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触动你的心弦 > 第一佰三十七章 巧遇

第一佰三十七章 巧遇

  江小鱼坐了许多,感觉有些冷了,起身准备离开,突然听到有脚步声往自己方向过来,江小鱼循声望去,发现竟是荆恒,暗想这园子这么大,为什么偏能遇见他。荆恒见到她也是吃了一惊。他为陈宗伟挡了些酒,想出来散散酒气,一出来便朝着这最大最高的一棵树走来,没想到竟然碰见她。想到她刚才在婚礼大厅惊艳舞姿,想到车祸视频中自己奋不顾身保护她,想到自己与她有过感情纠葛,恍然觉得这个女孩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自己一时找不到头绪。

  江小鱼看到他乍一见着自己时吃惊的神情,以为他还是那么讨厌自己,不想看见自己,当下低头不语地离开。不料经过他身边时,他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为什么逃避我?”荆恒问。

  江小鱼挣脱他的手,奇怪地看着他说:“你不是不想见到我吗?”

  “我想问你一件事,”荆恒看着江小鱼的眼睛,似乎想从她的眼睛里寻找什么。

  “你问。”江小鱼脸色平静。

  “我出车祸那天是你送我去医院的吗?”

  江小鱼有些惊讶,“你不是不想知道关于我们之间的一切吗?”

  “我看了车祸视频,我是因为你才被撞的。”

  “是,你是为了救我才受伤,是我送你去的医院。我想一直守护你,守护你一辈子,可是你不需要我,反而觉得我扰乱了你的生活。”

  “我们以前很相爱吗?”

  江小鱼审视了他许久,说:“我说是你相信吗?以前我们在一起,中间虽然也有阻碍,但是我们心意相通。现在,你像变了一个人。”

  “你刚才跳的那段舞是演绎我们曾经的爱情故事吗?”

  “是我的爱情故事,与你无关。”江小鱼说。

  荆恒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深遂的眸子似要看进她的灵魂深处。他突然低下头吻住她的唇。江小鱼对他突然的举动感到震惊,唇上传来熟悉的触感,鼻腔、口腔里传来熟悉的气息,这气息曾经令她迷恋、疯狂,这气息曾经带给她最可信任的安全感。她的神志渐渐涣散。她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拥住了他,并且变被动为主动,热烈地吻着他。

  突然,荆恒扶住她的肩膀,拉开两人的距离,看着她氤氲的眸子,冷清地说:“既然还爱着我,为什么这么快投入别人的怀抱?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吗?还是你的身体急需要安慰?”

  江小鱼一腔柔情变成屈辱转而又变成愤怒,她用力将他推开,怒声说道:“你吻我就是为了羞辱我吗?你羞辱我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证明我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想证明你离开我是正确的选择?”

  荆恒恼怒地看着她,“对,我想知道我曾经喜欢的女人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我想知道离开你我是否错过了什么,现在看来,做出离开你的选择是正确的,你是个举止轻浮,表里不一的女人。”

  江小鱼不经意眼角一瞥,看到不远处树后露出一片明黄色的衣角,她记得那是付媛媛今天穿的礼服的颜色。江小鱼思忖了片刻,突然大声说:“你说的对,我就是那样不堪的女人,人不为已,天诛地灭,你给不了我想要的,我当然要去找下一个靠山。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快投入别人的怀抱吗?他比你温柔,你看你总是冷冰冰,我即使对你有再多的情意也都被你整得没有热情了,他比你体贴,他事事为我着想,处处为我考虑周全。还有最重要一点,他的床上功夫可比你厉害多了。”她说这话的目的不过是要与荆恒彻底分裂,成全他和付媛媛。

  “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荆恒暴怒,猛然将她一推,然后欺身上前,将她抵在树干和自己的身体之间,大手抓住她胸前衣料,接下来只要向下一用力,她的身体便会暴露在空气中。江小鱼下意识地紧紧抓住他的手,“不要,”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惊惧还有一丝乞求。

