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无敌天子 > 363.天不开眼,你也配做皇帝?(3/4)

363.天不开眼,你也配做皇帝?(3/4)

  西方。

  山野。

  高峰之巅的一处平地。

  距离昆仑圣山还有些距离。

  奇特的平衡正维系着。

  四人!

  四名负有盛名的强者正四方而坐。

  阵法名为困仙阵,早已失传,但却在这里再现。

  由这四人主持,这阵法发挥的作用已经是恐怖了!

  困住远超过主阵人的极强者,使得这强者力量缓缓流逝,可却无法直接杀伤。

  大阵流转,化作遮蔽的玄幻气罩,将中央那少年囚禁着。

  四人中,正北而坐的乃是一个戴着幽蓝面具的男子,幽蓝色光泽正从他手心向两边联系,又汇聚成一体,构成整个的气罩。

  这男子竟是项野。

  西方坐着的是一个身形挺拔,然面容却毁尽的男子,黑色气息也连接两房。

  此人是阿媛的义兄,也是卫龙辰口中的七杀。

  东方坐着的赫然是一个金甲巨汉,一抹抹火红的金属熔浆,正覆盖包裹。

  他是九鼎宫熔皇赢愚。

  南方则是一个看似洒脱的老者,头戴骨王冠,只是这老者如今严肃至极,身体甚至僵硬着。

  这是大乾上三等实力之一的骷髅会的老魔皇水一方。

  他身后还站着一名妩媚而冷艳的女子,正是他女儿小魔皇水清浅。

  只是水清浅还不够格作为阵基,所以在一旁掠阵。

  中央少年却是一副蔑视天下的神色,丝毫不慌,此人正是如今大乾皇帝,卫龙辰。

  只不过他似乎也受到束缚,而无法动弹。

  五人就这么僵持着。

  卫龙辰冷冷看向幽蓝龙王,气定神闲道:“项野,你为何要反我?你们守龙庙会的第一人可知道你如此做派?你又可知道你是逆天而行?”

  项野冷声道:“某曾信天,但如你是天,那某就逆了。

  在某看来,大周姬盛也比你好上千倍万倍!

  天是否瞎了眼,是否失了心,这才让你这等人登临九五,执掌天下!

  某只是后悔,当初曾教你功法。”

  卫龙辰冷笑一声:“很好!

  可你教朕的那些东西,朕真的瞧不上,若不是你求着来教朕,朕和你也不过是陌路人而已。

  何况你不教,想着教朕的人多了去了,可笑。”

  项野低吼一声:“小儿!!!”

  他当初可是全心全意教导这天命之子...

  但此人行事实在不当明君。

  “项龙王,静心,别被他乘势破阵。”赢愚在一边提醒。

  他和卫龙辰的仇是早就接下了。

  毕竟卫龙辰的三哥就是他义弟所杀。

  当然,即便夏极不杀,他也会杀。

  所以他和这大乾天子没什么好说的。

  项野点点头:“熔皇提醒的是。”

  卫龙辰毫不介意,目光轻蔑地扫过这些叛乱恶徒。

  他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在知道自己承担着这个时代的大势后,乃是天选之人后,他甚至曾经试着跳崖...

  然后在崖底发现了宝物。

  又试着用刀自杀,结果那刀柄和刀身忽然脱开了,而自杀失败...

  他曾试着漫无目的的乱走,结果发现了草丛里的尸体,尸体里直接找到了一个玄物,被他随手赐给了四庭柱之一的神风将军。

  他曾在山洪里漫步。

  曾往大海深处走去。

  但...

  他根本不会死。

  强大到极致的气运在护着他。

  所以,即便他被强大的困仙阵困住,这阵法里隔绝玄气,他也半点都不慌张。

  目光似笑非笑,带着无比镇定又扫过老魔皇,眉头一挑,落在小魔皇身上时,才露出有些特别神色。

  似乎他有些疑惑。

  这么美的女子,为何还没有来帮他?

  他可是这个时代的主角。

  这种冷艳而妩媚的女子肯定会意识到自己才是正义。

  然后偷袭她父亲,帮自己脱困。

  所以,他微微一笑道:“水姑娘觉得朕是坏人么?”

  小魔皇略微愕然,然后捂嘴笑了起来:“那皇上饶了民女可好?你那大哥是我杀的。”

  她说话的时候,风情万种。

  可是如此妩媚,她腰间一把细刀却始终维持在最易拔出的位置。

  “水姑娘为何要杀我大哥?”

  “民女也不知道呀,脑子一昏就杀了...那怎么办呢?皇上能原谅民女嘛?”甜蜜如撒娇的声音。

  卫龙辰道:“帮朕破开这困仙阵,朕就既往不咎。”

  “真的嘛?民女听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就是求着你的时候,就满嘴胡话...真等目标达到了,就翻脸无情了。”声音甜到腻人。

  咳咳咳咳...

  主持困仙阵的熔皇,七杀,龙王,魔皇都开始咳嗽。

  卫龙辰道:“朕一言九鼎。”

  熔皇等三人立刻用警惕目光看向水清浅,但老魔皇却带着笑意,自己女儿什么脾气他不知道...

  她怎可能傻到真去帮敌人。

  果然,这冷艳而妩媚的小魔皇温柔道:“可是民女还是不信呢?我再想想吧...”

  卫龙辰面色一冷:“要多久。”

  水清浅道:“看你表现咯。”

  大乾皇帝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在被耍,冷哼一声:“妖女!等朕出来,要你好看!”

