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触动你的心弦 > 第一佰七十二章 调查

第一佰七十二章 调查

  过了一会,林湛来了,林湛睡的帐篷离得比较远,是纪菲菲打电话给他告诉他出事了的,他听到纪菲菲描述事情经过后,火速赶了过来,先找到江小鱼、纪菲菲和添添,担扰地问:“你们怎么样,有没有被蚂蚁咬到?”

  江小鱼说:“林大哥,我们都没事,但是好奇怪,睡前我们的帐篷明明是好的,怎么会破了个口子。”

  “人没事就好,我先过去看看。”林湛说完快步走向帐篷。

  荆恒和安然还有天姿的几个人也陆续赶了过来,这样,林湛和荆恒两个队伍的人都到场了。荆恒走到江小鱼、纪菲菲面前云淡风轻地询问了情况,知道她们人没事以后,便也去了帐篷那边查看。

  林湛和荆恒仔细地查看了帐篷以后,回到江小鱼身边,并把众人也召集过来。林湛郑重其事大声说:“既然大家都来了,挺好,省得一个个去问了,我想问大家,谁带了蜂蜜?”

  大家面面相觑,片刻后,邱美凤举起了手,语气平静地说:“我带了蜂蜜。怎么,这事跟蜂蜜有什么关系?”

  林湛看着邱美凤,说:“可否请邱总把你带的蜂蜜拿来让我看一看。”

  “可以。”邱美凤无所谓地说。

  邱美凤拿过来一瓶玻璃罐装蜂蜜,林湛仔细查看后,又闻了闻,尝了尝,然后交给荆恒。荆恒也仔仔细细地又看又闻又尝了一遍,然后与林湛眼神对视了一下,轻轻点了下头。

  林湛对邱美凤说:“邱总,你的蜂蜜平时都放哪?有谁知道你带了蜂蜜,又有谁向你要过蜂蜜?”

  邱美凤有些着恼地说:“你别像审犯人似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这蜂蜜怎么了?你先告诉我再回答你的问题。”

  “好,我告诉你,我们都知道江小鱼的帐篷破了个口子,有蚂蚁经由那个口子进入了帐篷里。刚才我和荆董事长一起查看了那个帐篷,发现江小鱼的帐篷是被人用刀子划破的,帐篷的地面上洒了一些蜂蜜,我们刚刚认真核对了一下,洒在帐篷里的蜂蜜和这罐子里的蜂蜜都是槐花蜜,成色也相近,基本可以确定帐篷里的蜂蜜就来自这个瓶罐。这些蚂蚁便是因为这些蜂蜜而进入帐篷。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是有人刻意为之。现在,我想弄清楚,这个蓄意害人的人是谁?”

  在场人都感到惊讶,窃窃私语。

  纪菲菲突然怒气冲冲地大声说:“谁呀,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对我或者小鱼有什么意见和不满当面说出来,咱好好较量一番。背后使阴招,算什么能耐,这种人,最让人瞧不起。”

  邱美凤脸色大变,尖锐着嗓音说:“喂,你这是指桑骂槐吗,对我有不满你明说。”

  纪菲菲气势十足地说:“我明明就是指桑骂桑,这事谁干的我骂谁,见过捡东西,没见过捡骂的。”

  邱美凤还要再说话,突然听到一声暴喝,“够了!”说话的是荆恒,四周一片安静,荆恒冷冽地说:“大家三更半夜不睡觉,聚在这吹着冷风难道是来听你们吵架的吗?这事往小了说是恶作剧,往大了说,是谋害。如果大家都不配合调查的话,那就让警方介入。”

  全场安静了一会,邱美凤突然开口说:“你们确定帐篷里的蜂蜜和我带的蜂蜜是一样的?”

  林湛说:“邱总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去看看。”

  邱美凤随即走向帐篷,过了几分钟,她便回来了,沉声说:“我对天发誓这事不是我干的。我一直有喝蜂蜜的习惯,不管去哪都会带一罐蜂蜜,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有这个习惯。这些天来,也没有谁跟我要过蜂蜜。现在,只有一种解释,有人偷拿了我的蜂蜜。”

  所有人都看着她,各种目光,各怀心思。

  邱美凤看着众人的目光,恼怒地说:“你们怀疑我?我邱美凤做人、做事堂堂正正。我和江总只是商场上的竞争关系,私底下并无恩怨,总有一天,我会凭本事在生意场上打败她,我才不会使这种不痛不痒的小儿科伎俩。”

  林湛说:“蜂蜜这事我们就先放一边不提。我想问在场的人,谁有刀?”

  没有一个人应声。

  林湛接着说:“那现在,请各位说说自己昨晚都在做什么,身边有没有证人。”

  邱美凤说:“我和陈玉睡一个帐篷,昨晚睡得早,在知道出事前一直就没出过帐篷,证人就是陈玉,她昨晚一直看书,我睡着了她还在看。”

  陈玉急忙接着说:“对,邱总睡得比较早,我可以证明。我看书看到十二点多,我也一直没有出过帐篷,我没有证人。但是,你们想,我们帐篷离得那么远,走过来得十几分钟呢,我和江总又没有过节,我犯不着冒这么大风险做这种无趣的事情,对吧。”

  接下来,各人轮流陈述了自己昨晚的动向并各自摆出许多理由极力自证清白。听起来。每个人都说得很合情合理,没有破绽。

  所有人都讲完了以后,荆恒说:“折腾了大半天,大家都累了,各自回去休息吧。”

  众人走后,场地里只有荆恒、安然、林湛、纪菲菲、江小鱼还有添添。林湛问江小鱼和纪菲菲,“你们看,要不要报警?”

  纪菲菲说:“警察来了,能起什么作用,能查出真相吗?”

  荆恒说:“能,用相关技术提取这蜂蜜罐上的指纹以及帐篷边的脚印可以得到线索。另外,作案人用的刀,还有运输蜂蜜的工具,也许就扔在这附近,找到这些东西再剥丝抽茧,找到作案的人不难。”荆恒说这番话的时候,看似漫不经心,但其实一直都在暗暗观察在场所有人的反应。

  “那报警啊,还等什么?”纪菲菲说。

  林湛说:“刚才荆恒讲的是理论情况,就这个案子来讲,它不过是一场恶作剧,并没有造成实际伤害,我们报警的话,警方十有八九不会立案。到时,我们不但得不到想要的结果,还会耗费许多时间在走流程上,那我们回程的时间就得往后推。”

  江小鱼说:“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就当是愚人节一个玩笑罢了。”

  纪菲菲不满地说:“就这么放过那人吗?”

  林湛说:“这样吧,这件事情交给我,天亮后,我找村民借条狗,看能不能再找到些线索。这罐蜂蜜我会带回去请侦察科的朋友帮忙验一验。有结果我会告诉你们。这样既不耽误行程,也不劳烦当地的警察。侦破案子也还是有希望的。”

  这样的处理结果,大家都觉得甚好。

看过《触动你的心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