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触动你的心弦 > 第一佰零八章 坠楼

第一佰零八章 坠楼

  江小鱼坠楼之时,荆恒正在病房与父母聊一星期后全家去哪里度假的话题,一个护士没敲门突然就闯进病房喘着粗气说:“你的家属坠楼了,”

  荆恒“嗖”地一下站起身,瞪着护士说:“你说谁坠楼了?”

  护士吓得一窒,结结巴巴地说:“就,就是每天在这里陪护的女孩,”

  荆恒没等她说完迅速冲出了门,看到不远处花坛边围了一群人,荆恒冲上前,拨开人群,就看到江小鱼侧身躺在草坪上,闭上眼睛一动不动。瞬间感觉有一只手紧紧攥住了他的心脏,悲伤如同海啸狂卷而来,血直冲脑门,胸口,嗓子都堵得慌,下一秒他已跪在江小鱼的身边,手撑在她身体的两侧下意识地护着她,却不敢动她,想开口叫她的名字,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眼框倒先潮了。他无法相信,几十分钟前还活泼乱跳,面容娇俏一个人,现在竟无知无觉,毫无生气地躺在这里,如同一个破布娃娃被人随意扔在草坪上。

  医护人员抬着担架迅速赶到,荆恒一直随着他们奔波,直到江小鱼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室门关上以后,荆恒背靠着墙,双臂环抱,低着头,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许久,如同时间静止了一般。荆远山和樊玲娜的安慰起不了任何作用,他们便坐在等候椅上陪着他一起等。

  仿佛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时间,手术室的大门终于打开,荆恒终于动了,医生告知江小鱼肝脏破裂外加全身多处骨折,抢救及时,手术顺利,已脱离生命危险。所有人都悬着的心总算落回了原处。

  江小鱼转到病房以后,荆恒一直守在她的床边,几乎寸步不离,她昏迷了三天三夜,荆恒便不吃不睡守了她三天三夜。

  樊玲娜心疼荆恒,却怎么也劝不动他,急得暗自垂泪,祈盼江小鱼快点醒来。

  在江小鱼昏迷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件事情,威姿集团千金付媛媛服大量安眠药自杀,幸好发现得早,抢救得及时,救回了一条性命。外界盛传她是为情自杀。只有付媛媛自己知道,她是因为做了亏心事睡不着觉,不小心安眠药吃多了,导致了中毒。

  江小鱼在坠楼后第四天晚上才醒过来,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便是荆恒,这个男人面色憔悴,脸上胡子拉碴,一双眼睛却是神采奕奕,江小鱼手抚上他的脸,虚弱地说:“你这是想和我有难同当吗?你要是倒了,那谁来照顾咱俩啊?”

  荆恒看到江小鱼醒来已是激动不已,听到她还能逗趣,便知道那个鲜活的江小鱼又回来了。感觉像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失而复得。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江小鱼的脸,沙哑着嗓音说:“以后不许离开我的视线。”

  江小鱼刚要发出笑声,却突然止住了,随之一脸痛苦。荆恒一惊,紧张地询问:“怎么了?”

  江小鱼觉得全身都疼,稍微动一动就感觉到锥心般的疼,她下意识地自我审查一下,看到自己右前臂打了石膏,试着抬了抬双下肢,能动,左手也能动,知觉都还在,但是胸、腹部很疼。她皱着眉头,看着荆恒说:“恒,你跟我说实话,我还能活多久?”

  荆恒一愣,突然就笑了,“放心吧,你会长命百岁。”少顷,“是不是感觉不舒服?我去叫医生。”荆恒起身出去了。

  房间里一片安静,江小鱼看着白白的天花板,极力回想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她想起坠楼前付媛媛毅然决然的眼神,想起在坠楼那短短瞬间,她第一个想到的人是荆恒,当时心里满是留恋和遗憾。她还想到了爸妈,想到爸妈的时候是心痛,怕爸妈承受不了打击的那种心痛。她还记得落地时的震痛以及意识丧失的那一瞬。

  幸好天台只有三楼高,幸好老天垂怜让她重获新生。她还能见到荆恒,还能见到亲爱的爸爸妈妈和弟弟,还能呼吸到这美好的人间的气息。

  一阵杂乱、匆忙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打断了江小鱼的思维,接下来,她看到一群白衣天使围在了她的床边,对她进行各种检查,还问了她许多问题。交谈中江小鱼知道自己的伤情,除了肝脏破裂,还有多处肋骨骨折以及右前臂骨折。医生们最后给出结论,手术很成功,江小鱼身体恢复情况很好,接下来只要悉心调养,一个月左右可以出院。

  医生走了以后,房间剩下荆恒和江小鱼。荆恒问起坠楼的事情,江小鱼没有隐瞒,将事情都告诉了荆恒。荆恒震惊万分,没想到付媛媛疯狂到如此地步,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同时也十分愤怒,一次次对她高抬贵手,没想到她不思悔改,竟差点毁了他的一生。这次一定不会再饶过她。

  “就让她接受法律的制裁吧。”荆恒最后说。

  江小鱼突然一阵咳嗽,可是怕咳嗽牵涉到胸、腹部震动,引起疼痛,便不敢用力咳,但是这咳嗽憋又憋不住。那痛苦的模样让荆恒心痛不已,不自觉抓紧了江小鱼的手。一脸焦急地看着她。

  江小鱼本来就痛苦,手又被他攥得生疼,好不容易压住咳嗽,无奈地看着他说:“我想喝水。”

  荆恒起身去倒了一杯水过来,可是江小鱼没想到这喝水竟也成了问题,为了减少因身体的移动带来的痛楚,江小鱼躺着没动,让荆恒用棉签蘸水湿润她干燥的唇,蘸了两次以后,荆恒端起水杯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然后俯身,嘴唇贴上江小鱼的唇,将水缓缓注入江小鱼的嘴里。江小鱼渴得嗓子冒烟,也顾不得其它,就着他的唇喝了不少的水,终于觉得嗓子舒服了,便说:“恒,明天带些吸管过来吧。”

  “不用,我觉得这样很好,既解了渴又增进了感情。”

  江小鱼脸上泛红。

  荆恒笑着说:“逗你的。”

  江小鱼瞪他。

  这一晚,江小鱼可能是因为睡了太久的缘故,一直没有睡意,就和荆恒聊东聊西,可怜的荆恒连续三天三夜没有睡觉,聊着聊着就睡着了。江小鱼看着此刻侧身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心里升起满足感。他像孩子一样睡得很安详,即使脸上胡子拉碴,这张脸仍然俊美无俦。他的西装有些皱褶,应该穿了几天了,这对一向爱干净、追求完美的他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自己昏迷的这几天,他一定心急如焚,备受煎熬。江小鱼觉得自己遇见他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看过《触动你的心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