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八章 游说

第八章 游说

  “别管那个小没良心的。”甄氏笑着啐了一口,支起身来请石夫人。

  石夫人赶忙拦住她:“歇着歇着!瞎讲究什么。”

  待落了座,石夫人做了几句铺垫,睨了杜云茹一眼,道:“前几日,许妈妈替云萝丫头送了些花样给阿玉,说的是……”

  见石夫人笑得促狭,杜云茹的脸一下子烧红了。

  “这孩子,怎么快上轿了,还是这般娇娇的。”石夫人笑意更浓。

  杜云茹本就不是厚脸皮,到底坐不住,匆匆告了罪,又不敢失礼跑出去,只能转身避去了碧纱橱。

  刚迈步进去,正好对上杜云萝,杜云茹不禁“咦”了一声。

  杜云萝赶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杜云茹上前握住妹妹的手,不轻不重地在手心打了一下,压着声儿道:“你躲起来做什么?怎么不给石夫人请安?”

  杜云萝眨巴眨巴眼睛:“姐姐一会儿就知道了。”

  杜云茹狐疑,可碍于石夫人在外边,里头有什么动静总归不好,倒也耐下了心思,若是一会儿没听出个所以然来,等石夫人走了,她可不饶了杜云萝。

  姐妹俩人竖着耳朵听。

  外间,甄氏全当不知里头动静,只与石夫人道:“云茹就是那个性子,叫夫人见笑了。”

  石夫人含笑摇头:“姑娘家大多如此,哪里跟阿玉似的,没羞没臊的,看了就想揍她。”

  甄氏少不得又说了石沁玉几句好话。

  “上回说的事情,你看如何?”石夫人瞄了碧纱橱里一眼,她是想避开杜云茹的,可已经如此了,也只能说了。

  甄氏反问:“姐姐从莲福苑里来,我们老太爷、老太太可表了态?”

  石夫人叹了一口气:“没咬死说应还是不应。我看得出来,家中担心的事情我也明白。我也想问问,甄妹妹有没有问过云萝丫头?”

  甄氏眸色一沉。

  石夫人看在眼里,不由琢磨起来。

  那日许妈妈送来了花样,石沁玉是个胆儿心细的,当着许妈妈的面半句没说透,等人一走,转身就和石夫人商议了起来。

  石沁玉是夸过锦蕊的花样,可从未开口讨过,也没说过要绣给杜云茹。

  杜云萝特特让人送来,还是办红事时最讨喜的花样,这里头就耐人寻味了。

  是杜云萝听说了些什么,又不好和家中强硬表示,要让她旁敲侧击一番吗?

  石夫人琢磨来琢磨去都是这么一个道理。

  这种事儿,在石夫人眼中算不上孟浪之举。姑娘家有自己的心思,又没有私相授受,只是在议亲时表个态而已。

  话又说回来,杜云萝的性格是娇纵的,却不霸道蛮横,石沁玉喜欢杜家姐妹,石夫人自然爱屋及乌,断不会以恶意推测,左看右看都是好孩子。

  石夫人道:“不如问问云萝丫头自己。”

  甄氏苦笑,女儿的心思她一清二楚:“她才多大?看事儿总不周全。”

  甄氏透了底,石夫人便明白了。

  杜云萝满意穆连潇,却没深思过将来有个万一要如何如何。

  甄氏思忖着,又道:“我们在这儿猜云萝的心思,却不知侯府那儿,这到底是谁的主意?是老太君还是几位太太的?世子自己又是怎么想的?”

  碧纱橱里,杜云茹的眼皮子突突跳了三下,愕然看了妹妹一眼。

  她议过亲,听到了这里,哪里不懂外头在说什么?

  杜云茹垂眸,避开杜云茹的目光,心中暗暗叹气。

  她自己最清楚。

  这婚事,老太君和穆连潇的母亲周氏是一知半解的,只晓得是官宦书香千金,并不清楚是名声不算好的杜云萝。

  全是那长袖善舞、又一堆恶毒心思的穆家二房太太的主意。

  至于穆连潇,更是浑不知情。

  石夫人斟酌了一番,道:“世子也到了说亲的年纪,老太君的身子骨一直不好,周姐姐这些年也有些使不上劲,侯府里大小事情具是二房在打理。

  替世子娶亲,一来是看出身,毕竟世子往后是要承爵的,当家主母岂能是寻常的?你们老太爷从前是太子太傅,云萝丫头嫁过去,不会镇不住场面;

  二来,云萝丫头不是寻常的书香人家姑娘,那些娇过了头,整日里吟诗作赋,动不动伤春悲秋的,世子那等豪爽性子,怕是处不到一块去。咱们两个当了十多年的媳妇了,岂会不知那些东西偶尔为之是情趣,日日如此,这是过哪门子日子?

  云萝丫头的娇,与那些不同,世子虽然对这门亲事还不清楚,但我知道他,最是实诚的人,娶进门的媳妇岂有不护着的道理?再者,他的心思都在习武上头,没有那些乌七八糟的弯弯道道,身边也是干干净净的,云萝丫头不会遭罪吃亏。”

  甄氏听到了后头,良久没有说话。

  女人看亲事,和男人又不同。

  最怕的就是男人身边桃花太乱,耳根子又软,架不住一些莺莺燕燕的好话,弄得后宅里乌烟瘴气的。

  那样的男人,无论是侯门勋贵,还是市井小民,在一个母亲眼里,都不是良配。

  “哎……”甄氏长长叹了一口气,“姐姐,不瞒你说,若那不是定远侯府,我还在这儿拿什么乔?我们老太太、老太爷也早就点头了,实在是、实在是怕啊。况且,定远侯府里具是贞烈的,我们到时候便是有些其他心思,也没有那个脸面了。”

  碧纱橱里,杜云茹倒吸了一口凉气。

  定远侯府,这个地方意味着什么,她一清二楚。

  杜云萝没有注意到姐姐的情绪,她只是低着头,想自己的事情。

  原来,当日二房那里是准备了这么多话来说服石夫人保媒的。

  也是,她的那些名声,若没有这些话,谁都会起疑。

  至于穆连潇,她最知道,真的是实诚又热忱,娶了就好好捧在掌心里,她闹也好,折腾也罢,他都是哄着顺着,专心无二待她好。

  那时候她还为此怪罪穆连潇,觉得他面对哪个女人都可以,不一定要是杜云萝,娶了谁都是一样,使着性子撒娇闹腾。

  后头回想,到底是错的。

  若不是存了欢喜心思,碰上她这般不讲理的,一颗热心也凉了,相近如冰,慢慢也就是面子上的事了,哪里会像穆连潇待她,宠到了极点。

  杜云萝不知不觉要紧了下唇,眼中氤氲。

  她想他了。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