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元始诸天 > 第六五二章三教掌故

第六五二章三教掌故

  没有人想要试一试元始大天尊的怒火,在元始大天尊的目光注视下,不管荀少彧愿不愿,都不能丢了阐教的脸面。

  毕竟,与其说阐教的脸面,还不如说元始大天尊脸面之贵重,没有人能在触犯元始大天尊后,还能不付出代价的。

  “师姐,切切不要自误啊!”荀少彧意味深长的看着无当圣母,三宝玉如意在他的手中,氤氲紫气飞腾三万里。

  朵朵金色璎珞在庆云之上浮现,阵阵纯金色的香雨窸窸窣窣,在光化烁烁的玉虚宫中洒落,飞溅起一层层涟漪。

  无当圣母漠然的望着玉虚宫中的气象,轻哼了一声,道:“道貌岸然,与本宫说那么多废话有何用,还不前头带路。”

  对玉虚宫中的恢宏道景,无当圣母报以冷笑,阐教玉虚宫确实玄妙无方,可是截教碧游宫绝不次于玉虚宫分毫。

  在无当圣母的眼里,阐教玉虚宫气象再如何恢宏,与鼎盛时万仙来朝的截教碧游宫,都要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上古时代是截教最为辉煌的时刻,妖皇妖帝陨落之后,妖庭的分崩离析,让截教一口吃了个饱,成就了万仙来朝。

  能在截教这等先天大教称得上仙的,一般的天人神魔都没资格,只有凝聚了金仙道果、太乙道果的大修行人。

  才能在上古截教之中占据一席之地,在万仙来朝之中占的一位,不然都只是初入修行门槛,依旧蹒跚学步的修行人。

  “师伯许诺的一千五百元会,那是多一刻也不行,你这小儿该不会擅作主张,再关押吾云霄师妹几百几千年?”

  无当圣母不屑的瞥了一眼荀少彧手中的三宝玉如意,针对之意极为明显,荀少彧面色微微一凝,眸子稍稍垂下。

  “自然,师尊法旨,一千五百元会就是一千五百元会,云霄师姐的刑期已满,玄微自不敢给云霄师姐擅自延期。”

  无当圣母言语如锋,其中的锋芒锐利,让荀少彧大皱眉头,只能就此感叹截、阐二教恩怨纠葛,简直剪不断理还乱。

  这位无当圣母对阐教,亦或是元始天尊的敌意满满,几乎到了不加遮掩的地步,却又让荀少彧对此无可奈何。

  便是玉虚元始大天尊对无当圣母的不恭之举,都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愿意去追究无当圣母不敬师长之过。

  无当圣母是有恃无恐,作为截教唯一没入封神榜的亲传弟子,要是无当圣母再有个闪失,截教教主是会发疯的。

  这就与人教大师兄玄都一般,都是各自师长传承道统的希望,谁敢断了灵宝大天尊的念想,还需直面诛仙四剑之利。

  这也是无当圣母敢在玉虚宫中,对阐教一番冷嘲热讽,而元始大天尊却没有动怒,甚至有着几分相让意味的原由。

  没必要为了一小辈,惹怒了灵宝大天尊这个大火药桶,万一灵宝大天尊被这一点火星点燃,那就真的不可收拾了。

  “师姐,请,”

  荀少彧一手怀抱三宝玉如意,一手托着永恒道轮,面色淡漠疏离,缓步走下大道法台,一十二重大道神光飞腾。

  “请,”

  在荀少彧的脚下,一条天路渐渐生成,不知从何而始,亦不知从何而终,上有无数玄光点缀,似若星河璀璨。

  无当圣母淡淡一笑,秀丽的玉颜上,绝世风华一时难遮,道了一声:“好,”

  麒麟崖主峰,莲花峰下,祥光瑞气蒸腾不休,云色天光朦朦胧胧,一片金色、紫色、红色的霞光,夹杂的磅礴气息。

  荀少彧脚下天路云头滚滚,三宝玉如意上日月星涌动,无边无际的云海上,一重重雷光在翻腾怒吼,似若雷龙咆哮。

  五色霞光在荀少彧的衣袍间拂过,一阵阵风雷洒落,化作雷雨连连,在荀少彧的衣带上,带起丝丝缕缕的雷光。

  “麒麟崖,莲花峰,传说太古年间,三位师长初得大道,结伴游历四海八荒,自大昆仑神山得见三十六品青莲。”

  荀少彧衣衫作响,与衣带间拂动的雷气交相辉映,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隐约间有着一股莫大阳刚气。

  无当圣母面带冷意,冷眼看着荀少彧不疾不徐踏着云路,道:“三十六品青莲的典故何需你说,三清门人谁人不知?”

