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四章 花样

第四章 花样

  闻言,杜云萝面朝祖父祖母站定,并不急着开口,而是浅浅笑了。

  夏老太太锐利的目光落在杜云萝那被拉住的衣袖上,烫得杜云诺赶忙松开,急切垂下了头。

  “祖父、祖母,”杜云萝笑盈盈道,“云萝听说,昨儿个石夫人来了?”

  见杜云萝果真提起了石夫人,杜云诺的眼底闪过一丝喜悦和得意,她甚至不顾遮掩地看向杜云瑛,想在对方的面上也看出些端倪来,偏偏杜云瑛此刻摆出一副全然不知的无辜模样来,似那局外人,让杜云诺不由咬了咬牙。

  大家都是同路人,都是在等着看戏的,此番杜云瑛置身事外,倒显得她杜云诺心思不纯了。

  这般一想,杜云诺轻轻哼了一声。

  夏老太太和杜公甫交换了一个眼神。

  石夫人昨日过府,谁也没有遮着掩着,毕竟,打的是探望甄氏的名号。

  都是有脸有皮的人家,杜家和穆家从未深交过,哪有随随便便就请官媒上门提亲?大张旗鼓的,若是这婚事不成,不管是因何缘由,对两家都无益处。

  因而,依着惯例,具是让相熟的太太奶奶们探一探口风,若是合意,再往下商量,若不合意,便当这话没提及过,彼此都不损了颜面。

  当年杜公甫任了石侍郎春闱时的考官,卸了任后,石侍郎依旧以师礼相待,石夫人也多来走动,而石夫人娘家与定远侯府有些渊源,这才当了这个中间人。

  求娶杜云萝这事体,石夫人只在夏老太太和甄氏跟前提了,旁人一概不知。

  夏老太太端详着杜云萝,心中道:莫不是甄氏那儿透了信,让这丫头知道了?

  杜公甫晓得杜云萝性子拧,这些年间,因着定远侯府那一门的寡妇,京中暗地里多少有些传言,嫁女莫嫁穆家郎,杜云萝要是听过一些,待知晓了石夫人的来意,定要闹上一场的。

  做长辈的,倒不怕杜云萝闹腾。

  婚姻之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这个做祖父的点头亦或是摇头,哪里轮得到杜云萝置喙?

  只不过,他年纪大了,不喜那吵吵嚷嚷的事体,便道:“是啊,来看望你母亲。怀礼是石大人的下属,石夫人听闻你母亲身子不适,特特来看望,作为上峰,石大人夫妇颇为尽心。”

  杜云萝眨眨眼睛,这般避重就轻,的确是杜公甫的性子。

  不过,她今儿个可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要不是姑娘家不好太过直白,她定要直言开口,让祖父应了这亲事。

  杜云萝暗暗吐了一口气,道:“只石夫人来了?阿玉姐姐呢?”

  阿玉指的是石夫人的掌上明珠石沁玉,与杜云茹关系甚密。

  杜公甫和夏老太太快速交换了一个眼神,难道杜云萝没听说?

  杜云瑛也没料到杜云萝不按常理出牌,眉头微微一蹙。

  杜云萝道:“前回阿玉姐姐来,说是喜欢锦蕊画的花样,我应了她,等她再来时就拿给她,结果,一直收着都没送出去。”

  竟是这件事情。

  夏老太太哭笑不得,招呼了杜云萝到身边,点了点她的额头,道:“你也是个迂的,既然收缀好了,阿玉丫头不来,你使人与她送去,侍郎府还会拦着不成?”

  杜云萝抿唇,她知道这一刻自己应该做什么说什么,摆出个委屈娇憨模样来,这事儿就糊弄过去了,可偏偏,她一个多时辰前,还是一个老妪,此刻要做出女儿姿态来,实在有些强人所难了。

  暗悄悄努力着,最后也只好垂下肩又低下头,不叫人看见面上神色,稳住声音,杜云萝道:“祖母晓得我的,平素里最不爱出门,身边丫鬟婆子也不往外头走动,那侍郎府的门往哪儿开,她们都不晓得,哪里能去送东西。”

  “听听这话!”夏老太太笑了起来,“这是和老婆子讨跑腿的人了?行了行了,回头让许妈妈去侍郎府走一趟,将花样送去。”

  “那就谢过祖母了。”

  夏老太太应了一声,又问:“是什么样的花样?先拿来我瞧瞧,若是好看,让锦蕊多画些。”

  要瞧花样,就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了。

  杜云诺本想让杜云萝在长辈跟前失态,到头来反倒是让她又卖了一回乖,心中忿忿,不愿在莲福苑里留着,起身告退。

  杜云瑛也一并起身,挑帘子出去时,转过头来深深望了杜云萝一眼,今天的杜云萝果真有些怪。

  安华院里,花样都是现成的,锦蕊得了吩咐,整理了一番,匆匆赶到了莲福苑呈上。

  杜公甫不看这些女儿家东西,坐在窗边榻子上逗弄精心饲养的画眉鸟。

  夏老太太一张一张翻看,连连点头:“难怪总有人在我跟前夸赞锦蕊心灵手巧的,这花样儿真不错,这团牡丹,瞧着就贵气吉祥,还有这张,这一圈藕池深深,绣在袖口上最是合适。”

  夏老太太夸赞,屋里的丫鬟婆子们自是奉承,说得这花样天上有地下无的,逗得老太太喜笑颜开。

  锦蕊谦虚道:“老太太再夸下去,奴婢都不敢在这儿站着了。”

  夏老太太哈哈道:“画儿精致,绣功如何?”

  锦蕊笑容一顿,很快又堆了起来:“奴婢的绣功实在上不得台面,这才剑走偏锋,琢磨花样。”

  “倒是可惜。”夏老太太想了想,又道,“云萝,我记得锦灵那丫头,绣功似是相当了得?”

  杜云萝应道:“锦灵是随了她娘。”

  这么一想,夏老太太记起来了。

  锦灵的娘是京城里数得上名号的绣娘,却有个药罐子儿子,为了多些家用,锦灵的娘生生熬坏了眼睛,再也绣不得东西了。

  甄氏心善,让她们入府里谋生,锦灵便跟了杜云萝。

  “锦灵是个懂事的,做事本分,模样出众,谁瞧了都喜欢。”夏老太太叹了一句。

  锦蕊的头垂着,贝齿轻咬下唇。

  夏老太太不再说丫鬟们的事情了,问道:“这些都是给阿玉丫头的?”

  “这些是。”杜云萝说完,挑出了几张。

  并蒂莲花、戏水童子。

  夏老太太沉吟,这些都是办红事时的喜庆图样,为何……

  杜云萝翻看了会儿,又道:“阿玉姐姐说了,是绣了送给大姐的。姑娘家都要出阁的,谁也拖不了。祖母,我是姐妹间最小的,等姐姐们都出阁了,我一个人,闲得慌了。”

  夏老太太捶了杜云萝一下:“你也知道都要出阁呀?那还说什么一个人,云诺比你就大了半年,你想赖在家里多久?赶也把你赶出去!”

  杜云萝把图样儿塞给了许妈妈:“劳妈妈替我送去。我先回去了,再不走,祖母也要赶人了。”

  夏老太太笑骂着看着杜云萝出去了,等再瞧不见那人影,脸上笑容消失,偏转过头看向杜公甫,低声道:“你说云萝她到底是知道了还是不知道?我怎么听着这话意有所指?”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