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三章 教唆

第三章 教唆

  “莫说这不吉利的话!”杜云瑛打断了杜云诺。

  杜云诺撇了撇嘴:“我哪有说错?三姐姐你想,这些年,定远侯府真的是……永安九年时,我们还小,没见到那场面,四年前的事儿,你也忘了?”

  四年前,永安十四年。

  杜云瑛打了个寒噤。

  那个元月,京城里没有笑语。

  城门开时,扶灵回京的队伍伴着漫天的白纸铜钱,哭泣声压抑得让人永生难忘。

  定远侯及长子、三子战死边关,算上永安九年为了救父亲而战死的四子,定远侯只剩下二子这么一个儿子了。

  而穆连潇,是定远侯长子留下的唯一的血脉。

  捧着灵位入京时,他不过十二岁。

  满门忠烈,留下多少寡妇!

  那个家中,似乎寡居才是常态。

  杜云瑛觉得害怕,杜云萝却只余愤怒和恨意。

  全是阴谋!

  她闭上眼,脑海里满是那让人窒息的哭声,她看到自己穿着孝服站在侯府大门外,死死盯着那越行越近的队伍。

  乌黑的棺椁如磐石,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指尖拂过灵牌,冰冷彻骨。

  无论过去多少年,她都忘不了那一刻。

  穆连潇被送回京城的那一刻。

  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紧,掌心留下一排月牙印,杜云萝回过神来:“我是记得的。”

  永安二十五年,她成了一个寡妇。

  杜云诺以为她说的是永安十四年的事儿,连连点头道:“嫁去定远侯府,做世子夫人,瞧着是风光无限,咱们杜家长脸了,可在里头过日子的那个是五妹妹你呀!如今边疆依旧不太平,世子何时会出征,谁也说不准的。到时候,他去了前线,你在京城里担惊受怕不说,万一,有个万一,这往后还如何啊?要我说呢,趁着祖父没有拿定主意,赶紧去求求他,以杜家的出身,王公将相的,咱们不去攀那高枝,门当户对的官宦人家还是不少的。京城里那么多世家公子,总有合适的,平平安安最要紧了。”

  这话,听起来句句替杜云萝着想,且句句在理,为了替妹妹考量,做姐姐的连不该挂在嘴边谈论的婚配事情都说了,可谓是掏心掏肺。

  从前的杜云萝,是真的听进去了。

  而现在,她终是明白,杜云诺的重点在“求求祖父”上头,她想让杜云萝去惹祸,去和祖父祖母争执,她想让杜云萝失宠。

  杜云瑛反应快,又有自己的小九九,当即便领悟了,眸子一转,赶忙帮着劝道:“可不是嘛!嫁与将士,和豪赌有什么差异?这是要拿一辈子去赌了。五妹妹,三婶娘那儿,定也舍不得的。”

  杜云诺一见有了帮手,又添了一把火:“我这般着急,就是怕祖父会答应。我偷偷告诉你,我那日听见我父母说话呢,父亲前阵子叫祖父训斥了一顿,祖父说他不思进取,就在太仆寺里当个寺丞,大伯父外放,岭东又不是个好地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回京官,三伯父在礼部,六部那地方,削尖了脑袋都不一定能爬上去,杜家想要和祖父在任时那般荣耀,怕是难了。祖父又不甘,只能骂父亲了。五妹妹,若是杜家和定远侯府做了姻亲,可是多了一座大靠山,若世子爷不幸,杜家兴许会更上一步,我听说,穆大太太的娘家可是飞黄腾达了的。”

  “这和卖了五妹妹有什么区别!”杜云瑛愕然,“这、这……哎!”

  杜云萝心中冷哼,周氏娘家发达,靠得可不是战死的公爹丈夫,而是周家子弟争气,文采出众、誉满京华,却有人眼红,非要搬弄口舌。

  无论此刻杜云萝多么清醒,当年的她却是怒火中烧的。

  她怕祖父、祖母会为了杜家的前程把她“卖”了,她怕像姐姐们说的,以后要当寡妇,她冲进了莲福苑,换来了祖父祖母的呵斥和惩罚,她哭着去向母亲求援,清晖园里,甄氏却给了她一个耳刮子。

  她怔在了原地,她以为,母亲这是为了父亲和兄长的前程而舍弃了她,明明杜云瑛说,母亲定然是舍不得她去赌的,可事实却是……

  杜云萝哭了一天一夜。

  许是因着她的抗拒让定远侯府觉得失了颜面,这门亲事不了了之。

  却不想,夏日里的一面之缘,一场“意外”,又把这婚事放到了台面上。

  亲,到底是定下了,婚期定了三年后。

  一纸诏书让穆连潇出征,更让婚期提前,捧着圣旨的杜云萝仿佛见到了灰暗的将来。

  直到上轿那一刻,她还在挣扎。

  是甄氏拿着剪子抵在脖颈上,逼着她上轿。

  这也是为何在穆连潇死后,她决意和娘家人撕破脸的原因。

  分明,分明当年就看到了这种可能性,分明她来来回回说了无数次这豪赌的风险,可杜家,没有人听她的,他们把她当做了棋子,来铺开了升官路。

  直到母亲故去后,杜云萝才慢慢想通了许多。

  甄氏是疼她的,父母有他们的无可奈何。

  甄氏是打了她,却也瞒着所有人跪在莲福苑里,才让这最初的试探不了了之。

  最后,是祖父点了头,甄氏无能为力。

  圣旨到了杜家,谁有反抗的本事?若杜云萝抗旨,杜家不仅仅是丢人,而是丢命。

  甄氏无路可选,只能以死相逼。

  杜云萝想,她伤母亲太多,伤到杜云茹、杜云荻都恨了她。

  这一回,断不该那般了。

  这门亲事,她甘之如饴。

  她不会让穆连潇枉死,她敢赌,她要赌!

  见杜云萝没有什么反应,杜云瑛轻轻推了推她:“怕了?这会儿怕,往后要哭!你不敢与祖父、祖母说,就去找三婶娘,让她帮你求求情。”

  “我为何不敢?”杜云萝挑眉问她。

  当年她也是这么说的,她受不得激将,一点就着,冲进了莲福苑。

  杜云瑛心中一喜,嘴上道:“那就快些去吧,这事儿宜早不宜迟。”

  杜云萝颔首,转身往莲福苑去。

  时辰已经不早了,除了要伺候病中的甄氏而耽搁了些工夫的杜云茹,正屋里站满了人。

  杜云萝打头,挑了帘子进去,福身问安行礼。

  夏老太太睨了三姐妹一眼:“呦,这可真巧了,明明不顺路,三个人却是一道来迟了。”

  杜公甫坐在罗汉床上,抿了一口茶:“她们平素就一道进出的,这一道来了,有什么奇怪的。”

  夏老太太被驳了颜面,偏过头生闷气。

  杜公甫训了话,便让人都散了。

  杜云萝抬步要走,杜云瑛连连与她打眼色,她都跟没瞧见一般。

  杜云诺有些急,顺手拉住了杜云萝的手:“五妹妹……”

  夏老太太瞧在眼中,道:“怎么了?有话就直说。”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