  “吾教大师兄多宝道人与人教玄都师,以及阐教的广成子道人,都是此事的亲历者,亲眼目睹三十六品青莲道化。”

  麒麟崖莲花峰来历极为神秘,道门流传已久的掌故,红花绿叶白莲藕,三教原本是一家,就与莲花峰大有干系。

  “是啊三十六品青莲道化,道德见红花,灵宝见绿叶,元始见白莲藕,化为拐杖、青萍剑、三宝如意等证道之器。”

  荀少彧道:“正是三位师长得了三件证道之器,方才有了道门恒古不坏的根基,红花绿叶白莲藕,三教本来是一家。”

  轰

  似乎是荀少彧这一句三教本来是一家,激怒了云海深处的某位存在,一股恐怖的气机轰然绽放,在天地间轰鸣不止。

  隆

  蓦然,万里云海轰然生波,一重又一重的云波大浪,此起彼伏的冲击着云光万丈,将荀少彧脚下天路生生冲断。

  嗡

  荀少彧怀抱三宝玉如意,一枚永恒道轮当空高悬,道轮轮身不断的旋转着,一层层不朽道韵自永恒道轮上浮现。

  有着先天大宝在身的荀少彧,面对着滔天而起的云浪,面上一如既往的淡漠,一十二重白光护佑道身不坏不磨。

  “云霄师姐,小弟此来,是为师姐解厄,别无其他心思,师姐何来如此大脾气,要与小弟为难,师姐还是暂息雷霆之怒吧!”

  这一重重云浪起伏,着实让荀少彧有些无奈,那位云霄娘娘的脾气一如既往的火爆,气机一动掀起万道大浪。

  只看掀起如斯气象,这当中需要的道行神通之高,也让人不禁乍舌,这一股气机的恐怖,竟让荀少彧感到一丝危险。

  由此可知,这一位云霄娘娘的道行之高,绝对是摸到万劫不磨的门槛,一念之间就有万般劫数生,可畏可怖如斯。

  只怕这一位云霄娘娘一旦出世,不说是立刻证就万劫不磨,但祂稍稍沉淀一番,未尝不能推开万劫不磨的门户。

  就算这位云霄娘娘放不下往事,难以斩下大道三尸化身,可是道门成就万劫不磨,也不是只有一条路可走。

  以道门三清的无穷底蕴,再寻出一条万劫不磨之道,也没什么何难的。何况云霄娘娘天资极强,以力证道未尝不是一条出路。

  无当圣母面带喜色,道:“云霄妹子久困麒麟崖底,尚能有此神通道行,这般进境之勇猛,实在是可喜可贺。”

  “早年师尊就言,云霄妹子生性刚正,万般磨难难去其锋,万种劫数难挫其锐,今日一看,确实所言无虚啊!”

  云霄娘娘的法力波动之强烈,连无当圣母这位万劫不磨顶点的人物,都有些心惊,云霄仙子之强不言而喻。

  不愧是九曲黄河大阵之下,将阐教十二金仙追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狠角色,在截教如今处境下,更是尤为可贵。

  毕竟,截教在封神之劫后,就有些后继乏力,二代弟子只靠着无当圣母一人支撑,实在是有些吃力,独木难成林。

  而云霄仙子若是出世,也能让无当圣母轻松不少,只凭着云霄仙子在九曲黄河阵的战绩,谁听了不高看几分。

  这就是云霄仙子刑期刚满,无当圣母立刻就登上截教山门要人的缘故,截教的形势由不得无当圣母再矜持下去。

  轰云浪掀起的无穷波涛,砸在了荀少彧的身上,荀少彧手中三宝玉如意光明大放,让荀少彧面色愈发沉重。

  云霄仙子的道行神通愈发可怕,要不是麒麟崖有元始天尊符诏镇压,荀少彧手中还有三宝玉如意压制云霄仙子。

  只怕,就在云霄仙子法力气息,激荡的那一刹那,就能将麒麟崖给掀翻,将坐落麒麟崖上的玉虚宫,以及三十六口古井碾碎。

  “师姐,请自重!!”

