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十三章 打发

第十三章 打发

  夏老太太盘腿坐在罗汉床上。

  她一身赭色如意襟盘扣袄子,配了一条同色的马面裙,回字暗纹底的料子绣了松鹤,半黑半银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用青松石抹额固定了,显得沉稳又富态。

  夏老太太抬手轻轻拍了拍杜云萝的腰,袖口露出一只清透的青玉镯子来。

  “我听底下人说,你前些日子魇着了?”夏老太太仔细盯着杜云萝的眼睛看,见她眼下没有明显的黑色,稍稍放心一些。

  杜云萝答道:“做噩梦嘛,一年总会有这么一两次,不碍事的。”

  “话是这么说,”夏老太太笑得慈祥,“昨儿个夜里打雷,可歇好了?”

  祖孙两人细细说着些生活上的琐事。

  屋里动静不大,她们也没有特地压住声音,这一问一答都落到了周围人的耳朵里。

  杜云瑛手上动作一顿,没有抬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苗氏的心越发沉了。

  不多时,杜云瑛面前的小碗里堆起了核桃肉。

  夏老太太瞧见了,不疾不徐道:“云瑛,差不多了,就一只鸟儿,一口气能吃多少。就这些吧,你送到书房里去。”

  杜云瑛应了一声,掏出帕子擦了擦手,仔细捧着小碗出去了。

  夏老太太又道:“怀平媳妇,你那里事多,自顾自忙去吧,等得空了再过来。”

  怀平媳妇指的就是苗氏。

  怀字辈四个媳妇,大媳妇杨氏随着丈夫赴任,夏老太太就把中馈交到了苗氏手中。

  这事体繁琐辛苦,但体面又有油水,苗氏甘之如饴。

  甄氏身子骨偏弱又不爱出风头,苗氏不怕她争权,反倒是四太太廖氏,明里暗里地想分一杯羹。

  平日里,夏老太太抛出这么一句话来,苗氏定是要和一只高傲的孔雀一般在廖氏跟前转了圈,喜滋滋地去听婆子娘子们回禀的,可今日……

  苗氏咬紧了牙根。

  这是有话要与三房的人说,趁机打发她们母女吧。

  苗氏没说话,偷偷睨了廖氏一眼,见后者笑得没心没肺的,不由暗戳戳骂了一句“傻子”!

  夏老太太打发了二房,难道还会留着四房在这里听?等她一走,指不定又有什么理由冒出来让廖氏和杜云诺走人呢。

  苗氏吸了一口气,堆了笑容:“老太太,我那儿……”

  话才出了口,就叫夏老太太打断了。

  “晓得你忙,让你去就去吧。你的孝心我知道,这儿伺候的人多,你不用记挂。”夏老太太陈恳道。

  苗氏憋在胸口的火差点窜出来。

  往日里,莲福苑里的几个婆子没少嚼舌根,说苗氏不懂伺候婆母,每日里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连请安都是来报道一般,露了脸就走了。

  苗氏听闻时气得几乎背过去,她日日忙得脚不沾地,却说得好似她躲懒一般。

  偏偏那都是莲福苑里的下人,苗氏再不满意也轻易动不得,只能生闷气。

  话又说回来,不是夏老太太动了嘴皮子,底下人敢这么说话?

  苗氏藏在衣袖里的手攥得紧紧的,这个前提下,她还能冒出一句“我不忙”来?

  平素里,要不是怕廖氏分权,她恨不能日日都跟夏老太太说她有多辛苦多忙碌。

  苗氏脸上挤出笑容来:“老太太体贴,媳妇却不能不懂规矩。”

  夏老太太哈哈笑了两声:“去吧,等得了空了,再来陪老婆子说话。”

  说到了这个份上,苗氏也没法再留着了,起身告了罪,退了出去。

  廖氏是个晓事的,见此,主动提了告退。

  杜云诺想留,脑袋瓜子转得飞快,想要寻出个由头来。

  “四姐姐,”杜云萝突然出声,见杜云诺茫然抬头,道,“前几日姐姐教我的络子,我打不好,姐姐再指点指点我吧。”

  夏老太太满意颔首:“姑娘家,就该凑在一块打打络子、绣绣花,去吧,西梢间那儿光线好,不伤眼睛。”

  杜云诺张了张嘴,没法拒绝,只能叫杜云萝拖着走了。

  等入了西梢间里,杜云诺甩开了杜云萝的手:“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三伯娘要和祖母说你的婚事呢,这个当口不盯着些,还避出来?”

  杜云萝垂眸,低声道:“我知道呀。”

  “知道还……”杜云诺无奈了,“我们都在那儿,你多说几句软话,我和大姐也帮着劝劝,指不定这事儿就揭过去了……”

  杜云萝嘲讽一般地扯了一下唇角。

  甄氏面对夏老太太,多少是会吐露真言的,而这些真言,杜云萝根本不想让杜云诺知道。

  她前两日特地误导了杜云诺,当然不希望甄氏几句话就泄了她的老底,干脆支开杜云诺。

  况且,杜云诺煽风点火的本事不差,那几句劝言一出,事情只会更加难看了。

  “我晓得你为我好,但你想啊,祖母是个看重规矩脸面的,要是她本就存了拒绝的心思,我母亲说上几句倒也无碍,若祖母是想答应的,我们一个两个唱反调,祖母下不来台面,岂不是更加生气?到时候,咬死了要我嫁过去,你说,我怎么办?”杜云萝压着声,附耳与杜云诺道。

  杜云诺细细一琢磨,道理是这个道理,可与她的本意不合。

  她一来要看戏,二来要点火,现在左右都够不着了,实在是不甘心。

  “你说,祖母会不会听了三伯娘的劝,直接拒绝了?”杜云诺急切问着。

  杜云萝摇了摇头:“祖母心中自有一杆秤,无论我母亲说什么,祖母都要和祖父商议过后再回复石夫人的。”

  杜云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锦灵送了打络子的彩线来,杜云萝在窗边坐下,手上灵巧做事。

  杜云诺的心思都在东稍间里,可惜那边动静小,即便她竖起了耳朵也听不到一言半语的,来回踱了几步,只好依着杜云萝坐下。

  “母亲会尽力帮我的,心急也无用。”杜云萝柔声道。

  杜云诺支吾应了,托着下巴看着窗外,心中道:杜云瑛送个核桃肉怎么耽搁了这么久?若是快些回来,她们说不定还能到东稍间里去听一听呢。

  等了一盏茶的工夫,眼瞅着一个鹅黄窈窕身影从院外进来,杜云诺眼睛一亮:“三姐姐回来了!”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