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与你携手共白头 >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在你觉得生活慢慢安定下来的时候,生活又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事来打破这些平静,就好比眼前这一幕,说实话,在她还没有完全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亲眼看见眼前这一幕确实有些猝不及防。

  这一天下班后她还记得曾经听同事邱琳说到过附近有一个新开的商厦最近几天在做优惠活动,想到过几天母亲生日就要到了,她也就决定到这里逛一逛,同时也为母亲填几件新衣服。

  有些猝不及防的事就这么出现在眼前,只不过是刚刚坐电梯上了服装区她就看见了眼前这一幕,邵佳一和一个男人,她觉得他们相处的模式有些像他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可是又好像不太像,有些地方与正常的男女朋友相差甚远,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邵佳一似乎很不开心。

  前些日子梁君诺对她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她仔细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那时候梁君诺告诉她去见邵佳一的事,当君诺对邵佳一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佳佳却否认了这回事,还坚定的说梁君诺一定是认错人了。

  既然认错了,今天这一幕又是怎么回事?佳佳旁边的那个男人又是谁?

  现在想来梁君诺当时一定没有认错人,佳佳肯定是对她们说了谎,为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佳佳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眼看着邵佳一就要挽着那个男人的胳膊从另一个电梯下楼,她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些什么,鬼使神差的竟然就拨通了邵佳一的电话。

  以至于现在两人相对无言的坐在咖啡店里让她觉得十分尴尬,说实话,她从来没想过和向来活泼的邵佳一在一起时竟然会遇到这种状况。

  之前见到的那个男人已经先一步离开了,面对这种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有些犹豫着要不要把诺诺叫出来缓解一下现在的情况。

  还是邵佳一看她的样子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先一步缓解了这种尴尬情况,“有什么想问的,你直接问就是了。”

  她的嘴嚅动半响都不知道自己想问什么,该怎么问。

  邵佳一也没提她看到的事,却先一步问了别的,“清幽,你是不是和于黎昕男朋友在一起了?”

  “嗯?”她疑惑,不是说佳佳的事吗,说自己做什么?

  反应过来邵佳一刚刚问了什么,她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紧接着却又摇了摇头,“我是和他在一起了,但他和于黎昕早就分手了,只能说是于黎昕的前男友,他是我的男朋友。”最后一句话她说的很重,这是原则问题,不管怎么说她都不会破坏别人的感情。

  邵佳一倒是没在意她的特意加重的语气,只是笑了笑道,“清幽,你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吗?”

  邵佳一仍旧没在意她有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自嘲一笑自顾自的说道,“就像你今天这样,忘记在哪个商场了,我看见你们在一起,那时候我才知道你的男朋友竟然是他。”

  “对不起,佳佳。”她低声说,她早就明白有些事也许就不该瞒着,时间一长反而会弄巧成拙。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无非是交了一个男朋友,而那个男人我正好认识而已,说起来和我倒是没有多大的干系,不过,清幽,你看看,这个城市其实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们的却事总能好巧不巧的被熟悉的人碰到,有时候我都觉得兴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不,她想,怎么能归咎于是什么天意呢,分明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这个时候想的竟然是这句话好像具有贬义,用在这里似乎不太合适。

  邵佳一看着沉默的她问道,“你想知道我和他是怎么回事吗?”

  “嗯!”确实好奇,想知道自己的朋友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她也想要尽自己所能把自己误入歧途的朋友从深渊拉回来。

  邵佳一笑着说,“你知道吗?诺诺找我说他的事时我还天真的等着他来娶我,那时候听到君诺对我讲这些事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逃避,他告诉我以前有过一个妻子,但是现在是单身,我还真的就相信了,君诺告诉我的事实,我当时还一点都不相信,直到我去质问他……”

  她不明白为什么邵佳一在自己面前还要强装笑颜,明明现在就很难过啊,她们是无话不说的朋友,为什么在她面前都不能真正的放开自己,她觉得自己认识的邵佳一不应该是这样子的,而是应该爱就要爱的痛快,放手也会放的洒脱。

