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与你携手共白头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爸他就是无业游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我妈现在除了照顾我姐也没什么事情干,你不用顾及他们,看看你爸妈什么时候有时间吧!”

  除了要照顾姐姐,母亲应该也没什么要忙的,她私心里当然是希望谈这种事关自己的人生大事的时候姐姐可以在场,至于父亲嘛,在不在都无所谓,一个无业游民,整日里只懂得游手好闲,有什么好忙的?

  他听完她的话,莫名的觉得一堵,有这么说自己父母的吗?看样子真的是在他们那儿受气了,要不然怎么是这副怨怼的语气?

  他特别想知道她的父亲究竟又做了什么让她不高兴的事,要不然怎么两个人相安无事了那么久,现在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又不顺心了。

  不过依她所说倒也容易多了,只要她的父母没有反对的意思,他也就要谢天谢地了,至于其他的问题,等以后遇到的时候再慢慢的解决吧。

  听她的意思,他回家也问了问父母亲合适的时间,在和父母的商量之下,两家父母见面的时间总算定下来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这一天,母亲也提前两天带着姐姐赶回来了。

  可是母亲总担心自己没有好点儿的衣服穿,去了见了男方父母会丢女儿的脸,也没有顾及天气的寒冷,一大早就把两个女儿从温暖的被窝里捞出来跟着自己一起逛街买身新衣服。

  她该庆幸自己现在的身体已经被锻炼的逛街完全没问题,很少出现上大学之前一逛街就浑身无力气虚的表现,以至于现在能由着母亲随意的折腾,不过现在甚至都有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跟着母亲都不敢抱怨,她自己当然也不会抱怨了。

  本来三个人逛街还挺好的,姐妹俩帮着母亲挑挑衣服,由着母亲试一试倒是没什么让人不满意的地方,但是挑着挑着姐妹俩就发现事情发展的有点不太对劲儿了,母亲竟然开始挑选男装。

  姐妹俩都不理解母亲现在挑选男装做什么?一问之下母亲竟然理所当然的说是给父亲买的,姐妹俩一阵气竭,不是已经离婚了吗?还这么上赶着管那个男人做什么?

  却没想到姐妹俩这么一说竟然招来母亲的训斥,责怪她们不懂事,明天见男方父母怎么说都应该算是家里的集体活动,怎么说谁都应该穿得好好的,最起码不能给小女儿丢脸。

  母亲说自己回来之后看到她们的父亲那个样子都觉得可怜,脸上的肉早就不见了,瘦的脸上的骨头都突出来了,身上的一副也不知道到底有多久没洗了,黑的和铁锈一般,也不知道她明明就在家里,怎么眼睛里也不知道找事儿,也不知道帮着她父亲洗洗衣服。

  话说,连她自己的衣服平是下班回来都不愿意洗,怎么可能会给那个男人洗?而且那个男人自己也有手有脚,既不是残疾,也不是弱智,怎么自己就洗不了衣服呢?那么大一个人了难不成还非要让人伺候啊?

  母亲被她的话气的连声指责她不孝,可是对这样的父亲她又怎么能孝顺的起来?毕竟很少从这个父亲身上感受到父爱,她又怎么可能以相同的爱回馈给那个男人?

  她又忍不住想起自己不太喜欢的姑姑一家人,自己对父爱的所有理解都是从姑父身上看来的,小的时候每一次去姑姑家里,都见姑父和她的两个表姐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完全不像在她们家里一样,父女俩时时刻刻都在冷眼相对。

  关于洗衣服这件事她也在姑父家见过无数回,每次有哪个表姐衣服脏了随手放在一边,姑父都会主动拿过来帮着女儿把衣服洗了。

  而且姑姑一辈子没怎么做过饭,她印象中的每次去姑姑家,进厨房的那个人都是姑父,她小的时候一直不懂,同样是男人,同样是做父亲的,为什么别的男人可以,偏偏自己的父亲就不可以?

  可是慢慢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这些想法也就淡了,兴许是看的多了已经麻木了吧,也可能是在心底里她已经对这个父亲彻底的失望了。

  她特别的不能理解母亲,她曾经以为母亲选择离婚该是这一辈子做过的最勇敢的事,可是没想到母亲离婚之后不在乎的样子没有坚持多久,就偶尔在她给母亲打电话的时候忍不住多问两句关于她父亲的事。

  说实话,时间长了,她自己都感到烦了,明明感觉已经走向了另一番天地,没想到母亲画地为牢般仍旧把自己关在那一方区域里不愿意走出来,她和姐姐甚至都怀疑母亲当时选择离婚是不是只是为了试探父亲,看看父亲到底会不会试图挽留。

  可是这样一无是处的男人,除了是他们的亲生父亲以外,还有什么可以留恋的呢?