  荆恒原本也只是想吓唬她,并没有真的想把她怎样,看到她害怕讨饶的神情,缓缓松开了手,冷漠地说:“今天是陈宗伟大喜的日子,我就饶过你,如果下次你胆敢再这样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说话,我会让你自食其果。”

  江小鱼惊魂甫定,整理好衣服,绕开他往婚宴大厅方向走去。在快到到达婚宴大楼时,她看到在门口焦急徘徊的庄扬。庄扬看到江小鱼出现,立刻脱下外套为她披上,同时生气地说:“你去哪了?手机也不带,找了你半天。”

  “我就是在园子里走了走。”江小鱼轻声安抚他。

  “外面这么冷,也不披件外套,能不让我担心吗?”

  “庄扬,”江小鱼突然看着庄扬一副认真的神色,“我们尽快去美国吧。”

  “好啊,再过两天签证下来,我们就立刻走。”

  ……

  园子的那边,江小鱼离开之后,荆恒背靠着大树,陷入沉思。自看过车祸视频以后,他便明白他与江小鱼之前的关系并不是如母亲说的那样难堪。他心里对江小鱼早就不再抵触。

  今天见到她,他对她有了新的认识,婚礼大厅上的那一支独舞触动了他的心灵,在她用舞蹈表现陷入爱情困顿中无助挣扎的情感时,他有一种痛心的感觉,他突然很想知道自己与她之前发生的事情。可是现在看来,就算知道了,也没有意义了,她已经有了新的选择。

  刚才他吻他,不过是因为她扰乱了他平静的心湖,而施予她小小的惩罚,可是,自已差点迷失在那个吻里,她的气息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那个吻虽然是他主动的,但从她的反应看来她依然还爱着他,既然还爱着,为什么那么快和别人在一起。她那一番决绝的话应该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吧,不过是想彻底划清两人的界线。

  躲在不远处树后的付媛媛,在江小鱼走后没有立刻现身,因为依照她对荆恒的了解,荆恒不喜欢她干涉他的事情。荆恒行事做风是冷硬果决,对她的态度是若即若离。两人在一起时,他很少会问她的想法或意见,做任何决定都不与她商量或者解释。完全的大男子主义,她对这样的他既爱又怕。她在他面前总是一副温顺的样子,不敢多问,不敢太多侵扰他的私人空间。

  其实她对荆恒与江小鱼两人之间的对话并没有听到多少,她赶到之时,看到荆恒与江小鱼似乎在争吵,便立刻躲了起来。她只听到两人最后的几句对话。不久江小鱼便走了。

  付媛媛发现自江小鱼走后,荆恒似乎陷入了沉思。她在树干后站了十分钟左右,终于按捺不住走向荆恒。

  “啊恒哥。”付媛媛欣喜的大喊一声,装作是刚刚发现他的样子。

  “你怎么来了?”荆恒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我担心你喝了酒一会儿头痛,给你拿了一瓶果汁。”付媛媛说着把手中一瓶果汁递给荆恒。

  荆恒看了眼果汁,然后凝神看着付媛媛,片刻后,他突然拉过付媛媛举起的胳膊,用力将她带入怀里,然后低下头吻住她的唇,付媛媛惊奇地睁大了眼睛,意识到荆恒在吻她,顿时心跳加速,欣喜不已,可是就在她刚要体味这个吻时,荆恒又放开了她。

  荆恒很失望,从她身上找不到那熟悉的感觉。

  “走吧。”荆恒郁气满满地对着付媛媛吐出两个字,便走向婚宴大楼。

  付媛媛眼里一片茫然,她不明白荆恒为什么突然吻自己,又为什么突然不悦地放开,这变化来的太快,如同过山车一般,感觉一会眩晕,一会失重。但是想到这是荆恒第一次主动吻她,她心里不由得又开心起来。等她开心完后,发现荆恒已经走远了,马上小跑着跟上去,手里还紧紧握着那瓶果汁。

看过《触动你的心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