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爷在江湖飘 > 第48章 蝶梦双戏寻归期(8)

第48章 蝶梦双戏寻归期(8)

  “我去!”白穆川一声惊呼,踉跄落地,一片倒彩耳边响起。

  主持婚礼的是一名年近三旬的管家,礼貌而客套的问道:“小的柳府管家柳长青,敢问公子姓甚名谁?”

  “在下白穆川!”白穆川脑抽,直接报上自己的名号。

  擂台上有一年轻人,就是之前的胜出者,用看死人的眼神睨着白穆川,令人心中不爽。

  “白公子,离招亲比武还有一刻钟,胜出者与我家小姐成亲!请!”柳管家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退到一旁。

  白穆川蹙眉:“那个……柳管家慢走,本公子……”不是真的来比武招亲的。

  站在一旁的秦子荣还没等白穆川说完话凌厉出招:“白公子,请!”

  靠,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白穆川心中腹诽,连忙躲闪,堪堪躲过秦子荣的攻击,暗骂真是阉人。

  “本公子又不是来和你抢媳妇的?这么着急,催死啊?”白穆川不满轻哼一声,和系统讨价还价。

  “亲亲系统,帮本少爷一下呗……若是这条小命交代了,你也会跟着灰飞烟灭的。”

  冷彻入骨的声音印入脑海:“你以为本系统会怕?笑话!”

  不过关键时刻系统还是会告知白穆川躲闪的方向和角度。

  “西偏北四十五度!”

  “南偏东三十二度!”

  ……白穆川脑海一片空白,么么的,这是脑门子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就成宽面条了。

  台下花梦雨正在和妹妹吵架,“花梦蝶,你什么意思?”

  “姐姐,这小子油嘴滑舌,不正是检验他真本事的好时机么?莫要被他的外表所蒙骗。”花梦蝶冷嗤一声,转身钻进人群,气的花梦雨直跺脚。

  周围投来鄙视的眼神与粗糙的谩骂,花梦雨咬紧牙关,为台上的白穆川捏了一把冷汗。

  “白公子,你是在侮辱在下的智商吗?”秦子荣恼羞成怒使出杀招。

  白穆川眉头紧皱,老子就是被陷害的,怎么就没人相信?系统冷言冷语,令白穆川想出逃的美丽心情瞬间跌落谷底。

  若知如此,老子就将自己打造成完美的动漫人物,高来高去,受孙子这鸟气?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此想法一出,白穆川脑海中闪现自己设计的动漫武林高手与人交手的招式,虽然有些模糊,虽然使用出来毫无威力,虽然自己的参悟一知半解,但侥幸逃生的戏码还是令吃瓜群众看的津津有味。

  “柳小姐,在下白穆川,并不想求娶小姐!”白穆川一边左躲右闪,顺势出一半招,一边冲着楼上女子高声呐喊。

  “哗……”一阵哄笑又如潮水般炸裂。

  柳梅咬碎银牙,脸色一白,气的浑身发抖。

  “姐姐……让表哥将这个登徒浪子打残怎样?”柳晓萱在一旁察言观色,试探的问道。

  堂姐柳莎眼唇轻笑,“梅儿妹妹,莫不是心疼这小子的皮囊?”

  “表哥,姐姐生气啦!”柳晓萱突然朝着擂台一声呐喊。

  秦子荣点头,气势一变,武师二阶的余威恨不得将白穆川碎尸万段。

  我去!白穆川一声惨叫,朝着柳管家询问:“柳大爷,快到时间没?”

  柳长青一愣,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得白穆川突然朝着人群中的花梦蝶大喊:“小蝶儿,我的好娘子,为夫不来了!”

  花梦蝶正在看热闹,突然听到白穆川的喊话,不禁挥汗如雨。

  柳员外柳辰希一拍桌子:“来人,将他们拿下!”

  “是,老爷!”二十几名家丁一拥而上,朝着花梦蝶而去。

  白穆川趁着混乱之际,踹了秦子荣一脚,跑到花梦雨身边,溜之乎也。

  花梦蝶被重重包围,眼神凌厉,闪展腾挪,使出杀招,打残几名家丁,看到姐姐牵着白穆川的手跑的无影无踪,扔下仅存的一颗催泪弹,逃之夭夭……

  魏家庄,时间倒退到昨晚丑时三刻,魏大爷与魏大娘早早睡下。方子俊因为受伤中毒,筋疲力尽,进入深度睡眠,白钰珑前面,听到细微的动静,缓缓睁开眸子。

  门外拍门声响起,方子俊刚一起身,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横在咽喉处。

  “别叫,否则爷宰了你!”一声低沉的弑杀声在室内响起。白钰珑拧眉,想要躺回去,被黑衣人秦瞥见。

  “你若在动,爷杀了你男人!”

  白钰珑一哆嗦,不敢出声,方子俊低声问道:“大侠饶命,贱内什么都不知道。”

  “哼!”男人一声冷哼,手起掌落,拍在方子俊的肩上。嘴里被塞了一块破布。

  方子俊缓缓倒下,不甘心的等着黑衣人,“别伤害钰珑……”呜咽声从口中传来。

  “你……”白钰珑还没来得及出声,黑衣人威胁到:“掩护小爷躲过这一劫,就饶了你男人的命!”

  昏暗的月光下,白钰珑看到方子俊一个劲儿的摇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门外传来吵闹声,魏大爷不满却也不敢阻拦。

  门被“咣当”一声撞开,白钰珑一哆嗦,黑衣人将夜行衣脱下塞入方子俊的薄被之中,掐着白钰珑的腰,迅速躺下。

  白钰珑按着他的吩咐,半躺半坐,用身体和被子挡住黑衣人。

  “都说了,这是我家儿子和儿媳的房间。”魏大爷一边嘟囔,一边和魏大娘跟了进来。

  “啊……”白钰珑一声惊呼,脸色一红,一只火半明半暗映照着室内的一切,两名黑衣人皱着眉闯进来,瞄了白钰珑一眼,猛然伸手掀开方子俊的薄被。

  “嗯?是你受伤了?”

  方子俊点头,呜呜的比划着。

  “我家相公得了怪病……所以只能……”白钰珑急中生智,掩面而泣。

  两名黑一人看了白钰珑一眼,皱了皱眉,对视一眼,咒骂着悻悻离去。

  “娘,爹,你们快去睡吧!我们没事!”白钰珑一边哭一边道。

  “哎,老头子,我们走吧!钰珑,你……”

  “娘……天还早,你们快去睡吧!”白钰珑催促道,背后升起一股寒气。

  魏大爷拽着自己的老伴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小声嘀咕:“作孽呀!”

  不多时,室内响起白钰珑呜呜的哭声,约莫过了一刻钟,黑衣人竖起耳朵,没有其他动静,缓缓松开揽着白钰珑的双手。腰上一松,白钰珑差点瘫倒。

  “多谢!姚云鹏!”黑暗中姚云鹏挑衅的睨了方子俊一眼,在白钰珑的脸颊上落下一吻,将一块带有“令”的玉牌放在她的手心,身形一闪失去踪影……

看过《爷在江湖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