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扬天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气氛陡然紧张

第一百六十二章 气氛陡然紧张

  周扬的玄罡诀快要突破第五重了,灵力和神识有了进一步增长,数个大周天运行下来,神清气爽,一点疲劳感都没有。

  后院倒是很宽敞,他和申屠刚每日都切磋剑法,刺天剑诀也到了第四重的顶峰,剑芒足有半尺多长,还未临身,便感觉有阵阵灼热感传来。

  如果剑芒袭体的话,必会伤人,已然有了下品法器的威力,如果突破到第五重,他的剑便可以媲美中品法器了。

  万里追风诀也有很大的进步,瞬间便是十五六丈的移动距离,灵台巅峰修者都望尘莫及。

  木息诀也向第二个层次进发。运转起来之后,气息全无,灵巅修者的神识绝对发现不了他。至于天元初期高手,他还是没有把握,但只要不去刻意探查,也难以发现他的踪迹。

  灵光红线越来越细,但威力却进一步增强,隐隐快要超过中品法器了。以他目前的灵力量,可以连续射出八道灵光红线。

  御控术,内视术等等,在周扬的苦修下都有了明显进步。

  再加上最近他博览群书,见识进一步增加,视野进一步开阔,对修道界的认识更深,对自己的修炼之路更加明确。

  此时,他的综合战力已然超过了寻常的灵巅修者,只是还未与之对战过,目前战力的极限在哪里,他也不清楚。

  他现下有一种与高手过招的强烈欲望,对手最好在灵台巅峰境界,而且还不是寻常的那种。

  申屠刚则是郁闷的很,这才多长时间,他已然被周扬甩远了,这人比人真是气死呢。

  然而他是不服输的性格,每日更加拼命的修炼,争取与周扬的差距再小一些。

  二十余天的时间过去,扬天阁的生意有了起色,日用品已然卖掉了大半,再有十来日,下一批货便到了。

  周扬果断转变经营方向,还是见到了一定效果,因为屠燕城中,没有一家专门出售修者日用品的店铺,扬天阁算蝎子拉屎独一份。

  而且他的日用品还很齐全,屠燕和安平两城不常见的物品都有,这也吸引了不少人气。

  二十多天下来,纯利润在九千灵石左右。虽不多,但这对于之前的经营状态来说,已然是很不错的成绩了。

  不过这段时间刘、梁二人又来过一次,赚的灵石都被他们不客气的拿走了,还贴上了一千。

  同样的,周扬和钟鹏飞的股份增加到七成半,而周扬则是将半成股分赠与了申屠刚。

  这一日,周扬通过传送阵,出现在安平城北城。他没有一个人传送,而是凑齐了十人,花了十块一品灵石。

  不是他怕浪费灵石,现在的他对百块灵石的传送费用已不放在眼中了。

  一是时间很充足,他并不太着急。二是今日传送阵旁人很多,上一拨已然传送走了十人,此时又来了七八个,时间不长便凑齐了十个。

  然而出了传送阵,入目之处是却乌光耀眼,寒气森森,传送出来的十个人被数十名黑甲卫团团围住。

  周扬吃了一惊,半个月以前还只有两名守卫,而且也未曾对过往修者进行盘查,但现在却是戒备森严,如临大敌,难道玄符宗的地界出了重大变故不成?

  就在此时,一名天元境执事上前,向众人抱拳道:“诸位道友,对不住了,凡进入我玄符宗属地的修者,均要查验身份。请诸位亮出身份令牌,接受查验,无事后便可自行离开。希望各位予以配合,再次请诸位见谅!”

  一名天元境前辈对这些灵台修者如此说话,算是非常客气了,众人虽不情愿,但也无奈,只好挨个接受查验。

  周扬倒是无所谓,他出门时早有准备,随身带的是新身份令牌,此令牌在他突破灵台中期后进行了更换,用的是周天的名字,虽然时间不长便突破了后期,但稍做解释后也说的通。

  他排在第五名接受盘查,前三名都没有问题,而第四个人面色明显有些紧张,而且周扬隐隐觉得他在准备着什么。

  轮到那人时,他却突然回头对周扬道:“大哥,快把身份令牌拿出来吧。”

  周扬一愣,转而心中冷笑,没想到此人会找上他做挡箭牌。要嫁祸于人,你算找错了对象,如果让你如愿,自己便成了傻蛋一个了。

  “你也是定北人氏?”周扬故作惊讶,反问道。

  那人一愣,也没想到周扬有此问,便忙道:“大哥,快拿出身份令牌,让前辈查验!”

