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扬天 > 第一百六十章 银色云中紫岚

第一百六十章 银色云中紫岚

  “前辈,如何?”

  “真要恭喜周道友了!”

  “这,晚辈何喜之有啊?”周扬一愣,不解道。

  “突破境界能够缓解神识之伤者,古今罕有,道友便算其一,岂非喜事一桩?”

  “哦,古今罕有?”

  “正是。某部医术典籍曾记载了一些神识之伤的医冶之法,其中便有突破境界治愈一说。不过此法只限于特殊体质者,可谓万里无一。如今你便是那万中之一呀!”

  “太好了,多谢秦前辈!”被确定了此事,周扬也是大喜,没准儿再突破几个层次便会让神识痊愈呢。

  “但令我不解的是,你并非那种特殊体质,却也通过破境缓解了神识之伤,这一点我也无法解释。”秦铭又道。

  周扬闻言,心中感叹不已。却是自己真的是走了天大的运,万中无一的事都被自己赶了,可谓气运当头啊。

  然而修界并不是全靠运气的,提升实力才能自保避险,只有实力上去了才有发言权,才能傲视群雄,这才是王道。

  “晚辈真是幸运之至,也多亏了您的点拨,晚辈谢过了!”说罢,周扬再施一礼。

  “若不是特殊体质亦或心志极坚者,非要强行突破的话,后果会很严重。轻者神识之伤突然加重,每日头痛欲裂,终生不得安宁。重者在突破时会引发神识溃散,以致走火入魔,甚至暴死当场。”

  秦铭的几句话,又让周扬感慨不已。

  若走了霉运,他便会是此种下场,简直惊险之极。不过还算万幸,自己属于世间罕有的那类人。当然,这也是他自我安慰乃至自夸之言。

  不过要说心志极坚这一点,他倒是不逞多让,说倒底除了自己天性使然外,这些年坚持弈道以及无数次的生死磨炼,也是起了很大作用的。

  然而紫元宗的典籍却是有点不靠谱啊,如此严重的后果居然都没有说清楚。

  “呵呵,道友如果不断突破下去,再加上药物的辅助,是有治愈的可能的。”秦铭又道。

  “多谢秦前辈指点,晚辈铭感五内!”周扬真诚道谢。

  “道友不必客气,这也是你的命数。不过有喜便有忧,你进境甚快,难免心境不稳,对日后的发展很不利,这非常棘手啊。”

  周扬又是一惊,可不是吗,自己还有心境问题没解决呢。

  人家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可他则是相反,刚得到一点,却又失去了很多。这修道一途,还真是步步难行啊!

  “还请秦前辈不吝赐教!”

  “嗯。身体有疾,可以用药石医治。可心中有疾,唉,药石无济于事啊!”秦铭摇头叹道。

  “又没得治?”周扬彻底无语了。今天秦铭的几句话大起大落,若是心理承受能力差的,早被吓死了。

  之前还在感叹自己的气运好的没边,可如今……

  起初是神识之伤没有痊愈的办法,现在心境出现了问题,依然没有医治方法,他娘的这叫什么事啊!

  若不是他相信秦医师,早气的掀翻他的诊桌了。

  “心病还得心药医,道友莫要沮丧,心药只有自己能配。”秦铭见周扬面色不好,便出言宽慰道。

  “自己能配心药?”周扬一听有缓,急忙问道。

  “正是。心境之疾是自己不知不觉间产生的,药石无用。唯一的办法便是修身养性,控制情绪,并且尝试突破身体极限,化解体内隐疾,如此才治愈。

  至于修身养性嘛,你可以找一些养气补神方面的功法典籍,用以日常所观。记住,看书时要注意调节呼吸,可慢慢导引灵气做周天循环,而后气冲足阙阴肝经,如此往复,最后气冲神台。

  可能初时神魂不能凝聚,身心不能自守,但必须坚持。至于能不能坚持下去,这要看你的心性了,心志不坚,极易走偏,甚至入魔,正所谓一念成道,一念成魔。”

  秦铭再次传授导引之法。

  “多谢前辈,晚辈记下了。”周扬对所谓的成道和成魔不甚了解,但也不便多问,今后只要照做即可。

  对于寻常人来说,修身养性之法虽有效,但太慢了,非一朝一夕可以见功。

  但精研弈道之人却是极其讲究修身养性的,奕可养心,又可养神,若长期坚持下去,必有效果。

  “好了,这是药方,你按方抓药吧!”

