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触动你的心弦 > 第七章 回家

第七章 回家

  宽敞明亮的总经理办公室里,荆恒坐在豪华办公桌后审阅文件,总经理助理陈宗伟敲门应声进入,走到办公桌前站定,“总经理,这里是销售部第二季度报表,各大柜台效益参差不齐,报告里已作了批注和分析;财务部第三季度的购需申请与以往没有什么大的变动;设计部门的林湛有一个设计被指控高仿,有抄袭嫌疑,已委托律师在交涉处理;还有与提供原材料的海华公司签订的两年合同即将到期,至于是否再合作需商谈,他们提了些要求,我已经罗列成册。另外,离公司成立三周年庆还有一个月,按照你的指示,相关活动我已作了大致计划,你再过目,没有问题的话,我再着手细节安排。”

  “把文件放下吧。我一会看.“荆恒头也没抬,用平缓的话气说。

  陈宗伟把文件放到了桌上,退开后一步。却没走。

  “还有事?”荆恒看了他一眼。

  “今天中午在食堂发生了一起打斗事件,涉事人员是我公司的几名员工。”

  “交给人事部处理,”荆恒想了想又说:“这事有什么特别之处值得我去关注吗?”

  陈宗伟犹豫了一下,说道:“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就是打架的原因跟总经理有那么一丁点关系,可以忽略不计。”

  荆恒将身体往椅背上一靠:“那说说吧。”

  陈宗伟拿出手机打开那段打架的视频放到荆桓面前,“你自己看吧。”

  荆恒平静地看完视频,放下手机,“确实没什么特别的。”说这话的语气、神情平静无波。

  陈宗伟拿走手机,恭立一侧,依然没有要走的意思。

  “还有事?”荆恒扬眉。

  “董事长打来电话,说你已经一年没回家了,打你电话没人接,说明天是董事长夫人生日,你务必回家吃晚饭。”

  荆恒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会儿,“好,我明天晚上回去。”

  “那我出去了。”

  “陈宗伟,”荆恒突然叫住他,“我们都认识20多年了,你还是这么谨慎小心。”

  “这是我的本分,护总经理周全,是我的职责。”

  “你要不是男人,我想,就娶你算了,这么平静过一辈子。”

  陈宗伟千年无波的脸上露出惊诧的表情。

  “噗……逗你的,咱两结婚,估计两人都要闷死了。”

  “不会,”陈宗伟很认真地说。

  荆恒看着他,等着他说下去。

  “咱两不会结婚!”

  ……

  一辆宾利飞弛驶入JA区豪华别墅区,停在一幢豪华别墅前。车上下来一穿灰蓝色西装的男人,笔挺的身姿,散发着从容的贵族气息,手上拿着一束玫瑰,深沉的眼眸看着熟悉的洋房,思索了许久,终于迈开步子往房子走去。

  开门的是张姨,“少爷,你回来了,”激动的声音,表情像是笑又像是在哭。

  “张姨,这花送给你的。你还是那么美,比这花还美。”

  “你这孩子,又拿你阿姨打趣。快快进来,外面冷。”张姨的表情满是宠溺。

  “是啊恒回来了么?”别墅中间旋转楼梯上下来一位雍荣华贵的女人,边下楼边向门口探头,一副着急的模样。待看到来人,急切地走上前,“啊桓,”伸出手抓着荆桓的两只胳膊仔细打量。“长结实了,这脸瘦了,像个男人了。”突然用力拍打了一下胳膊,“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狠心,这么久都不回来,你不想妈,妈想你啊。”

  “妈。”荆恒心里百感交集。

  “快进来,进来,坐下说话。”

  “啊恒哥,”伴着一声清脆娇柔的女声,一个窈窕的身影飞奔过来。荆恒看到声音的主人付媛媛,自已的未婚妻,威姿集团的千金。眉头一皱,意有所指地看向母亲。

  “啊桓,”母亲笑笑,“你看,你跟媛媛都订婚一年了,却把人家晾在一边,幸好媛媛知道你就是这冷清的性子,也不在意,你老是不着家,媛媛这孩子经常过来看我们,知道今天是我生日,也听说你今天回来,一早就来了帮着一起忙活,你可要好好对人家。”

  “伯母,没关系的,啊桓哥怎样我都喜欢,看到他我就开心。”付媛媛说着就伸出手臂要去挽荆桓的胳膊。

  荆恒借着脱西装外套的动作巧妙地避开她的手臂,眼睛也没看她,却对着母亲说道:“妈,这婚是你们要订的,人是你们挑的,最应该好好对她的是你们才对。”

  付媛媛手伸出去没攀附到荆恒的胳膊,举在半空,又听到这么一席话,有些失落,纳纳地收回手。不过几秒后,又是一付打了鸡血的样子,“啊桓哥,伯父伯母对我好着呢,我会好好表现,让你也喜欢上我。”

  “唉哟,我们啊恒也没有说不喜欢你呀,傻孩子,感情是处出来的,多接触,感情就越深。我们别站着说话,来,饭早就备好了,来上桌吃饭。”

  “咳!”一声透着威严的声音传来,天宏董事长、荆桓的父亲荆远山在旋梯边上站了许久,此刻才发出声音。一双犀利的眼睛看着荆桓。

  “爸!”礼貌而又疏离的声音。

  “你当自己是客人吗?这是你的家,过来吃饭吧。”

  饭桌上,母亲不停地给荆恒布菜,付媛媛不错眼地看荆桓,一副春心荡漾的模样。父亲依旧一派不怒自威的神态,荆远山在商海里多年打拼,历经许多世事沉浮,行事作风老辣狠厉。他的威严让人无法忽视,在他面前,所有人都不自觉地规规矩矩、毕恭毕敬。他那张风霜隽刻的脸总是板着的,似乎对什么事都不满意。

  在荆恒的记忆中,父亲就总是用这张少有表情的脸对他发出种种指令,一步一步安排着自己的人生轨迹,从不容商榷。

  吃完饭,荆远山把荆恒叫到书房,“荆恒,你是我荆远山的独子,将来这天宏集团总是要交到你手上的,这些年任由你在外面瞎胡闹,该是闹够了,你应该回来熟悉公司事务,做好接班人的准备了。”

  “爸,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从来没想接手天宏。”

  “你还是这么偏执!”

  “爸,我想按自己的意愿选择我想要的生活方式,这个念头从来就没有变过。天宏集团本就是家族企业,你可以从你侄子里挑选一个合适的人来栽培,我想叔叔伯伯们会很高兴,”

  “你闭嘴!都这么多年了,你到底要干什么,为了那个女人,你追着她跑到国外去,选择了那么一个破专业,回来还自己成立公司,继续捣鼓那些个破石头,你这是一意孤行要跟我置气,还是你忘不掉那个女人。不管是哪种,我都不跟你计较,但是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肩负的重任,作为天宏集团的继承者,你没有资格任性。”

  “你已经控制了我20年,只有在外的这6年生活,我才感觉我是活着的,我再不想被你摆布,不想按着你或者是其它任何人的指示去活着。我的出身我没得选,可是我的路我要自己走。如果你强行把我按那个位置上,你就不怕你这一辈子的心血会毁在我手里吗。”

  “你这个逆子,你给我滚。”

  荆恒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看过《触动你的心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