  周扬微笑,并没有动作。不过下一刻他的眼神便是一凝,因为那人的准备动作更加明显,但应该还差一些时间。

  那名天元执事眉头一皱,喝道:“出了何事?”

  “禀执事大人,此人并无身份令牌,说在后面那人身上。”

  “哼,你先将令牌拿出来。”他一指周扬。

  周扬没有犹豫,掏出自己的身份令牌交与那位执事,执事接过令牌扫了一眼,便转头望向排在第四位的那人,冷冷道:“你是哪里人氏?”

  “在下定北人。”

  “哪个门派的?”

  “一介散修,无门无派。”

  “你后面之人姓甚名谁?”

  执事话音刚落,便觉眼前一花,再看时已然空无一人。

  “哼,区区障眼法,也想瞒过本执事,笑话!”他面带讥诮,很是不屑。

  可他的讥诮之色还未褪去,又突然僵住了,因为他闻到了一种熟悉的气味,阵法材料消耗的气味。

  “瞬间传送阵!不好,此人绝不是灵台修者,他隐藏了修为!快散开四处搜索,瞬间传送不会超过千丈,发现后不要与之对战,发出信号即可,快!”那名执事脸色一变,高声传令道。

  “是。”众黑甲卫士散开,纷纷向城外追去,那名执事脚下白光一闪,瞬间出现了一件圆环状法器,那法器腾空而起,向远方电射而去。

  与此同时,他也向城内发出了求援信号。

  “瞬间传送阵!”周扬心中大动,居然还有此种奇妙的阵法,自己真是太过孤陋寡闻了。

  之前在屠燕城见过店铺的迷阵,后来又在通州拍卖场看过隐形阵法,再后来在苍兽山遭遇三圣教追杀时,他还见过幻阵,以上这些都不足以让他震惊,可现在居然还有简易的瞬间传送阵!

  即使是简易的,也不是小门小派可以拥有。没有懂得空间之力的阵法大师,绝炼不出此类阵法。

  这时候,传送阵周围只剩下九名面面相觑的修者,纷纷向城外张望,而后各怀心思,纷纷进入安平城。

  玄符宗如此兴师动众,安排大批黑甲卫把守城门,定然是出了重大变故。

  “使用瞬间传送阵的穷竟是何人呢?受了自己的误导,他才自报为定北人,不过又是从屠燕城传送过来的,倒底是哪里人谁也说不清。”周扬暗忖。

  那人外出不可能没有身份令牌,不敢亮出的原因应该与玄符宗的盘查有关,可能之前已有他的同伙落入玄符宗之手,而他还不知晓,这才从屠燕传入了安平城。

  “他们倒底在图谋玄符宗什么呢?现今玄符宗最大的产业是精铜矿,最大的外事活动是参与了安平河之战,难到与这两件事有关?”周扬脑筋急转,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想也没用,知道那些人是玄符宗之敌即可,还是不要作无谓的猜测了。

  进入北城,巡逻卫士明显多了起来,盘查的也很严。对可疑的外来修者,他们不容分说,先制住再说,有的还被直接带走,城内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来到西北两城的界街,气氛同样如此,不但玄符宗的守卫增加了一倍不止,而且对面也出现了苍兽宫的守卫弟子,双方各执刀剑,分列两旁盘查过往修者。

  之前玄符宗在界街的守卫,修为最高的也只是灵台初期,而现在却有两名灵巅境界的队长,苍兽宫虽然只有一名灵巅境界,但守卫人数却比对方多,这样算起来双方实力基本相当。

  看情况,两派的守卫还有些不太对付,你觉得没有问题的过往修者,我却非要再仔细盘查不可。

  窥一斑而见全貌,周扬心中立时有了结论,两派态度大变,关系已然紧张起来了。

  不但是这两派,安平城两大阵营已然剑拨弩张,大战一触即发,刚刚稳定下来的局势波澜再起,乱局已现,安平城现在既不安又不平了。

  以迟扶师的性格,苍兽宫不会主动招惹其他宗派,应该是他的盟友通州商行与另外两派起了冲突,苍兽宫这才被卷了进来。

  两个敌对阵营已然形成,而且马上要撕下那片薄薄的遮羞布,兵戎相见了。

  周扬新的身份令牌是苍兽宫下发的。而对待西城的居民,玄符宗的态度很是恶劣,不但盘问的仔细,而且推推搡搡,甚至要求亮出储物袋接受检查。

  周扬自然也享受了这个待遇,不过被人检查储物袋,不但对人格是一种污辱,而且过往修者也毫无秘密可言了,他当然不能接受。

  然而玄符宗弟子有十数人,还有两名灵台巅峰的队长,真打起来自己绝对占不了便宜。

看过《扬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