  但是在母亲心中或许即使只有这一条理由就已经足够了吧?因为无论如何,即使他们离婚了,都不能拜托那个男人是两个女儿亲生父亲的事实。

  即使她们再怎么不愿意,母亲仍旧给父亲买下了那件衣服,本来想着给母亲买一件衣服就回的,没想到母亲和姐姐竟然把整个商厦逛了个遍,不知不觉间衣服就已经多得拎不下了。

  这些东西买下来她们自然不会让一个孕妇去拎吧?更不可能让一直忙着挑衣服的母亲拎着,没办法最终只能交到了看起来无所事事的人的手里,自然也就是到了她的手里。

  虽然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比起以前来真是强太多了,但是她仍旧觉得母亲和姐姐肯定是忘记了她曾经的样子,那些衣服拿一件两件的她倒好行,东西多了她可真的是吃不消了,心中一个劲儿的后悔为什么非要跟着母亲和姐姐出来,让她们自己出来逛不就行了嘛,自己怎么就这么好说话呢?怎么母亲叫一叫就出来了呢?

  所以没办法,她不得不又延续自己多少年来的传统,进去一家店之后也不逛,直接先找找有没有地方坐,坐下来好好休息休息才是最重要的,但是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母亲和姐姐连连的说她没出息。

  但是母亲和姐姐回来的这两天确实填补了她心中的空白,似乎只要她们回来了,她就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了一样。

  母亲可能也完全不顾自己的两个女儿对自己的看法了,回来之后就逼着父亲换上新衣服,把父亲脏的生锈的一副生生的手洗出来。

  她看着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搁她身上的话,她肯定选择把父亲的脏衣服扔了,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愿意帮父亲洗这样的衣服的,兴许姐姐还会愿意一点儿,但是她是一点儿都不愿意的。

  说她不孝也好,说她冷血也罢,她自小就与父亲不太亲近,又怎么会愿意主动去帮父亲做事情呢?

  时隔近半年之久,她终于再一次吃到了母亲做的饭,再一次尝到熟悉的味道真觉得不容易啊,她都有种不想让母亲再次离开的冲动,可是姐姐用不了几个月就要生产了,这个时候还是姐姐的身体要紧,她怎么好意思霸占母亲呢?

  即使再不愿意也要在事情办完之后赶紧送母亲和姐姐回去,毕竟挺着那么大的肚子连她看着都有点害怕。

  晚上是她们母女三人住在一起的,可能是预产期越来越近的原因吧,姐姐明显有点儿焦虑,晚上身边根本就离不了人,可是既然已经住到了一个女儿身边,另一个女儿又怎么可能不顾及到呢?免得心中怎么说当妈的偏心呢!

  更何况明天就要见男方家长了,想当然快要遇到这种场合女儿肯定会紧张,当妈的自然要好好陪着了啊!

  于是,最终的结果就成的这个样子,一个不算大的床上挤满了母女三人,一个大肚子的孕妇被挤在中间,一会儿左转转,一会儿右转转,使得她们睡得不太舒坦,自作自受。

  极度紧张的她被姐姐翻来覆去的样子搞得心里特别的烦躁,但是她再扭头一看母亲,竟然发现母亲早就已经睡熟了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姐姐这个样子呢?还是白天去逛街的时候太累了呢?

  姐姐一扭头自然可以看到妹妹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在黑夜中左顾右盼,压低了声音轻声问道,“睡不着?”

  “还好!”她也压低了声音轻声回答,哪里是被姐姐吵着了?分明就是太紧张了,她心中深知他的父母真的很不喜欢自己,以前他出事的时候,即使她找过去也总是会被他们一次次的无视,她想着结婚以后应该和他的父母不主动在一起,倒也无所谓。

  但是明天呢?这么不喜欢自己的两个人,明天又会怎么对待自己的家人呢?

  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出什么意外?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即使在自己的亲人面前仍旧会那么的不给自己的面子?依母亲的性子,肯定不愿意让自己受委屈,到时候他的父母如果真的冷待自己,她很难想象的出母亲究竟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而且还有一个肚子这么大的姐姐,如果明天他们真的对自己的态度不好,不知道姐姐会不会被气的出了什么事?

  :。:

看过《与你携手共白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