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汉万胜 > 第335章 先帝遗诏

第335章 先帝遗诏

  时间是一个最容易让人忘记一切的玩意儿,它很可怕,能够抹去所有,包括好的坏的。

  因此,我们要好好守护住自己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事,要深深的留在心里头。

  对于那些逝去的,自己懂的就好了。

  才没过几日时间,那种悲伤就差不多被驱散的没有了,有些可怕的速度。

  而在皇宫某条宽敞的路上,一道身影在快速行走,带着一种轻快。

  上官桀很高兴,真的很高兴,皇帝陛下单独将他喊到了未央宫中,这其中代表的意味不可言明。

  自从那位强势的先帝老了之后,上官桀心中那颗悬着的石头便落了地。

  以后,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自己的事情了,这如何不让上官桀击手相庆呢?

  死亡的陪伴是令人奔溃的。

  一路之上,自甘泉宫之变后沉寂许久的上官桀脚步都变得轻松了许多,逢人三分笑,让那些了解这位上官太仆的宫人觉得不太妙。

  来到未央宫中,上官桀见到了新登临帝位的刘弗陵。

  这是一位幼帝,还很弱小。

  “臣,拜见陛下,陛下万安。”

  刘弗陵看着跪拜自己的上官桀,忙起身迎了过来。

  “上官太仆不必多礼。”

  上官桀喜笑颜开,“多谢陛下。”

  “上官太仆,来,帮……朕,来参考一番。”刘弗陵还是有些不太习惯。

  上官桀随着刘弗陵的目光看去,只见那上面摆放着一封先帝的遗诏。

  刘弗陵在看着上官桀,得好好看。

  “陛下,这……”上官桀小声问道。

  刘弗陵笑着说道:“父皇仙逝前将这封遗诏给到了朕的手中,自然,在这上面的人也得到了父皇的召见。”

  如皇帝刘彻一般的人,如何不会在临走前将一切都搞定,留给刘弗陵一个比较安稳的朝堂。

  上官桀看着上面的诏令,赐大司马霍光为大将军,代理辅政,赐光禄大夫金日为车骑将军,代理辅政,赐大司农桑弘羊为御史大夫,代理辅政,赐……上官桀为左将军,代理辅政。

  这是生前刘彻早就想到的一个布局,他想要让这些辅政大臣互相牵制,平衡朝堂势力。

  帝王之术,说白了就是驾驭各方势力,使其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点。

  当这种平衡点达到后,皇帝便依着这个平衡点去发号施令。

  自然,这命令就比较容易些执行。

  老去的刘彻留给刘弗陵的是一个还算比较可以的朝堂,另外,这些被他遗诏任命为辅政大臣之人也都是能臣之辈,对于大汉朝的国事很是熟知,能够在第一时间就上手操作。

  而这,也是刘彻所能做到的极点了,剩下的,还是要看刘弗陵怎么去学习亲身实践了。

  上官桀有些小小的激动,这……纵然提前得知自己辅政身份,可此刻亲眼见到,却又是另外一种心情。

  先帝……圣明啊!

  上官桀忽而跪地憾哭,惹得刘弗陵莫名异常,就连侍候在一旁的宫侍也都看了过来。

  刘弗陵扶起上官桀,“上官太仆为何痛哭?”

  上官桀双臂抹泪,语气伤感,说道:“臣,是想起了先帝,想起了大汉朝,心不由己,失了礼仪,请陛下责罚。”

  刘弗陵笑笑,“上官太仆,这是真性情流露,朕,怎会责罚?”

  “臣,谢陛下宽容。”

  上官桀擦干了脸上的泪花,着实不容易。

  “明日,便是朕登基的第一次大朝会,朕今日召来上官太仆就是为了此事。”刘弗陵指着父皇这道遗诏。

  上官桀也是早已料到,先帝的遗诏,谁还敢不从呢?

  不过总得还是可以,起码,自己也混了一个辅政之职,已高于九卿之位,和大司马大将军霍光、大司农御史大夫金日等人齐头并肩。

  这是位极人臣的荣耀,他又怎能不兴奋呢?

  看来,以往却是自己孟浪了。

  先帝,兴许就从未怀疑过自己的忠诚。

  上官桀瞬间想了极多。

  “朕希望明日大朝会之上,上官太仆能够力从与朕,将父皇的这封遗诏遵从。”

  上官桀自无不可,这等好事,谁若敢反对自己就怼死谁。

  上官桀双手合拢,对着刘弗陵恭敬道:“陛下宽心,此诏,乃是先帝遗诏,老臣,倒要看看谁人敢不从?”

  说这话的时候上官桀杀气腾腾,恨不能立刻将此诏念于天下人听。

  上官桀也瞬间从臣变为了老臣,倚老卖老吗?还是,已经将自己彻底当做了新皇刘弗陵朝中的老臣子?

  这点,刘弗陵无所得知。

  不过,既然上官桀已经表明会遵从遗诏,那,就看明日的大朝会吧。

  听到上官桀此话的刘弗陵面上大喜,还是上官太仆好用呀,那就,让朕好好的用上一用吧。

  “好,既如此,明日,朕,就看上官太仆了。”

  刘弗陵对着上官桀满满地赞誉。

  上官桀浑身都觉得飘了起来,新皇初登基为帝,身边必定缺少朝堂有生力量,而看今日的情况,大有拉拢自己的征兆。

  哈哈哈……

  上官桀大喜,以后,他们上官家也要在他上官桀这一代开始‘飞黄腾达’了。

  “老臣,必唯从陛下之令。”

  一番交谈,皆大欢喜。

  责人送走了上官桀,刘弗陵坐在龙椅之上看着摆放在面前的这道诏令,这是父皇给自己的考验吗?

  不多时,刘弗陵又从面前桌子一旁拿出另外一道诏令,这道诏令,他非读不可。

  不过,对于他来说,这是刘拓应该得到的。

  想必,父皇早已算好。

  独自坐在龙椅上的刘弗陵笑了,他知道,从今以后,自己将会成为孤家寡人。

  那么,就彻底地让自己成为孤家寡人吧。

  刘弗陵对此,不惧,甚至还有些期待。

  汉王吗???

  ………………………………

  老皇终于老去,新皇虽说登基为帝,可终究太过弱小。

  太常令孔虚想着步入后院。

  “长史。”

  太常令孔虚拜见广陵王府的长史冲。

  长史冲显出真身,看着而来的孔虚。

  “太常,我们的机会到了。”

  太常令孔虚点点头。

  “刘弗陵终究太弱小了,担不得这种重任。”

  区区一介稚童便想掌控整个大汉朝,无异于痴人说梦。

  长史冲嗯了一声,说:“据探子报回来的消息,明日,大朝会上那稚儿将会宣读先帝的遗诏,正是我们一试深浅的好时机。”

  新皇的第一次大朝会,足以看出许多事情了。

  太常令孔虚应了下来,明日,自己该出场了。

  “广陵王殿下已经传来指示,他将会做好一切准备,等待入主长安城,赶下那稚儿,还大汉一片清明河山。”

  这话,很露骨。

  “长史请放宽心,明日,吾必定舍生忘死。”

  “好,那明日就看孔太常的了。”

看过《大汉万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