  荀少彧一甩手中的三宝玉如意,天地人三宝在荀少彧掌中汇聚,一股无法言喻的滔天大势,在荀少彧的身上浮现。

  纯白色玉清仙光在荀少彧手中绽放,这一口玉清证道之器大放光明,定住虚空万法无量,玉如意几有十万世界之重。

  在荀少彧的手中光华灼灼,元始证道之器近乎混元无极之威,一点点的将云霄仙子的法力风暴给压了下去。

  “哼”

  眼见荀少彧如此粗暴的用三宝玉如意,将云霄仙子镇压下去,一旁的无当圣母面色阴沉,重重的的哼了一声。

  “阐教师弟,云霄仙子脱困在即,自此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你又何必非要用你这三宝玉如意压吾截教仙人?”

  无当圣母眯了眯明眸,冷淡道:“怎么?师弟这是要向吾这个截教余孽示威,还是要趁着本宫势单力薄,彻底灭了吾截教?”

  亲眼目睹荀少彧以三宝玉如意压下云霄仙子,这让身为截教扛鼎人的无当圣母如何不怒,能忍住不出手就大为不易了。

  若是这一位无当圣母,在麒麟崖上大打出手,那这当中所代表的意义,可比阐截两教彻底决裂还要严重的多。

  “哈哈哈言重了,言重了,师姐此言太重了,小弟可担不起!”

  似是感受到无当圣母单薄娇躯内,蕴含的滔天怒火,荀少彧不动声色的收回三宝玉如意上的神光,幽幽说道。

  “是吗?”

  无当圣母深深的看了一眼荀少彧,若有深意道:“吾还以为,你们阐教已经迫不及待,要清算吾等截教仙人。”

  “阐教师弟,你的行为很危险呐你可是玉虚宫掌教,某种程度上代表着阐教的倾向,不能不让本宫警惕。”

  “哈哈哈师姐言重了!”

  面对无当圣母的咄咄相逼,荀少彧心里纵有不耐,依旧不能翻脸,他强自压下心头的负面情绪,面上依旧带着笑。

  “红花绿叶白莲藕,三教本来是一家,吾阐教虽与截教有矛盾,可是这矛盾却非不可调节,阐截二教不至如此。”

  “不至如此?”

  无当圣母嘿然一乐,上古封神之劫的那一场大战,一尊尊太乙大能不甘陨落,一位位另类成道者魂飞魄散。

  阐教与截教的那一点情分,早就在这一场大战中,给消耗的一干二净,彼此间留下的只有仇视,与不可抑制的杀意。

  “师姐?”

  突兀的,一声惊喜交加的娇呼,自莲花峰的峰底遥遥传来,云霄仙子终于是看到了来人是谁,禁不住大喜过望。

  毕竟,一千五百元会之期已到,云霄仙子一见着无当圣母身上,浮现的上清仙光,就知道这位截教大师姐的来意。

  以元始大天尊的高傲,一个唾沫一个钉,都说了关押云霄仙子一千五百元会,就绝对不会让云霄仙子提前一刻走脱。

  “无当师姐,云霄在此!!”云霄仙子的娇呼声猛地高昂,音若实质重锤敲击,轰的一声重重锤在莲花峰岩壁上。

  一重重云浪在荀少彧收回三宝玉如意后,不断的向外开始扩散,云霄仙子法力神通之高,其威势滔天令人心生敬畏。

  当然,就是云霄仙子的法力再强十倍百倍,也动不得麒麟崖上的元始符诏分毫,元始符诏伟力无穷,如大天尊亲临。

  只此一道元始符诏高悬,就等若大天尊一只手落在上面,便是万劫不磨的古佛天尊来了,也奈何不得麒麟崖封禁。

  “好,好,好,云霄妹子困顿一千五百元会之久,不见倾颓之色,倒是愈发见之峥嵘,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云霄仙子的威势越惊人,无当圣母这位截教顶梁柱就愈发欢喜,就连对荀少彧说话时的语气,都舒缓了不知多少。

  “阐教师弟,还不揭了元始符诏,放吾云霄小妹出关,更待何时?”

看过《元始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