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七章 心思

第七章 心思

  甄氏捧着杜云萝的脸颊,笑道:“母亲的囡囡也是大姑娘了,要家里操心婚嫁事体了。”

  杜云萝叫甄氏直视,又是心酸,又怕叫母亲看透,垂眸道:“母亲先操心大姐吧。”

  甄氏点了点她的眉心,笑而不语。

  杜云萝不好再就穆连潇的事情纠缠,干脆转了话题。

  母女两人絮絮说了些琐事,甄氏有些困了,靠着引枕睡着了。

  杜云萝替母亲掖了被角,转身在角落的榻子上躺下,接过水月递过来的书,随意翻了翻。

  春风恣意,微启的窗棂透入花香,阳光撒下一地斑驳。

  杜云萝叫那日头晃了眼,涩涩睁不开,不禁也睡了。

  良久,水月从外间进来,见姑娘睡着,赶忙蹑手蹑脚取了薄毯来。

  动作再轻,杜云萝还是猛的睁开了眼睛。

  漆黑的双眸寻不到焦点,迷茫疏离,她的手抓紧了水月的手腕,嗫了嗫唇,吐出谁也听不清楚的两个字。

  “姑娘……”水月柔声唤她。

  杜云萝的身子一僵,怔怔看了水月一会儿,偏过头扫了一眼窗沿,缓缓松开了握着水月的手。

  “我无事。”杜云萝的声音沙哑。

  水月见此,虽不信她,却也不好再问什么。

  见杜云萝留意窗沿,水月以为她是叫日光晃了眼,站起身来要关上。

  “开着吧。”杜云萝阻止了。

  水月应了一声,转身出去,绕过插屏,到底是一肚子疑惑,悄悄转过来又看了一眼,而后她的眉头倏然一紧。

  姑娘哭了,一滴泪水沿着脸庞滚落,在光线中异样晶莹闪烁。

  却也只有这么一滴泪水。

  杜云萝的心沉沉的,刚刚她又梦见了从前。

  那一瞬她以为,窗沿上会有一簇紫色的云萝花。

  杜云萝喜欢在窗边的榻子上小憩,无论春夏。

  每每云萝花开的时节,只要穆连潇在府中,都会摘下一簇放着窗沿,杜云萝一睁开眼睛就能瞧见。

  清新中带了些许甜味,让人忍不住就勾起唇角,那股温暖一直留着心中,即便在穆连潇故去了五十年之后,杜云萝跪在佛堂里,依旧能记起来。

  便是现在,也是记得的。

  暗暗叹息一声,虽然长辈们都在犹豫,但她定要让他们应下这亲事来。

  到了午间,杜云萝陪着甄氏用饭。

  杜云茹也来了,嗔了妹妹一眼,到底没说什么。

  待回了安华院,稀里糊涂翻了一会儿书,锦蕊笑着禀道:“姑娘,许妈妈来了。”

  杜云萝放下书,趿了鞋子迎出去:“妈妈怎么来了,若有事,打发个小丫鬟来就是了。”

  许妈妈行了礼,一面走一面道:“老奴连侍郎府都去的,何况这几步路呢。”

  许妈妈语调轻松,笑容满面,却是仔细观察着杜云萝的神色。

  她和夏老太太都觉得,今日的杜云萝有些反常。

  以杜云萝的性子,这种话由一个奴才来说,就算是夏老太太跟上得脸的奴才,杜云萝都会不高兴。便是嘴上不呛,面上也会露出来。

  许妈妈等着看杜云萝会不会发脾气,却见杜云萝偏过头来,顿了一顿脚步,眸子淡淡看了一眼,等迈过了门槛,在东稍间里坐下了,才开了口。

  “妈妈去过侍郎府了?阿玉姐姐看了花样,说了什么?”杜云萝不疾不徐道。

  许妈妈一窒,若说杜云萝生气了,怎么没有呛声或是甩脸色,可要说没生气,这阴测测慢吞吞的又算是怎么回事?

  许妈妈有些看不透了,她突然想起早上夏老太太问杜公甫的话来。

  她和当时的夏老太太一般疑惑,似乎没有什么事,又似乎话里有话。

  哎,怎么一日未见,杜云萝的心思就让人看不透了呢?

  明明是最直白最好懂的豆蔻少女,却弄得和心思叵测的老太婆一般。

  真是老太婆,许妈妈跟了夏老太太半辈子,主子一个眼神,她也就懂了,可杜云萝呢,许妈妈还真是摸不透了。

  心思转了三转,许妈妈堆了笑容,道:“老奴亲自送到了石姑娘手上,她看了花样,很是欢喜,说一定会好好绣出来,给大姑娘添妆。”

  “那就好,阿玉姐姐绣功了得,大姐一定喜欢。”

  许妈妈还要去莲福苑里回话,不好多耽搁,说了几句也就告辞了。

  锦灵送了许妈妈出去。

  锦蕊在杜云萝的榻前蹲下,轻轻替她捶腿:“姑娘,石姑娘什么时候夸过奴婢的花样?奴婢怎么不晓得。”

  杜云萝睨了锦蕊一眼:“夸了你,还非要弄明白一个东西南北来。背着你夸的,就怕你得意,结果,叫祖母给说破了。”

  锦蕊笑嘻嘻的,见锦灵进来,唇角扬了扬。

  锦灵不知何意,却不搭话,收拾了茶盏出去了。

  杜云萝揉了揉眉心,她清楚,石夫人既然探了口风,这几日里定然会来听回复,她只能先等着。

  之后的两日,杜云萝白天就在清晖园里陪伴甄氏。

  甄氏能下床了,挪到了东稍间的软榻上。

  杜云萝陪母亲说话解闷,又一面看姐姐做女红。

  水月快步来了,道:“太太,石夫人过府了,去了莲福苑,一会就过来了。”

  杜云萝抿了抿唇。

  杜云茹放下绣绷,道:“母亲,我去迎一迎。”

  甄氏笑着颔首,等杜云茹走了,握住杜云萝的手,道:“囡囡,那你呢?”

  “我?我等下向石夫人请安。”杜云萝装傻道。

  甄氏笑意更浓:“你既然知道石夫人来意,这些事情要让我们当着你的面谈吗?”

  杜云萝张了张嘴,垂下眸子道:“那、那我去碧纱橱里头吧……”

  “去吧。”甄氏抿唇笑了一阵,吐出两个字来。

  见杜云萝起身入了碧纱橱,甄氏的笑容里带出一丝苦涩来,女儿这般在意的模样落在她眼中,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女儿心思?

  定是满意这亲事的……

  可……

  这两****与丈夫也商议过,具是一般心情。

  满意穆连潇,却又怕有个万一。

  嫁女儿不比娶媳妇,做爹娘的难免多考量考量。

  耐心等了会儿,杜云茹便和石夫人一道来了。

  不见杜云萝,杜云茹奇道:“妹妹去哪儿了?”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