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触动你的心弦 > 第一佰七十章 晚会

第一佰七十章 晚会

  在到达丽江的第五天,所有人都来到了浩瀚的、碧水荡漾的泸沽湖,白天,一群人在湖中泛着小舟,欣赏着青山绿水,任大自然的灵秀涤荡着被凡尘俗事蒙尘的心灵。晚上,在一处平整宽阔的泥地上,篝火燃起,摩梭族男女都穿着盛装围着篝火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林湛、荆恒等一群人和其它来处各地的游客们在外围围了个圈席地而坐,欣赏着歌舞表演。

  摩梭女孩下穿筒状百槽褶裙,上衣是用金线绒布料缝制成大襟右衽短衣,长不过脐,袖口紧小,铜银纽扣从颈项、右胸、腋下分三组两副排列。腰间缠绕宽布带子。头上戴着交缠式包布头,双耳戴金银铜质耳环。女孩们面容俏丽,身姿婀娜,载歌载舞,欢快活泼。男孩们头戴宽边呢毡帽,上穿金边大襟衣,腰间系着腰带,下穿宽脚裤,脚上穿着长统皮靴,裤脚折放在靴筒内,扎上彩丝带。个个看起来威武雄壮、精神抖擞。

  纪菲菲碰碰江小鱼的胳膊,说:“听说摩梭族是母系社会,实行走婚制,女人有了小孩以后,养小孩养家,男人是不用负任何责任的。”

  江小鱼说:“我觉得挺好的,起码是自由恋爱,而且可以选择喜欢的人生小孩,践行了优生优育政策。”

  “我真羡慕这里的姑娘,在这里生活挺不错的。”

  “你羡慕她们?”江小鱼不可置信地看她一眼,“摩梭女人白天要从事很繁重的体力劳动,你做得了吗?”

  纪菲菲撇了撇嘴,说:“做是做得了,关键是在繁华都市享受惯了的,然后长期生活在这里会觉得比较乏味。如果一出生就在这里倒好了。”

  江小鱼笑笑,说:“你呀,还是好逸恶劳。”

  “听说,原本这种篝火晚会是为了让当地男女青年选对象而办的。现在完全是为了游客而进行的表演。”

  “还没有完全商业化,看得出来民风很纯朴,服饰挺好看的。女孩们漂亮不做作,男孩黑了点,但是俊俏健康。”

  纪菲菲突然心血来潮,兴致勃勃地说:“诶,我们去弄两套她们的衣服穿上吧,看看咱俩谁好看。”

  “你无聊不无聊啊,我赢了你又怎样,又不是后宫争宠。”

  纪菲菲突然跳起来:“嘿,这话说得,好像你稳赢似的,今天我非要跟你较量一番,一会看谁比较受欢迎,谁就算赢。”

  “我不玩,你找别人玩吧。”江小鱼仍坐着不动。

  纪菲菲看着旁边的添添,灵机一动,凑到添添身边说:“添添,你觉得是你妈妈好看,还是菲菲啊姨好看?”

  “都好看。”添添不假思索地说。

  “不行,得选一个。”

  “那,妈妈好看。”

  “我觉你偏心,你的评判不公正。这样,一会菲菲啊姨和你妈妈一起换上和那些跳舞姐姐一样的衣服,然后呢,会有很多大哥哥主动来找我和你妈妈说话,如果找你妈妈说话的大哥哥比找啊姨说话的大哥哥多,那就说明你妈妈漂亮。你能明白菲菲啊姨的意思么?”

  “明白啊,就是谁漂亮,谁的小伙伴就多啊。”

  纪菲菲欣喜地说:“添添真聪明,那,如果最后你妈妈的小伙伴多,你就赢了。如果你赢了呢,菲菲啊姨就满足你一个条件。可是,如果菲菲啊姨的小伙伴多,菲菲啊姨就赢了,那明天回H市,你就跟菲菲啊姨回家,在我家陪我家婉婉玩几天。怎么样?”

  江小鱼对着纪菲菲不满地说:“菲菲,你真是不择手段啊。”

  添添却突然来了兴致,对江小鱼说:“妈妈,你要是赢了,我们就让婉婉上我们家住几天,你说好不好?”

  “你这么轻易就把妈妈给卖了?那妈妈要是输了怎么办?”

  “妈妈不会输。加油!”

  纪菲菲得意地对江小鱼说:“一个好妈妈是不会让孩子失望的,走吧。”说完便去拉江小鱼。

  江小鱼半推半就随纪菲菲去了。走之前把添添托付给了林湛。

  过了几分钟,纪菲菲与江小鱼换上当地姑娘的服饰混入跳舞的队伍中,纪菲菲妩媚妖娆,江小鱼灵动秀逸,两个女孩在一群女孩中很抢眼。两人都有舞蹈功底,所以跳舞对她们来说根本不是问题。跳了约十几分钟,对方一个高高的男孩突然唱起来:“对歌喽,嘿,月亮照山坡,坡上唱情歌,情歌绕山过,飘进妹心窝。”

  这边女孩齐声唱:“月亮照山坡,月下唱情歌,情歌一波波,涌进哥心河。”

  江小鱼冲着纪菲菲小声疑惑地说:“怎么还有对歌呢?”

  纪菲菲说:“这个我也不知道,咱入乡随俗,随机应变好了。”

  对面又传来宏亮又悦耳的声音,唱哥的还是刚才那个高个子男孩,“好花开来好花开,好花开在陡石崖,惹来蜜蜂把蜜采,引来蝴蝶落花台。”

  这边一个女孩唱起来:“山清水秀花儿开,万紫千红惹人爱,花香四溢醉人怀,妹唱情歌等哥来。”

  男孩又唱起来:“妹妹模样巧又乖,甜甜笑脸难忘怀,哥哥我住龙山寨,带你逍遥云天外。”

  “哥哥俊俏又有才,身姿挺拔如松柏,妹妹心里情丝埋,只等哥来把花摘。”

  对方一群男人同时踩着音乐的拍子发出“哦,哦,哦”的欢呼声。

  刚才那个高个子男孩又大声唱起来:“对面妹妹模样乖,左边第二很可爱,纤纤蛮腰柳条摆,哥哥欢喜实难耐。”

  所有女孩都看向左边第二个,江小鱼满脸羞红,纪菲菲小声对江小鱼说:“诶,这小伙子看上你了,据我观察,这小伙子是那群人里最帅的,又有才,看来还是你惹眼,我承认输给你了。”

  江小鱼着恼地说:“现在不是讨论输不输的问题,我们在这搅稀泥,耽误了人家正事呢。现在该怎么办?”

  “不喜欢他那你唱给他听啊?”

  “我怎么唱?”

  “你让我去打架骂人可以,这诗词歌赋我不在行,这我可帮不了你。”

  “你,”江小鱼气结,看看周围所有人期待的目光,立即开始搜肠刮肚找应对的词。

  过了约半分钟,江小鱼终于发声了:“哥是腊梅等寒来,妹是雏菊向阳开,腊梅雏菊同园栽,此花开时彼花衰。”

  对面立即传来声音:“妹妹心思深如海,费尽心思亦难猜,千里乌云万里霾,心头烦似乱刀裁。”

  江小鱼紧接着唱到:“哥哥好比嫩禾胎,顺风遂意逆风摆,霁月彩云时有待,风吹禾草两相挨。”江小鱼唱完后,对面那个男孩不再对歌了,在众目睽睽下,他退出了歌舞队。

看过《触动你的心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