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章 姐妹

第二章 姐妹

  东稍间里备了早饭,杜云萝慢条斯理用完,起身往外走。

  她住的安华院位于杜府的东北角,穿过穿堂,便能到了父母住的清晖园,杜云茹快要嫁人了,现今让母亲甄氏留住在清晖园的东跨院里,千般万般不舍得。

  而穿过花园,是祖母夏老太太的莲福苑。

  今日要去莲福苑里请安,杜云萝没有再耽搁,顺着记忆里的路往前走。

  行至半途,呼唤声从身后传来,杜云萝转身,对上了一双丹凤眼。

  是她的三姐杜云瑛。

  杜云瑛快步上来,亲昵地挽住了杜云萝。

  杜云萝垂眸看了一眼杜云瑛的手,想甩开,却还是忍住了:“三姐姐也要去莲福苑?”

  杜云瑛巧笑莞尔:“今儿个初十,哪个敢不去?反正我是不敢的。见着四妹妹了吗?”

  “还未曾。”杜云萝随口应道。

  杜家云字辈,一共五个姑娘,杜云萝最小。

  长姐杜云茹与她是一母同胞,姐妹两人中间还夹着一个四爷杜云荻,具是三太太甄氏所出。

  二姑娘杜云瑚是庶女,她的父亲外放做官,她便随父母姨娘与长兄杜云韬一起住在任上,也有数年未回京城了。

  往下便是杜云瑛,二太太苗氏的掌上明珠,在苗氏跟前,比她兄长杜云琅还要得宠。

  四姑娘杜云诺只比杜云萝大了半岁,是四太太廖氏身边的陪嫁抬举后生的,养在嫡母跟前,讨了嫡母欢心,又与嫡兄三爷杜云澜亲近,这个家中,倒也没人会小瞧了她。

  从前,杜云萝便常常与年纪相仿的杜云瑛、杜云诺一道出入,只因祖父杜公甫最喜欢瞧她们姐妹和睦的样子。

  杜云萝没几个闺中好友,也懒得去应酬那些人际,干脆顺着杜公甫的意思,反正,一家姐妹,她们也不会与杜云萝争锋出头。

  可那都是从前。

  她到底是把人心想得太简单了。

  她不图杜云瑛、杜云诺什么,却不见得人家不眼红她的好处。

  若不是不好无事生非,杜云萝当下就想走人了。

  杜云瑛不知她心思,絮絮说着趣事,与她一道往莲福苑去。

  穿过月亮门,两人差点与一个急匆匆的身影撞作一团,两边都退了几步,这才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

  杜云萝定睛一看,那惊魂未定的人是杜云诺。

  “四妹妹,你不去祖母那儿,走这回头路做什么?”杜云瑛理了理头上的簪子,微微恼道,“你看,你差点让五妹妹摔了。”

  杜云萝退开几步,摇头道:“我没什么事,倒是四姐姐,出了什么急事?”

  杜云瑛一怔,若是以往,以杜云萝的性子,定会竖眉闹上两句,今日这般不追究,倒是难得。

  杜云诺顺了顺气,见四下里没有其他人了,挥手让丫鬟婆子们退开些,才压着声儿道:“我刚刚从莲福苑里退出来,哎,我怎么跟你们说呢,就是,我也是听来的。”

  见杜云诺有些语无伦次,杜云瑛急了:“慢慢说,我们都听不懂了,是不是,五妹妹?五妹妹?”

  杜云萝愣住了,杜云瑛连连唤了她几声才回过神来。

  “四姐姐,什么事?”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

  这一幕,她似曾相识。

  那年,便是杜云诺偷听了祖父祖母的对话,知道定远侯府上门来了,匆匆告诉了杜云萝,这才有了后头的事情。

  莫非,她醒来后,便正好是这一日?

  杜云萝不敢确信,她耐着心思听着。

  杜云诺努了努嘴,指了指莲福苑方向:“我刚刚过去,祖母正和祖父商量,说昨儿个下午,礼部侍郎石大人的夫人来了,说是探望三伯娘来的,可她还和祖母透了个底,说是替定远侯府的来问个话的,想与员外郎家的姑娘结亲。我一听啊,就唬了一跳了,这说的不就是世子爷与五妹妹了?”

  杜云瑛的眸子倏然一紧,愕然转头看了杜云萝一眼,又沉声问杜云诺:“你没听岔吧?”

  “怎么会!一个字都不错的。”杜云诺兴师旦旦。

  “那为何就是五妹妹了?”杜云瑛急道,话一出口,就觉得味道不对,正要解释几句,却叫杜云诺接了话头过去。

  “怎么不是五妹妹?”杜云诺见杜云瑛依旧质疑她,跺脚道,“人家求的是员外郎家的姑娘,咱们家里,除了三伯父这个礼部员外郎,还有哪个?大姐已经定了婚期了,当然只有五妹妹了。至于定远侯府那儿,年纪合适的,也只有世子爷了。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嘛。”

  杜云瑛一口气不顺,这么清楚的事情她是想得明白的,她质疑的并不是这个,可她心中所想并不能脱口而出,偏又不想杜云诺觉得她愚笨,思绪转得飞快,道:“我的意思是,我们杜家是正儿八经的书香人家,父兄们只会提着笔杆子做文章,那定远侯府,是靠军功挣来的爵位,是武艺传家的,舞刀弄枪,与杜家不是一路上的,好端端的,侯府怎么就瞧中了我们五妹妹呢?”

  这话听起来有几分道理,杜云诺被糊弄过去了,歪着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五妹妹,你自己怎么想的?”

  杜云萝的目光在两个姐姐面上慢悠悠扫过,已经确定了是这一日,她也就不着急了。

  她知道杜云瑛那没有说出口的话。

  她们姐妹年纪相当,可姐姐就是姐姐,杜云茹出阁后,不说那随着父亲赴任的二姑娘杜云瑚,往下就该是杜云瑛了。

  不管杜云瑛有没有属意的人,不管她是不是急着想嫁人,她都不满意做妹妹的越过她去。

  这就是个顺序,有一有二,杜云瑛和杜云诺都没有说亲,凭什么让杜云萝赶到前头去!

  只是这种话,难以启齿,这才以文武论事。

  杜云萝没有拆穿她,只是在回忆从前自己的答案。

  那时,她也叫杜云瑛带偏了,正儿八经去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朝对文武并未分上下,可边疆战事多,隐隐让武官压了文官一头,定远侯府为朝廷立下赫赫战功,出生入死,以鲜血换来的荣耀远非寻常书香世家可比,而杜家,自打杜公甫这个前太子太傅因脚疾告病辞官之后,在世家圈子里,已不复当年荣光。

  定远侯府和杜家,原本不该是一路人。

  当时的杜云萝不懂,可现在她是明白人了。

  定远侯府里那些财狼,看到的是杜云萝那骄纵的名声,他们给穆连潇选媳妇,图的就是不贤惠。

  杜云萝蹙眉,佯装不解:“我也不晓得,祖母怎么说的?她答应了还是回了?”

  “这不是正和祖父商议嘛!”杜云诺清了清嗓子,“我可以偷偷来告诉你的,说真的,我盼着祖父不答应。那是定远侯府啊,我可不想看着你青灯古佛一辈子。”

  杜云萝轻咬下唇,她可不就是青灯古佛了一辈子吗?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