈子,见面先看的不是身价,而是信誉,一个信誉高的人,哪怕只是刚入商业圈子,大家也会欢迎你,但信誉低下,哪怕是巨富,也会被人看不起。

  像陈家这样的商业大家族,他们的信誉不是一代人,而是几代人累计起来的,做这种事情最合适不过了。

  冷锋手指在桌面上用力一敲,随后看向老元:“给他们送请帖,下个月十五,请他们到咱们家里一叙!”

  现在既然决定要把银行鼓捣出来,那么就要赶紧弄,虽然不能把银行网的孔洞变小,但是重中之重的几个节点,必然不能出现问题。

  国公的请帖。

  就凭这个东西,就能让商贾们为之震惊!

  首先,国公那是贵族,对他们商贾,是用不上请帖的,有什么事儿,只要说一声,他们不就得老老实实的去?

  其次....

  说实话,商贾们对国公还是十分敬重的,这一位没有像其他贵族那样,表面上清如水廉如镜,对商贾不屑一顾。背地里却欺压剥削依附他们的商贾,借此维持自己的豪奢生活。而是放下身段,明目张胆的当起商人,没有半分看不起商人的样子。

  至于经商方面,商人们对国公也是很佩服,天下楼短短三两年之间,就变成了商人行列的领头者,天下楼底下的产业,不仅谁的饭碗都不抢,还带动了好多商业。国公的每一次投资,都预示着一个新兴行业的成立,预示着又要有一条商业链会因此受益。

  牛人啊!这简直就是财神爷转世嘛!

  请帖上什么都没说,就是请他们去冷府一叙。

  一叙?

  怎么可能,只是一叙的话,怎么可能还这么郑重其事的下了请帖?

  陈坤看着请帖,对老元说:“在下知道了,请国公放心,下月十五,在下一定前去!”

  连老元都被派出来亲自送请帖了,可见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说实话,平白无故的玩这么一出,真的特别吓人!

  之所以要让出一个月的时间,是为了让半路的郝文财也能出席,这种事情,就得等人齐了,才能讲。

  六月十五,这一天,天下庄园的街道都被早早的清洗了一遍,看上去一尘不染。

  金陵商人方四历从马车车厢里探出头,看到了外面行走着的陈坤,当即招呼马夫停下来,自己也下车步行。

  昏了头了,国公这么慎重其事的,自己怎么也该在牌坊那里就下车步行,才能显得自己也庄重呀。

  看到方四历,陈坤就像看到了难友,赶紧走几步过来:“老方,是兄弟的就给点消息,国公叫咱们来要干什么?”

  太郑重其事了,都有点吓人了!

  方四历摇摇头:“你问我,我问谁去,这一个月我都是心惊胆战的,你也不是不知道,光是来赴约穿的衣服,我就到你那定做了好几套!”

看过《大唐龙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