  “你知道,去年我和那个人分手以后就申请掉到l市工作,我就是在那里遇到的他,正好他在那里一个项目,因为一些事我们一来二去就认识了,后来慢慢的就走到了一起,那时候他对我很好,我经历过一段失败的感情,觉得找个年纪大点的可能知道疼人,没想到……”

  “既然君诺已经告诉你他有妻子,你为什么还不能离开他。”她觉得自己此时如此咄咄逼人有些残忍,可是有些事又不能不说,她知道邵佳一心里一定很痛,可是在错事上即使痛也要把那颗毒瘤从她心里挖出来。

  自见到她后就未曾失态的邵佳一在她问出这句话后眼中终于流露出一丝愤恨,“都是那个混蛋,是他毁了我,以前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曾经意外流过胎,我也是直到君诺告诉我邹松已经结婚时才知道这回又是一场伤,可是那时我已经怀孕了,如果这个也打掉的话只怕以后就再也没机会做母亲了,清幽,你告诉我,如果你是我的话你该怎么办?”

  兴许是太过气愤,邵佳一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混乱,她反应了好久才明白前面说的那个人应该是邵佳一的那个人渣前男友,至于后面的邹松,应该是梁君诺口中那个年纪上都可以做邵佳一父亲的有妇之夫,也是她刚刚见到的那个男人。

  离开邵佳一后她也仔细想了想如果是自己的话该怎么办,孩子是否应该打掉离开这个男人,如果邵佳一真的再也无法做母亲,打掉孩子一定会成为终生的遗憾。

  可是若不打掉孩子,只怕邵佳一一定会与邹松有更多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到时候只怕还会有无数的麻烦。

  “诺诺,现在方便出来吗?我想和你聊聊。”慢慢的走上立交桥看着桥下风景的她感觉自己似乎也陷入一种死胡同当中,或许足智多谋的梁君诺能有什么解决办法。

  打电话把梁君诺叫出来后,她一时间竟然也对这件事难以启齿,两人亦是相对无言,可是毕竟是她把人叫出来的,也不好一句话不说。

  “佳佳说她怀孕了,若是打掉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做母亲了。”一句话说明了事情最难得部分,至于那些经过并不重要,现如今的这种困境才是最应该解决的事。

  “什么?”梁君诺听了她的话也是一惊,待消化了她的话后喃喃自语道,“怪不得,原来如此。”

  她犹豫半响说道,“你知道吗?听她这么说的时候我都想着要不要就让她……”

  “绝对不可以!”梁君诺没等她说完就斩钉截铁的打断,“不管原因是什么,都不能成为她做这件事的借口,绝对不能让她再错下去了。”

  这样也不可以,那样也不可以,她觉得最终不管结果是什么,邵佳一一定会受到伤害,“你说该怎么办啊?这件事又能如何解决?”

  梁君诺看着窗外的夜景亦是沉思半响,“分,是一定要分的,若是逼不得已的话,生,倒是也可以生下来,大不了就当是找个人‘借种’而已。”

  “分开以后,她一个人带一个孩子该怎么嫁人啊?”邵佳一还这么年轻,就要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过了吗?难不成后半辈子就真的要被那个人给毁了吗?

  前一个是这样,这一个也是这样,为什么佳佳遇到的都是人渣呢?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女人,男人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可是女人却要为这些事情受伤。

  她突然想到母亲曾说过的话,在什么都还没有确定之前,和他在一起千万不要做越界的事,现在面对这种确确实实的事,她终于明白了母亲了良苦用心。

  她深深地明白了女人在找另一半的时候一定要把眼睛擦亮,否则极有可能被一个个不负责任的渣男伤害的体无完肤。

  在现在这种快餐式的生活当中,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女人可能有些对感情不够负责,换身边的另一半和换一件衣服一样轻松,可是若连女人都不懂得自尊自爱的话,最后也只会落下个自作自受的后果。

  女人,总听人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可是很多时候女人一定要学会把眼光放长远,免得因为贪图一时之欢而让余生追悔莫及。

看过《与你携手共白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