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章 宠爱

第五章 宠爱

  杜公甫的眼睛随着那只灵动的画眉鸟转,手中的小棍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笼子,一副怡然自得模样。

  夏老太太只好耐着心思又问了一遍。

  杜公甫这才不耐地放下手中小棍,吹着胡子道:“我说你啊,多大岁数的人了,还跟孙女儿使心眼。”

  夏老太太被堵了一句,烦闷地哼了一声:“你不使心眼,你刚就打马虎眼。”

  杜公甫沉下了脸,招呼丫鬟过来,搀扶着他去了书房,再不与夏老太太多言。

  夏老太太坐在罗汉床上,看着丈夫一瘸一拐地出去,心里的火气无处发泄,端起茶盏一口饮了,这才觉得舒坦了些。

  许嬷嬷见此,冲几个丫鬟抬了抬下颚,几人便鱼贯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了主仆两人。

  “你说,”夏老太太示意许嬷嬷在绣墩上坐下,“今儿个老头子是怎么回事,连着与我呛声,一回两回的,甩这脸给谁看?”

  许嬷嬷从善如流地坐下,拿起美人捶,轻轻替夏老太太敲打:“定是为了五姑娘的婚事,老太爷心中烦闷了。”

  提起这桩事来,夏老太太抿着唇,不吱声了。

  昨日里石侍郎夫人说得很隐晦,夏老太太起先还当是自家理解错了,厚着脸仔细问了之后,这才确定了对方来意。

  儿女成亲是大事,夏老太太一早便和杜公甫商议。

  杜公甫沉默良久,却不置可否。

  做了大半辈子夫妻,见他如此反应,夏老太太何尝不明白这其中意思。

  这门亲事,真论起来,是杜家高攀了。

  尤其是在杜家走下坡路的现在,若真能成了,倒是一个强有力的姻亲。

  况且,又是定远侯府主动递了口信。

  “听说,那位世子爷年纪轻轻,武艺却是不错,也读了不少书,不是只会舞刀弄枪的粗人,模样亦是俊朗,比那些养坏了的纨绔强多了……”夏老太太的指尖在榻子上随意点着,“虽说嫁女莫嫁穆家郎,但穆家真要娶媳妇,也不是求不到。为何会瞧上我们云萝?”

  许嬷嬷垂眸,笑容尴尬,有些话,她一个做下人的,实在不好出口。

  夏老太太也不为难她,自言自语道:“我晓得外头是怎么说云萝的,娇气、任性、不肯吃亏、不受委屈。可那又如何?我杜家的幺女,便是宠坏了,又干他们何事?总归老头子老太婆愿意宠着。”

  许嬷嬷忍俊不禁,她就知道,杜公甫和夏老太太是极其护短的,尤其是对杜云萝,更是捧在掌心里。

  这般护着,把杜云萝养骄纵了,也就不奇怪了。

  可外头的名声实在算不上好听,这种情势下,为何定远侯府偏偏就……

  “五姑娘呀,性子是娇气些,可心地那是极好的,别人不晓得我们五姑娘,石夫人却是了解的,石夫人与定远侯府沾亲带故,许是侯府那里听了些呢?”许嬷嬷小心猜测。

  夏老太太缓缓颔首:“这倒是说得通。石夫人来开口,我自然信得过。只是……”

  后头的话,夏老太太没有说透,许嬷嬷心里明白。

  世子爷迟早是要出征的,将来若有个万一,杜云萝怎么办?

  他们一家疼着宠着的姑娘,夏老太太怎么忍心让她受那等委屈。

  “也难怪老太爷为难。”许嬷嬷叹了一口气。

  这一番对话,杜云萝不得而知,出了莲福苑,她径直往清晖园去。

  一踏进清晖园的院门,杜云萝脚步一顿,竟是沉沉,抬不起来了。

  她有多少年没有来过这里了?

  她有多少年没有见过母亲、大姐了?

  在前世最后的那半年里,她无数次梦见母亲,梦见母亲拿剪子抵在脖颈上,红着眼睛逼她上轿。

  当年有多恨,后来就有多悔。

  愧疚和思念涌上心头,只看了一眼院子里那些熟悉的丫鬟婆子的面容,杜云萝的眼睛就红了。

  水月挑了帘子出来,见杜云萝站在那儿,赶忙笑着迎了上来:“五姑娘,快些进来,太太和大姑娘正念叨呢。”

  杜云萝吸了吸鼻子,随着水月进屋。

  刚迈进去,就听得甄氏的声音从内室里传来:“云萝,好囡囡,快进来让母亲瞧瞧。”

  这一声囡囡让杜云萝好不容易忍住的泪水又落了下来。

  她赶忙抬手抹了抹,入了内室到了床前。

  甄氏的病好了许多了,只是躺得久了,精神不济,她眼尖,握住了杜云萝的手:“怎么哭鼻子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看着慈爱的母亲,杜云萝悔意更深,她暗暗深呼吸,就怕真的哭出来。

  “母亲真是关心则乱,”杜云茹把药碗放在桌上,抬手点了点杜云萝的眉心,嗔道,“云萝不惹别人,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甄氏扑哧笑了,轻轻在杜云茹的手上打了下:“怎么说你妹妹的。”

  杜云茹抿唇直笑,搂着杜云萝,捏了捏她的脸颊:“坏东西!为了几盆芍药埋汰我,就天天变着法儿来算计,我的库房早晚要被你搬空了。怕了你了,晚些让人给你把芍药送去,可不许再哭了。”

  杜云茹话音未落,就感觉到捏着妹妹脸颊的拇指一烫,低头看去,那双漂亮的眼睛满是泪水,如决堤一般,止都止不住。

  “说你几句,还真哭上了,”杜云茹慌了,赶紧掏出帕子来,哄道,“再哭啊,母亲都要打我了。”

  甄氏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杜云萝哭得她心酸,杜云茹又逗得她想笑,只好佯装生气瞪了杜云茹一眼:“有你这么哄妹妹的?”

  说罢,甄氏一把把杜云萝搂在怀里,指腹轻柔替她擦着脸上的泪水:“囡囡莫哭,有什么事儿,只管与母亲讲,母亲与你做主。”

  甄氏的声音不重,却是格外温柔如水,似一杯清茶,缓缓暖了人心。

  杜云萝抱紧了甄氏,前世痛楚如潮水,压抑得让她喘不过气来,她瞪大眼睛,哭得无声。

  杜云茹怔住了,妹妹虽然娇气,却也不曾这般哭过,她看向甄氏,见甄氏颔首,便转身出去,唤了锦灵来,问道:“昨夜里是你守夜的?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锦灵垂首道:“姑娘说,昨夜里魇着了,早起梳洗时就落了泪。”

  原来是魇着了,杜云茹松了一口气,又转身回去。

  甄氏一下一下顺着杜云萝的脊背,好言哄了会儿,杜云萝才止了泪水。

  “夜里魇着了?”杜云茹柔声问。

  杜云萝抬起模糊的泪眸看着姐姐,末了,点了点头。

  甄氏这才有了笑意,宽解道:“既是噩梦,就别挂在心上,哭出来就舒服了。”

  杜云萝咽呜,她有多少年没有这么痛痛快快地哭过了?

  青灯古佛那么多年,早就没了年幼时的气性,便是大喜大悲,也不会流露在面上,直到对着甄氏和杜云茹,听着她们说话,那些情绪终是失控,再也忍不住了。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