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一章 回来

第一章 回来

  杜云萝睁开眼睛时,外头已经大亮了。

  入眼是浅粉的轻纱幔帐,绣了落英缤纷,一如春日里清风拂过时的烂漫。

  杜云萝一怔,她有多少年没有用过这样的色调了?自从丈夫战死后,她的床上挂着的永远都是青灰色的幔帐。

  坐起身来,伸手轻抚,柔软轻纱上的手指白皙纤长,指甲染了凤仙,色彩鲜艳。

  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一紧,仔细看了看自己的一双手。

  这绝不是一双暮年老人该有的手,她的手应该是指甲微黄、满是褶皱,这是……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把掀开了幔帐,探出头去。

  床尾的架子上挂着准备好的衣衫,墙角花架上摆着好看的花瓶,绣了锦鲤戏水的插屏遮挡了通往外间的路。

  这里,是她未出阁时的闺房。

  杜云萝愕然,这是怎么回事?

  “姑娘醒了?”

  许是听见了内室里的动静,一丫鬟绕过插屏走到床前,随手将幔帐挂在了莲花挂钩上。

  杜云萝抬眸看她,瓜子脸、柳叶眉,晶亮的眸子似是会说话,笑起来时脸上有浅浅梨涡,这幅模样,胜过画中仕女。

  “锦灵。”杜云萝喃喃唤道。

  “姑娘,时候不早了,今儿个要去老太太那儿请安,不能迟了。奴婢伺候您净面,等锦蕊来了,让她给姑娘梳头。”锦灵一面说,一面扶着杜云萝起身。

  杜云萝脑海一片空白,木然由着她动作,温热的帕子擦过脸颊时,她才如梦初醒般一个激灵,缩了缩脖子。

  锦灵敏锐:“姑娘,可是这水太凉了些?”

  杜云萝摇头,好多话想问锦灵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好随着她在梳妆台前坐下。

  锦灵手脚麻利地替她匀脸,杜云萝望着镜中的容颜,交叠在膝上的双手拽得紧紧的,这才抑制住了要脱口而出的惊呼。

  镜中人,才是豆蔻模样,肤色均匀细腻,睫毛密密,樱唇无需点胭脂便已红润。

  这,不是老迈的杜云萝,这是她的从前。

  待字闺中的从前。

  她怔怔看了许久,将镜中模样都刻在脑海里,虽然面不改色,可只有杜云萝自己才明白此刻内心有多么激动,她的手指甚至控制不住地轻颤起来。

  她,真的回来了吗?

  不知不觉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滴在了手背上。

  锦灵不知她为何突然哭了,赶忙取了帕子来,急切又关心:“姑娘这是怎么了?可是昨夜里魇着了?哎呀姑娘,您快看外头,日头正好,天啊,暖洋洋的,一会儿出去走动走动,再不好的噩梦也都过去了。”

  杜云萝眨了眨眼,泪水湿了睫毛,视线模糊了,她偏转过头顺着锦灵打开的窗子往外头瞧。

  春光明媚,小丫鬟们低低说笑的声音似那黄鹂鸟。

  接过帕子在脸上擦了擦,杜云萝一点点弯了唇角,扯出一个笑容来:“锦灵你说得对,就是一场噩梦。过去了,都过去了,我醒来了,往后,就清明通透了。”

  锦灵总觉得这话中有话,可一时半会儿又不知道如何问,便顺着点了点头:“是啊,梦醒了便好了。”

  杜云萝握住了锦灵的手。

  那噩梦里,她做错了太多事,对不起了太多人,看到锦灵时,她心中的愧疚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锦灵的容貌太招人了,府里多少人惦记着,回事处赵管事的婆娘来求了她数次,她点头应了,将锦灵配给了赵管事的侄儿。

  却不想,这就是把锦灵推入了火坑,不过两年,香消玉损。

  年老后回忆旧事,她每每都会想,若是锦灵还在,定会拘着她劝着她,不会让她那般与穆连潇置气耍心思,不会让她使性子害得穆连潇带着满满的愧疚和牵挂出征,不会让她叫那些虎豹豺狼吞了吃了,不会让她孤苦伶仃地走过了一辈子。