  小魔皇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如换脸般,神色冰冷:“歹势,今番,不是你死,就是我们死,我水清浅虽是女人,但也明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皇帝连这点觉悟都没有么?

  是看轻了民女,还是看轻了你自己?”

  卫龙辰面色阴沉,最后又缓缓看向了西方的毁容男子。

  他在试图一一攻略,以便脱困。

  “朕不明白,阿媛姐是你义妹,而我是她义弟,她死了我也很伤心,正因如此,我才突破通玄,斩杀了当是玷污她的人。

  所以,你凭什么和我作对?

  就因为我借此机会心境圆满了?

  那么,就私,我为阿媛姐报了仇。

  就公,阿媛能为我牺牲,能为了这个时代新的一统天下的帝王牺牲,这可是她的福气。”

  七杀并不擅长言辞,只是一双冷如蛇蝎的眼睛盯着他,“卑鄙小人,也登九五之位?”

  “朕乃天子,上天之子,而天孕育汝等,你辱骂朕,辱骂天,岂不是忘了本?”

  七杀再不说,如果眼睛能杀人,他已经将这困仙阵中的大乾皇帝杀了无数遍。

  四人齐心协力。

  或有正邪之分。

  或许曾经还兵戎相见。

  但如今,他们已经尽弃前嫌,目标一致。

  天要戏弄苍生。

  苍生无言。

  可他们却不甘心,却想着反抗。

  卫龙辰盘膝坐下。

  他也是真的无可奈何,这困仙阵太强,隔绝了他的一切玄法,但也只是困住他,而无法伤害他。

  所以,他在等一个契机。

  六人耗在此处已过了近乎一个月。

  风吹雨打,日晒雨淋,高山冷风,但五人就维持姿态不动,不吃不喝。

  除了小魔皇会在一旁做些烤肉,饮些美酒。

  那五人就如雕塑。

  维持着平衡...

  而如今,这平衡似乎要打破了。

  运势之下,人力何其无力。

  卫龙辰唇边勾起一丝蔑视苍生的笑容,他仰着头,看向远方...

  救他的东西来了。

  远处。

  山野似动实静。

  静的透着不安。

  冰轮下。

  一道人影飞快掠近。

  小魔皇柳眉里藏了冷冽,刀鞘忽的一挑,几根燃烧的干柴划着圆弧,旋转成红盘向远处天空而去。

  地面又亮了点。

  长草如波,飞快侵袭。

  而借着这刹那的亮芒,她也看到了冲来的东西。

  那东西虽是人身,但甩着豹尾,咧着獠牙,乱发如飞蓬,额心则是一团宝石红的空洞,空洞里游走着一条龙的虚影。

  来者不善!!

  小魔皇一瞬间就做了判断。

  可是,此处只有自己可以阻拦这玩意了。

  正想着的时候。

  那豹尾人身的怪物双手伏地,开始奔跑。

  月下。

  如一道光骤然冲至。

  水清浅看好时机,猛然拔刀。

  那怪物的利爪直接拍击在了细刀上。

  但同时刀身闪过一片璀璨寒华,数十道幽绿的骷髅气息散发而出,骷髅瞬间钻入冲来的怪物体内。

  当!!

  重响!

  水清浅被拍飞,双臂几乎要被这反震震小臂骨碎,只是她强忍疼痛,迅速维持身形平衡。

  背靠明月,抽刀断空!

  一道残绿色的刀光,成了半月长弧飞斩而落。

  嗖!

  那怪物一侧身敏捷地躲过了这突兀地侵袭。

  刀斩空,绿光在地上留下一道成人腿长的深陷,而周围绿草全部枯萎。

  但怪物,却毫发无伤。

  水清浅有些动容。

  首先,自己刚刚的十二骷髅毒,这怪物没受到影响。

  其次,自己静心设计的一刀,这怪物轻飘飘躲过去了。

  她皱着柳眉,心思敏捷,飞快运转...

  怎么办?

  怎么办?

  啪。

  靴子落地,她手中长刀舞着,而身后浮现出一团绿色毒雾,变幻不止,散发着腐烂、令人目眩的味道,而偶有撕裂,却是露出怪异的血红大嘴。

  刀舞作风车,小魔皇身形放松,如萌动的小鹿。

  她已经动用了骷髅会,只有会主能学习的无上玄法,四道玄法《百鬼毒王卷》。

  正要决战。

  对面那豹尾獠牙、额间有着龙纹红玉的怪物,却忽然仰天发出野兽般的鸣啸。

  啸声过后...

  黑暗的长草里又是十数波的草浪,闪电般掠来。

  嗖嗖嗖!!

  草浪惊起,十多道身形扑上天空,在冰华里投落恐怖黑影。

  刹那而现!

  水清浅露出一丝绝望。

  那是十多个怪物。

  只是,她没有忘记拼尽全力去进攻。

  而且这一进攻,就直接燃烧了体内的潜能。

  “百鬼夜行!!”

  刀身重重插地。

  数百道红嘴绿身的幽魂飞射而出。

  这是《百鬼毒王卷》的禁招。

  但,水清浅已无选择。

  困神阵里,卫龙辰微微仰头,露出欣赏敌人败亡的神色。

  他有恃无恐。

  因为他认得这些怪物。

  这些东西叫西王母,是昆仑圣山那条神龙秘境里的生物。

  西王母近了。

  那么心灵与记忆之龙的出现,还会远么?

  “哈哈哈!”

  卫龙辰仰天大笑,“逆我者,必败亡!”

看过《无敌天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