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触动你的心弦 > 第二佰六十八章 祭奠

第二佰六十八章 祭奠

  两天后,晚上十一点,秦文淖在酒吧喝酒,喝到醉熏熏的时候,打电话给荆恒,电话里说:“荆恒哥,我交了个男朋友,可是他喜欢喝酒,还花心,还很凶,你说我要不要和他继续交往?”

  “文淖,你不要胡来,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后悔?我最后悔的事情是看了姐姐的日记,认识了你。”

  “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

  “好啊,我让你见见我的男朋友,我在文莱洒吧,等你哦。”

  荆恒话下手机后,便迅速从床上起身穿衣,走出去。江小鱼睁开眼睛,反正睡不着,索性起床,穿了一身黑色宽松的衣裤,头上戴了一顶棒球帽出门。

  荆恒到酒吧,看到秦文淖正在舞池里与一名肌肉男跳舞,男人围着她,手十分不安分地在她身上下上其索。荆恒径直走到秦文淖身边,拉着她的手往外走,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被五个男人围住,为首的那个人正是刚才与秦文淖跳舞的那个男人。

  “你想做什么?”荆恒怒声质问。

  男人指着秦文淖说:“她半个小时前答应做我女朋友,现在我是她男朋友,我想问你,你想做什么?”

  荆恒上下打量了男人一眼,看他一身不伦不类的装扮,十分不入眼,不屑地说:“就你这样的也配做她男朋友?”

  男人恼羞成怒地说:“你算老几,凭什么管我们的事情?”

  “我是她男朋友,我们吵架了,她情绪不好,出来买醉,女人生气时候说的话你也当真吗?”荆恒这么说不过是想早点脱身。秦文淖却一脸欣喜,她对着面前那几个男人说:“听到没有,这才是我男朋友,就你们几个,加起来也抵不上他一个。”

  男人气得大骂:“贱人,敢耍我。兄弟们,往死里打。”

  五个男人与荆恒打起来。

  荆恒因要照顾醉酒的秦文淖,放不开手脚,处处受限制,挨了不少拳,正当他想将秦文淖先放一边时,突然一个黑影窜出来,对着那五个男人拳打脚踢,身手矫健,很快,那五个男人被打趴下了。荆恒早已认出这黑影是江小鱼。此时上前,对江小鱼说:“你怎么来了?”

  江小鱼看一眼秦文淖,对荆恒说:“先送她回家吧。”

  荆恒将秦文淖扶到车里,转身对江小鱼说:“你不上车吗?”

  江小鱼摇摇头,转身走到打车的地方上了一辆出租车离去。

  荆恒将秦文淖送回家以后,再开车回到家已是凌晨两点,进入卧室,看到江小鱼侧身躺在床上。荆恒钻进被窝,伸手揽住江小鱼的腰,江小鱼推开他的手。

  “怎么了?”荆恒问。

  “你为什么说你是她男朋友?”江小鱼闭着眼睛轻声说。

  “我那么说,不过是想让那些混蛋不要打秦文淖的主意。”

  江小鱼忽然坐起来,看着荆恒说:“是不是秦文淖不消停,你就一直陪着她玩儿?以后你打算就一直这样时刻准备着被她一个电话随叫随到?”

  荆恒也坐起来,看着江小鱼说:“她不过心情不好,耍耍性子,早晚她会长大成熟、会明白事理。”

  “有你这样纵容着她,她不会成熟,而且她玩的花样会不断升级。”

  “那你想让我怎么做,不管她吗?”

  “你对她没有应尽的义务,”

  “小鱼,我没想到你是这么没有仁慈心、宽容心的人。”

  “你仁慈、宽容吗?你以为你是关心她,为她好吗,你在纵容她的任性,纵容她的胡作非为,你是在害她。”

  荆恒恼怒,声音不自觉抬高了些:“难道你要我放手不管吗,任她堕落吗?她是秦文沁的妹妹,我不可能对她不管不问,只要她需要我,我还是会去帮助她。你为什么不能当她是妹妹,你对别的人都很善良、宽容,为什么偏要针对她?”

