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820小仙男师父vs多金俏徒弟(56)

820小仙男师父vs多金俏徒弟(56)

  池夫人面上没见多欢喜,她生了一张勉强清秀婉丽的脸,是那种有些平淡的长相,加上性格冷淡平时不爱说话,看起来就有些严肃。

  但举手投足间,又都是大家族夫人的风范。

  她身后跟着她的乳母董嬷嬷,手里抱着一摞账本,嬷嬷则是提着一篮子点心。

  一进门,池夫人便是冷淡地扫了眼池芫,见她风尘仆仆的,小脸却没瘦,神色复杂,但心下安心了些。

  听到这一声问话,池芫忙露出一个讨巧的笑来,“就想娘和爹了,便回了。”

  她被池夫人这教导主任一样的眼神盯得都有些起鸡皮疙瘩了,讪笑着扯谎。

  “撒谎。”

  结果,还秒秒钟被拆穿了。

  不知道是不是骨子里的天性在,池芫看到这般严厉的池夫人,嘴角动了动,乖巧老实地一点都不像是对着池老爹时嫌弃骄纵的模样。

  “娘其实,其实这怪爹!爹,你快和娘解释清楚啊!”

  池芫觉得女人不好对付,还是交给男人比较好,便话锋一转,眼睛转向了一旁的池老爹,面上满是无辜地说着。

  池老爹:“”

  接收到池夫人眼里的冷刀子,他打了个哆嗦,立马赔着笑,将他如何事先买了一只大灵鸟,派驯兽师训练了一番,给灵鸟下了唯一的命令,就是一旦池芫遇到危险,银哨子只要一吹响,这灵兽就会现身,将她带回来。

  他还特意找的是能够隐藏气息踪迹的黑乌鸦灵兽,这样,如果是逃亡路上,也不用担心被厉害的高人追踪。

  池老爹挺惧内的,所以几乎是一五一十地都给交代了。

  听完他说的,池夫人眉心紧蹙,目光在父女之间来回地扫过。

  也不知道是要发作还是不要发作。

  池老爹吓得抖着袖子擦了擦自己额头冒出来的冷汗,“夫,夫人啊我,我就是怕闺女这么个体质,要是,要是被人欺负了,又没人照拂,才,才出此下策的”

  他知道池夫人不喜欢“走后门”和“过分宠溺孩子”这两点,但偏偏他都占了。

  也不知道一向严厉的夫人一会会不会大发雷霆罚他少吃一碗饭。

  因为身材走样得太快,池老爹如今在家的地位也岌岌可危了,池夫人每次得空了,一块吃饭时,都要提醒他减肥

  池老爹正为自己的口粮感到担忧呢,就听池夫人忽然声音微紧地问池芫,“你遇到危险了?发生何事?”

  不愧是将一家子管得井井有条的池夫人,一下子就从池老爹的长篇大论中,抓住了池芫想要隐瞒的重点。

  这一问,池芫囧了,池老爹却是弹跳起来,恍然大悟似的拍了下他自个儿的脑门,“对哦!哨子不吹响的话,灵鸦不会现身的爹让护卫跟你说过,遇到危险要逃命时吹囡囡,快,快给爹看看,哪里受伤了没有?”

  池芫被池老爹拉着,转了一圈,又一圈,不禁黑线,“爹,我好着呢我,我就是好奇这哨子,吹着玩,没想到就回来了!”

  池夫人闻言却是脸色一沉,似乎是确认了池芫没有受伤后,她便索性也没压着脾气了。

  斥了一声,“又撒谎!要真是好奇,搁置了一年才想起来吹响哨子?”

  池芫:“”我靠这是个王者!

  她眸子瞪圆了,然后脸上涨红,有些尴尬,继续讪笑,下意识摸了摸耳朵,还没开口呢,池夫人就冷哼了一声。

  “别想撒谎,老实交代,是不是闯祸了。”

  她一眼就看出来池芫又想编故事了,自己生的女儿,小动作代表了什么,池夫人门儿清着呢。

  池芫瞬间苦哈哈地卸了双肩,有种自己遇到了包青天的错觉。

  这亲娘火眼金睛,她完全扛不住啊。

  于是,池芫看了眼一脸懵逼仿佛还没反应过来的池老爹,心里不禁吐槽,就这个智商,难怪要被娘吃得死死的。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望着池夫人,小声地唤了一声,“娘”

  “女儿,不想说。”

  说着,低下头,抠着手指,脑袋快要抵着胸口。

  这模样,有些可怜。

  无端的,叫池家父母都心疼了。

  池老爹的心疼是明晃晃写在脸上的,“哎呀,宝贝闺女难得回来,夫人,你就别逼孩子了,让她好好休息,等哪天想说了再说吧!”

  池芫紧张地抠手指,但意外的是,池夫人只盯着她看了半晌,才叹了一声,“罢了,不想说就别说了。”

  一旁的嬷嬷立马出声慈爱道,“小姐怕是不知道夫人听说您回来了有多高兴!她手头上的活没干完就直接跑回来,路上还给小姐买了您爱吃的点心!”

  池芫闻言,抬头,有些错愕地看着面容依旧寡淡的池夫人,后者似乎有些不自然,咳了声,“行了,回来就好好修身养性住一阵子。”

  只字不提登仙门上发生什么事了,她这次回来是不是还会走。

  这种温馨,持续了大概就一天,池芫就被池夫人嫌弃了。

  说她老大不小了,没定亲不说,还不学点经营之道,往后如果修为不进,就是个坐吃山空的货了。

  这话,叫池芫手里的点心都不好意思继续啃了。

  然后,就被池夫人拉着,跑铺子、看账本、学经商

  抽空时还要见一见那些世家适龄的公子。

  才两天,池芫就感觉自己瘦了一圈,原先有些婴儿肥的脸都尖了些。

  “池小姐平日喜欢什么?”

  池芫打着呵欠,面前的男人是高是矮是胖还是瘦她都没看见,就懒洋洋地回着,“炼丹。”

  正要切磋经营之道的商贾子弟:???

  “呵呵,池小姐还是个修道奇才”

  对方试图缓解下尴尬,却听面前慵懒的少女又道,“没有,被逐出师门了。”

  对方:???

  告辞了,您这般,还是别祸害我了叭???

  “芫芫,我没有逐你出师门。”

  池芫刚怼走了相亲对象,正要勾唇和婢女嘲笑这人心理素质不行,忽然一道白衣出现在她身后,熟悉的声音就落在头顶。

  “”

  她靠?就追来了?

  “刘公子请慢”回来给我继续相亲啊啊啊助人为乐啊朋友!

  远远的传来那公子气愤的声音,“哼,这个池小姐真不靠谱,连我姓贾都不知道。”

  池芫:“”这特么就尴尬了。

  找了池芫许久的沈昭慕,忽然低低笑了一声,不知为何,方才冒着酸泡的心里,好受了不少。

  “芫芫,跟我回去吧。”

  给读者的话:

  池芫:你猜我跟不跟你回去:

  本来要三更的但吃了药中间睡着了会害抱歉

看过《快穿:女配又跪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