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九章 姐姐

第九章 姐姐

  她想他了。

  思念泛起,并不决堤,只是心中钝钝发痛,呼吸之间,那些纷杂的记忆,只有零碎的片段,交融夹杂在一起,涌入了脑海。

  一言一语,有初见,有花烛,有争执,有哭泣……

  她分不清,只知道全是穆连潇。

  全是云萝花的味道。

  泪水模糊了双眸,滴答一声,砸在绣鞋上。

  轻轻的,有人揽住了她的肩,温热手掌一点点掰开了她紧紧攥着的拳头,柔柔声音在耳畔。

  “不要弄痛了自己,要哭,也等她走了再哭。”

  杜云萝的身子瞬间一僵,猛然抬起头来,愕然不已。

  她看见了杜云茹,姐姐温柔地抱着她,一双丹凤眼下隐隐发红,却还是挤出一个笑容给她。

  杜云萝用力眨了眨眼睛,顾不上掌心被掐出来的月牙印,一把环住了杜云茹的腰身,压着哭腔:“对不起……”

  为何要道歉,为何要说对不起,杜云茹不知道,但她却从妹妹纤弱的身形里感受到了无尽的悲伤和愧疚,她这个被宠娇了的妹妹,何曾有过这样的时候?

  杜云茹的心被刀割一般的痛,又怕外头听见她们动静,只能拿脸颊蹭了蹭杜云萝的脸,以示安慰。

  杜云萝哭得几乎岔气,埋首于姐姐胸前,才忍住不发出声音来。

  刚刚那一瞬,于她太过熟悉。

  从前,出嫁之后,她与娘家的关系僵硬疏远,便是杜云茹,也怪她不懂事,不肯与她来往。

  直到永安二十五年的夏天。

  穆连潇不过返京三月,就再次接旨准备出征。

  杜云萝的心跟擂鼓似的,说不出道不明,只觉得这一次怕是有去无回了。

  她哭了闹了折腾了,可除此之外,又能做些什么?

  杜云茹来看她,这也是婚后姐姐头一次登门看她。

  她抱着杜云茹又哭又抱怨,怪他们当年把她逼上轿,怪他们拿她的一生去赌。

  杜云茹就是这样一点点掰开了她的拳头,揉了揉她掌心的印痕,眼中含泪:“不要弄痛了自己,要哭,也等他走了再哭。”

  一模一样的话语,一模一样的动作。

  把从前场景原原本本扔在了她的面前。

  如一桶冰水浇头而下,又如溺水不能呼吸。

  很多很多年后,杜云萝才知道,杜云茹之所以会上门,全是因为穆连潇的请求。

  而她,却不肯听不肯忍,最后气得杜云茹甩袖离开,让穆连潇带着牵挂上阵。

  她对不起的人何其多?

  杜云茹也不好受,捧着妹妹的脸颊替她擦眼泪。

  杜云萝看着杜云茹的容颜,姐姐正是娇俏的十六岁,比她养的那几盆芍药都好看。

  吸了吸鼻子,杜云萝挤出笑容来。

  一切还来得及,她不会再对不起这些一心一意待她的人,前世亏欠的,今生定要补偿。

  见杜云萝收了眼泪,杜云茹暂时放下心来,又去听外头动静。

  只听石夫人道:“旁的话,我也不说了。往后的事情,谁也不能拍着胸脯说如何如何。我今儿个开这个口,全是因着我喜欢云萝丫头,也满意世子的品行。我们姐妹相交,我断不会想五年后十年后,你怪我把云萝丫头说给一个纨绔,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虽然说,抬头嫁女儿,低头娶媳妇,但那毕竟是侯府,他们先透了风,我们凉一凉也就够了,拖得久了,彼此生嫌隙,反倒是对姑娘不好。”

  甄氏连连点头:“这些道理我都晓得,姐姐再容我想想,也再容我们老太太、老太爷想想。”

  石夫人应了,记挂着杜云茹还躲在碧纱橱里,也不多坐了,起身告辞。

  等石夫人出了清晖园,甄氏才朝女儿们藏身的方向看了一眼。

  杜云萝拿手背抹了一把脸,正要出去,却叫杜云茹拉住了,她不解地看向姐姐。

  “定远侯府……”杜云茹喃了一声,顿了顿,似是下定了决心,抬头沉声道,“你刚才哭了,是不是不愿意?”

  杜云萝一怔。

  “若是不愿意,你告诉我,我去求祖父、祖母,我……”杜云茹颤声道。

  杜云萝忍住了的眼泪又要落下来。

  从前的她,到底是有多一叶障目,才会觉得家人是用她来换家族的前程?

  分明、分明他们都是在为她着想的。

  怪只怪她,叫杜云瑛和杜云诺教唆了几句,就冲去莲福苑里大吵大闹,让杜公甫和夏老太太下不了台,让甄氏失了立场。

  “姐,”杜云萝笑了,“我没有不愿意,石夫人说得对,世子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是我们高攀了的。”

  杜云茹抿唇,细细观察杜云萝的眉眼,想看出些端倪来:“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你和我说实话。”

  杜云萝弯了眼,柔和如春风:“实话就是,我想嫁过去。”

  “你……”杜云茹张了张嘴,后头的话转了三圈,还是咽了下去。

  她相信杜云萝所说,提起世子时,妹妹眼角的温柔骗不了人,若非心之所属,断不会如此,可……

  可若真的心甘情愿,为何刚才会哭得那般悲戚?

  还有,杜云萝是什么时候认识了定远侯世子,以至于对世子上了心?

  杜云茹猜不透,应该说,这几****都觉得杜云萝怪怪的。

  那日在母亲床前痛哭,接下来的几天又乖顺,今日又这般……

  妹妹变了,变得懂事了,也变得让人心疼了。

  杜云茹白皙的手指替杜云萝理了理额发,她记得,锦灵说杜云萝做了一场噩梦,到底是什么样的噩梦,能让一个人变化如此之大?

  “出去吧,母亲等着我们呢。”杜云萝牵起姐姐的手,推开了碧纱橱的门。

  甄氏闻声看了过来,见两姐妹两眼通红,赶忙叫水月打了水来。

  水月伺候姐妹两人净面后,又退了出去,把里头留给主子们。

  甄氏示意杜云茹在绣墩上坐下,又拉着杜云萝在榻子上贴着她坐了:“怎么哭成这样了?”

  杜云萝还未开口,杜云茹抢先道:“母亲,真的是要把云萝嫁去定远侯府?”

  甄氏握着杜云萝的手微微一紧,看着长女的眼睛:“你说呢?”

  杜云茹深吸了一口气:“石夫人有一句话说的在理,往后的事儿,谁也不能拍着胸脯说如何如何。只看今时,世子是极好的。”

  甄氏暗暗叹息。

  石夫人走后,两姐妹在里头磨蹭了这么会儿,定然是在说这些事体。

  杜云茹现在吐出这么一句话来,可见这就是杜云萝的心思了。

  深深看着模样出色的幺女,甄氏不住自问,杜云萝是听了别人说起穆连潇而有了些好感,又年轻得不懂去考量将来,还是在她这个当娘的都不知道的时候,对那个人有了一份执念?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