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十一章 拉勾

第十一章 拉勾

  杜云萝按了按晴明穴,在甄氏那儿哭得有些酸胀的眼睛始终不太舒服,她闭眼歇了歇。

  脑海里浮现起了一张少女容颜。

  皮肤算不上白皙,鹅蛋脸,柳叶眉弯弯,樱唇小巧,爱穿红衣,举手投足间自有贵女的傲气,只往那儿一站,就让周遭的人聚了目光。

  那便是安冉县主。

  她有骄傲的本钱,也有不讲理的筹码。

  除了几个一样有封号,出身丝毫不逊色于景国公府的贵女,哪个也不敢当面与安冉县主争锋。

  同样是骄纵,杜云萝的那些小性子在安冉县主的手段跟前,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杜云萝有家中长辈呵护,安冉县主更是老公爷的明珠,怎么瞧怎么好,小公爷看不过眼想训斥安冉县主几句,都要挨老公爷一顿骂。

  这样的同龄女,杜云萝是不会莽撞到去触霉头的。

  杜云萝不傻,杜云瑛更是精明人,杜家几个姐妹,只有杜云诺会和安冉县主来往。

  而安冉县主对穆连潇的心思,在她相熟的姑娘们之间,并不是什么秘密。

  前世,年老之时,杜云萝想过,既然定远侯府的二太太练氏要找一个骄纵的姑娘,为何不干脆选了安冉县主?

  以安冉县主的脾气,穆连潇身边更加没个清静了。

  可转念一想,倒也通透了。

  安冉县主闹腾,可不会只闹长房,整个定远侯府只怕是鸡犬不宁了,偏偏她的出身摆在那儿,练氏只能干着急,等到二房事成时,练氏也拿捏不住安冉县主。

  杜云萝会因为心灰意冷而让练氏摆弄,安冉县主却不会。

  况且,如今外头都传言,小公爷的原配卧床多年,怕是撑不住多久了,到时候,极有可能是廖姨娘扶正,毕竟,老公爷是把安冉县主和她哥哥看成了手心肉。

  这位廖姨娘一旦扶正,安冉县主从庶女成了填房嫡女,如此难啃的骨头,练氏的牙口可吃不消。

  不过,也只有杜云萝知道,在数年后,廖姨娘依旧是廖姨娘,老公爷再宠安冉县主,儿子的填房依旧选了名门贵女。

  “安冉县主的及笄礼,我正愁着要送她什么才好呢。”杜云诺一副纠结模样。

  杜云萝睨了她一眼:“那是景国公府的明珠,除了僭越的东西,其余的能缺什么?要我说呢,不过就是一份心,四姐姐与县主是表姐妹,心意到了就好了。”

  “表姐妹吗……”杜云诺眸色一暗,唇角带了几分讥讽,“我这等身份,算什么表姐妹!”

  杜云萝坐直了身子,凑到杜云诺面前,盯着她的眼睛:“怎么就不是了?四婶娘这般疼姐姐,姐姐可别妄自菲薄,这话要是叫四婶娘听见了,岂不是要伤心了吗?”

  杜云诺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晓得刚才是失言了,双手合十恳求道:“我心里清楚,母亲是真心疼我的,好妹妹,可千万……”

  “姐姐只管放心,”杜云萝俏皮眨了眨眼睛,“我不会告诉四婶娘,也不会和莫姨娘说的。”

  提起莫姨娘,杜云诺干巴巴笑了笑。

  杜云萝看得出来,就算杜云诺日日跟着廖氏,把廖氏哄得高高兴兴,在她心底里,最要紧的还是莫姨娘。

  “有些话呢,你知我知,说出去了,就不好了。”杜云萝伸出手,小指勾住了杜云诺的小指,“我们说好了的。”

  杜云诺由着她自说自话地拉勾,木然点了点头。

  直到出了安华院,叫那带了暖意的春风一吹,杜云诺才醒过神。

  偏过头见浅禾手中提着个乌木食盒,杜云诺诧异:“这是什么?”

  浅禾叫她问得一怔,看了看盒子,又看了看杜云诺:“是五姑娘给姑娘的糕点呀,姑娘叫奴婢拿着的。”

  杜云诺轻咬下唇,她是真的迷糊了,叫杜云萝那么一句话给说迷糊了。

  有些话,你知我知。

  耳边似是又听到了杜云萝那铃铛一般的声音,杜云诺缩了缩脖子,心思沉沉走了几步,透过游廊的花窗正好瞧见另一头石榴花盛开,那抹似火的红色扑面而来。

  她猛得顿了脚步。

  爱穿红衣的安冉县主。

  若是安冉县主知道定远侯府属意杜云萝,又会如何呢?

  杜云诺哧哧笑了,这些她知杜云萝知的事情,要是说出去了,到底会多不好呢?

  刚刚她们拉了勾,用的就是这小手指呢。

  缓缓抬起手,珍珠色的指甲盖小巧玲珑,点在樱唇上,杜云诺笑着偏过头来:“浅禾,五妹妹染了指甲呢,我瞧着挺好看的,回去后,我也染一个吧。”

  浅禾不知她为何提起这一茬来,但还是乖顺着点头:“姑娘的手啊,染了一定好看,等回去了,奴婢就去准备。”

  安华院里,杜云萝饮了一盏凉茶。

  做老太太的时候,日日不得安眠,每日睡得少也睡得浅,如今才回来几日,便有了闺阁姑娘们的娇柔,颇有些睡不醒。

  凉茶醒神,一杯下肚,整个人稍稍清醒了一些。

  她与杜云诺说的话是意有所指,她相信,就算杜云诺一时没反应过来,事后琢磨起来,也会明白的。

  她就是希望杜云诺去安冉县主跟前说道。

  杜家和定远侯府这暗悄悄的试探,未必能定下来,到最后弄得不了了之,绝不是杜云萝想看到的局面。

  这个时候,需要的是猛药。

  安冉县主一闹,老公爷必然惊动。

  以老公爷那护短的脾气,是断不会让安冉县主嫁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征战的穆连潇的,他只会恨不能快刀斩乱麻,绝了安冉县主的念想。

  而练氏那里,不懂老公爷的心思,怕老公爷拗不过安冉县主,定要先下手为强。

  杜云萝靠着引枕,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点着桌面,回忆起了前世的那封圣旨。

  定远侯府的二房为了逼杜家,进宫求来了赐婚的圣旨。

  既是逼婚,也是断她的后路。

  等穆连潇战死之后,有圣旨在,就算杜家起了接回杜云萝的心思,就算杜云萝自己要改嫁,都是不成的,她只能留在定远侯府,由练氏摆布。

  而现在,杜云萝想要那圣旨,她要用安冉县主来逼着练氏再去求圣旨。

  这一次,她依旧要捧着圣旨嫁进去。

  圣旨是她的尚方宝剑,这种“名正言顺”能让她省去很多麻烦,更要紧的是,她要用这把当年抵在杜家、抵在她脖颈上的利剑,来让定远侯府的二房尝一尝滋味。

  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她有些期待。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