  “你不觉得你对她的关爱已经超过了朋友甚至兄妹的界限了吗?”

  荆恒不耐烦地说:“江小鱼,我不想再为秦文淖的事情和你争论不休,如果你爱我,就该懂我、信任我、尊重我。不要再猜忌、指责、干涉。那样只会让我觉得你尖酸刻薄、心胸狭隘、面目可憎。”

  江小鱼呆愣地看着荆恒半晌,忽然起身。

  “你去哪?”荆恒拉住她。

  “你不是说我面目可憎吗?我避着你,我去添添房间。”江小鱼说话间推开他的手。

  荆恒抱住她,说:“对不起,我话说重了,可是,你为什么不能体谅我呢?你为什么不能站在我的立场,替我想想呢?”

  “那你有体谅我吗,你有站在我的立场替我想吗?”

  荆恒松开手,沮丧地说:“看来,我们都不曾认真了解过对方。”

  江小鱼下床走到门边打开门走了出去。

  自此,两人又开启了冷战模式。

  周六,江小鱼去林湛的摄影楼拿写真集。刚到影楼见林湛抱着一大束百合花往外走,江小鱼惊奇地问:“林大哥,你要去哪?”

  林湛看到江小鱼有些意外“小鱼,你怎么来了?”

  “我来拿写真集啊,前天不是和你说好了吗?”

  “哦,抱歉,你说是周末来取,我以为你是要周日才来拿呢。我去拿给你。”林湛说着往影楼里走去。

  江小鱼跟着他,说道:“这一大束百合是要送给谁呀?齐妙知道么?”

  “你们女人就是多疑,看到男人与花沾边就胡思乱想。”

  “也不是,只有对品行不端的男人,女人才会起疑。如果陈宗伟拿花,我肯定不会多想。”

  “你这是人格歧视啊,我是暖男,不是渣男,喏,你的写真集。”林湛说着抱着一个大箱子放在江小鱼面前。

  江小鱼惊呼:“这么多啊?我怎么拿?”

  “放我车上吧,我送你回去。不过你得先陪我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

  林湛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说:“今天是秦文沁的忌日。”

  江小鱼脸色也认真了起来,说道:“正好,我也很想看看她。”

  江小鱼捧着花,林湛抱着大箱子,两人一起向外走去。

  林湛和江小鱼来到秦文沁的墓前,发现墓碑一尘不染,碑前摆放着一大束新鲜的花,很显然,刚才有人来祭奠过。江小鱼不禁猜想,有可能是荆恒吧。

  江小鱼看着碑上的照片,那张清丽的脸上挂着优雅、温和的笑。江小鱼想着,能让荆恒这么迷恋的女子会有着什么样的性格呢?

  回去的路上,江小鱼问林湛:“林大哥,秦文沁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湛说:“我们在一起玩的时候,她像个姐姐,时常提醒我们这样、那样。她还很亲切、温柔、善解人意,对身边人的很关心,事事替别人想得周全。有一次,荆恒、秦文沁和我,还有另外两个同学在一处人迹罕至的海滩上玩,发现一艘破旧的小木船,我们一伙人将那船补了补,便要坐着小船去海上玩。秦文沁说天气不好,可能有雨,叫我们不要划得太远。她一个人留在岸上,说是照应着我们,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她可以去周边找人来救援,我们都笑她杞人忧天。

  后来真的下雨了,雨下得很大,风也很大,我们离岸很远,小船在海面上根本无法驾驭。正当我们彷徨无措之时,来了一艘大船将我们给救了,这艘大船正是秦文沁向附近的村民求助后,专程出海来搭救我们的。”

  江小鱼良久不语,心里感慨,这样的女孩很难不让人喜欢吧,只可惜她与荆恒情深缘浅。难道真的是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吗。

看过《触动你的心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