  “多谢前辈。”周扬接过药方,又感激的深施一礼,而后前去抓药。

  “兄台,这养神丹在下还有,便不用抓了。”到了柜台,周扬看了看方子,便对伙计道。

  他确实还有一些养神丹,这东西贵的很,能少花一些是一些。况且日后自己若能炼制出补神丹,也就用不着这养神丹了。

  “那好,您稍等。”小伙计闻言点头,转身抓药去了。

  “一共是五千灵石。”不一会儿,伙计便把药剂配好了。

  周扬的神识探入储物袋,在取灵石的时候偶然发现了那些银白色灵草。这些灵草也是他偶然所得,乃是长在温泉峰下的浓雾之中,与火岩草相伴而生的。

  他不认识此种灵草,如今正好身在无疾堂,倒可以问一问秦医师。

  付了灵石,他便取出一株银白色灵草,请秦铭辨别。

  “这……”秦铭接过灵草,目光不禁一凝。

  周扬见他神情异样,顿时来了兴趣,暗道此草应该不凡,难不成自己又撞了大运?

  “周道友,恕我冒昧,敢问此药草是在何处发现的?”

  “便在苍兽山中。”若换了别人寻问,周扬定然不说,不过秦铭便不同了,那是与他有大恩的。

  “可是在山巅浓雾之中?”

  “非也,乃是在山脚下的浓雾中发现的。”周扬摇头。

  “山脚下,怪不得。不过虽长在山脚下,但也算是它了。”秦铭喃喃自语。

  “算是它?”周扬不解。

  “哦,云中紫岚。”秦铭这才回过神来,开口道。

  “云中紫岚?这是何物?”

  “一种罕见的药草。”

  “那有何功效?”周扬追问。

  “可以医治体内的隐疾,也可稳固境界。”

  “竟有如此效用!”周扬心下一喜,不由得仔细端祥起那株灵草来。

  “云中紫岚本生在高山之巅的浓雾之中,乃通体紫红之色,是极难找寻之物。而此种药草却生在山下浓雾中,虽是同种,但只有这针叶为紫红色,药效便要差上不少。可即便如此,这些药草也算难得的很呢!”

  “值不少灵石?”周扬自然关心价值如何,却也有些猴急了,财迷本性顿显无疑。

  “不错,寻常修者在进境中出现的问题,均是以此药化解。”秦铭微笑,并没有正面回答。

  周扬自知有些失态,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但还是厚着脸皮问道:“那价值几何?”

  “每株约数百灵石。”

  “咝……”周扬倒吸了口凉气,一株小小的药草而已,居然这么贵!

  他在温泉峰下可采集了不少,那岂不是要发财了?等等,要慎重,切勿重蹈了黄灵丹的覆辙,还是财不露白的好。

  秦医师人虽不错,对自己也恩情,但在财富面前保不齐会有其他想法,如今还是先小人一些的好。

  “周道友,如果此药草有富余的话,可否卖与本堂几株?”

  “秦前辈说的哪里话,区区药草,我送与前辈几株便可。”周扬摆手。他虽然有些财迷,但该大方的时候决不会吝啬。

  “道友不可,我用云中紫岚医治别人的病痛,也是要收取灵石的,自然不能白要道友的药草。你看如此可好,用十株云中紫岚顶替你手中的药剂如何?”

  “那便依前辈所言。不过晚辈只有这八株云中紫岚,请前辈收好,不足部分我另付灵石。”

  十株云中紫岚便可值五千灵石,八株也能抵四千,这买卖着实不错!

  秦铭接过云中紫岚,向柜台的伙计一招手,那伙计会意,转身出了柜台,将五千灵石还与周扬。

  “如果道友再次收获此种药草的话,可直接卖与本堂,价格照旧。剩下的一千灵石算做定金,道友意下如何?”

  “不可不可,前辈与我有恩,哪还用得着什么定金!这一千灵石您快快拿去!”周扬连连摆手。

  “道友若是不收的话,我还有些不放心呢!”秦铭微笑道。

  “这,那算我占了前辈便宜了。想不到此药草价值如此之高,看来我得与长辈要再去一趟苍兽山了。如有收获,定然交与贵堂。”周扬这才点头。

  “好,即如此,秦某先行谢过道友了。”

  “岂敢,岂敢。不过晚辈请教一下,此药草如何服用才能医治隐疾?”周扬摆手再问。

  “与其他数种灵药一同熬制成汤剂,一日内分两次服用即可。哦,这是药方。”秦铭将药方写在一张纸上,递给周扬。

  此种药方并不是他独有的,故而不需要保密。

  “黄莺菇,莫愁兰叶,还有星叶草!”

  其他的灵药他倒是没见过,不过星叶草可是他亲自采集过的,乃是炼制幻影符的主材料,没想到还能熬制汤药。

  看来这天下之大,万事万物自有所用,只是有诸多方面人们并不知道罢了。

  “多谢前辈,晚辈告辞!”

  “好,道友慢走。”

  想不到苍兽山之行不但收获了火岩草,竟还有意外之喜,真不枉舍命前去。

  :。:

看过《扬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