  锦灵,锦灵才是真正贴心贴肺为她好的。

  “锦灵儿,不用叫锦蕊了,你替我梳头吧。”杜云萝低声道。

  锦灵怔了怔,姑娘只在逗趣时才会这般叫她,往日里倒是锦蕊儿锦蕊儿的多些,一来亲近,二来有趣,有妈妈们听见了,有事没事也会这般打趣她们。

  姑娘还有心情逗趣,大抵是没事的吧。

  可姑娘的头素来是锦蕊梳的,姑娘喜欢锦蕊的手艺,自己也就不班门弄斧,一概交由锦蕊。

  今日接了这差事,也不知道锦蕊会怎么想。

  只是,姑娘吩咐了,还能推脱不成?

  锦灵想归想,嘴上还是应了,仔细又小心地替杜云萝梳了头,又从首饰盒里挑出几朵簪花插上。

  “姑娘,您看看。”

  锦灵取了铜镜,前后左右照了照,姑娘素来挑剔,梳头这种事情,她总是做不到让姑娘满意,等杜云萝不假思索地点了头,锦灵才放下心来。

  她悄悄打量杜云萝的眉宇,分明是瞧惯了的容颜,她怎么就觉得,今日的姑娘似是有些不一样。

  没有那般挑剔了,少了些娇气,整个人都沉稳了……

  锦蕊从外头进来时,见杜云萝已经梳洗妥当了,她微微一怔,扫了锦灵一眼,这才笑着道:“姑娘,奴婢来迟了。”

  杜云萝睨了锦蕊一眼,道:“来迟了,就自己领罚,去花园里取两盆芍药来。”

  锦蕊扑哧笑了:“姑娘,那可是大姑娘精心养的,昨儿个才刚开呢,今儿就搬回来,大姑娘准要和您急的。”

  杜云萝闻言,心中一动。

  锦蕊唤大姐为大姑娘,这么说,大姐还未出阁?

  杜云萝记得很清楚,大姐杜云茹是永安十八年的八月出阁的。如今芍药刚开,大抵是三月末四月初的春天。

  今年,到底是十八年、十七年、还是……

  杜云萝略一思忖,道:“大姐的不就是我的,这会儿不给了我,难不成,她往后还要带去婆家不成?”

  “姑娘呦!哪有把什么婆家娘家挂在嘴上的,您不怕,大姑娘可是个面儿薄的。便是大姑娘再过半年就出阁了,您也别这般打趣她呀。”锦蕊急急道。

  锦灵猛得抬头,目光在杜云萝身上一转,又垂下眸去。

  这才对,她家姑娘就是这个脾性,她想要的就是她的。

  杜云萝的注意力不在锦灵身上,她只听见了自己焦躁的心跳声。

  她知道了,这是永安十八年的春天。

  也就是这个时节里,定远侯府头一回遣人递了口信,试探杜家的意思。

  这些长辈们之间的事情,原本不该杜云萝知道,可偏偏传了些出来,杜云萝听了姐妹们的话,不喜定远侯府那出生入死的武将身份,冲到莲福苑里大闹了一场。

  虽说后来婚事还是成了,但定远侯府的老太君和穆连潇的母亲周氏对她极其不满,毕竟,在侯府眼中,他们已经是低头娶媳妇了,却还叫人嫌弃到这个份上,实在是落了脸面。

  这一回,她是断断不会再听那些闲言碎语了。

  她的心,已经给了穆连潇,无论过去五年、五十年,还是一辈子、两辈子,既然可以再与他相见,为何还要做些扯后腿的事情?

  杜云萝看着镜中人,缓缓露了笑颜。

  世子爷,我站在牌坊前发过誓,我对着那桎梏了我一生的牌坊发过誓。

  若能回到从前,我绝不会让你枉死,绝不会让他们善终。

  现在,我回来了。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