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十六章 正宾

第十六章 正宾

  夏老太太睨了苗氏一眼,心中透亮。

  请的正宾的身份高低,关乎姑娘家的名声。

  苗氏娘家那儿,仅存的几个高品命妇,都是一把年纪,连走动都困难了,年轻些的,又与苗氏半斤八两。

  往相熟的姻亲家里去寻,苗氏可不敢越过夏老太太独自做决定。

  夏老太太看向杜云茹和杜云萝。

  杜云茹及笄时,请的正宾是甄氏娘家的一位姑母,嫁出去之后夫家官运亨通,自己也当了淑人。

  这靠的是甄氏的脸面。

  而等将来杜云萝及笄的时候……

  夏老太太心中自有盘算,若是杜云萝和定远侯世子的婚事定下,及笄礼的正宾越发不能马虎了,夏老太太抛出这张老脸,也要去请一品、二品的诰命夫人来。

  眼下,在杜云瑛这里,她需要铺路,免得到了两年后,让别人说她太过厚此薄彼。

  她可不希望杜云萝听些莫名其妙的风言风语。

  夏老太太眯了眯眼睛,思忖道:“过年时,怀让媳妇的嫂嫂来拜年,有提过她的一个妹妹新封了宜人吧?”

  苗氏闻言,提着的心落了一半。

  杜云茹当时是靠着甄氏的体面,苗氏虽眼红,但也不至于叫嫉妒冲了脑,也要给杜云瑛寻一个淑人来。

  若是能有个宜人当正宾,也是不错的了。

  毕竟,杜公甫风光的时候已经是老皇历了,杜家现今这几个走仕途的,实在是落差有些大,苗氏自个儿的丈夫,更是连进士都没谋到,********打理杜家的产业了。

  “嫂嫂不在京中,这……”苗氏说了她的担忧。

  杜怀让的媳妇杨氏的娘家嫂嫂姓黄,宜人是杨黄氏的娘家妹妹,这关系说不上十万八千里,但也不是什么近亲了。

  杨氏若在京中,去娘家那儿探个口风,说一说好话,也就成了,可杨氏并不在。

  夏老太太也明白这其中关系,道:“这事儿交给老婆子,杨家那儿,我使人去说。”

  得了夏老太太这句话,苗氏吃了定心丸了,忙不迭点头:“那就有劳老太太费心了。”

  “都是我的亲孙女,什么费心不费心的。”夏老太太哈哈笑道。

  苗氏脸上笑容亲切,不住说着讨喜话,心里忍不住啐了一口,夏老太太的偏心,但凡是长眼睛的都看得到,这话说出来也不怕老脸发红。

  夏老太太又问了几句宴请的事情,见一样样都有条不紊的,也就不多插手了。

  杜云萝在莲福苑里陪夏老太太用了午饭,才回安华院里歇午觉。

  锦灵替她掖了掖被角,杜云萝吩咐道:“使人去二门上瞧着,等四姐姐回来了,就来与我说一声。再把素云坊的点心装上,我回头给四姐姐送去。”

  锦灵含笑应了。

  杜云萝一觉睡醒,锦蕊伺候她梳头,锦灵进来禀了一声,原是杜云诺回来了。

  待收拾妥当了,杜云萝让锦蕊提着食盒,一道往安丰院去。

  安丰院是四房院落,地方宽敞。

  杜怀恩和廖氏住了正屋,西跨院里住了莫姨娘,东跨院原本是杜云澜的院子,在杜云澜搬去前院后,廖氏简单整修了一番,给了杜云诺。

  一进安丰院,便有小丫鬟笑着过来问安。

  杜云萝先往正屋去,廖氏有些疲乏,说了两句话,便让她去东跨院了。

  东跨院里得了信,杜云诺在月亮门里迎她。

  杜云萝接过食盒,冲杜云诺笑了:“晓得姐姐喜欢四喜饼,我放了好几个。”

  杜云诺浅浅笑了:“你也太急了,亏得是雨停了,若不然又要打湿了。”

  “四喜饼,新鲜的好吃,再摆下去,失了味道。”杜云萝跟着杜云诺进了屋子,在东间里坐下。

  丫鬟上了茶水。

  杜云萝闻了闻,是碧螺春。

  “三哥哥给我的,他喜欢这个,”杜云诺含笑道,“我临走前来不及吩咐,你又来得快,还没备好红枣茶。”

  “偶尔换换口味,也很好呀。”杜云萝抿了一口,清香润口,整个人都清明了几分,“今日及笄礼如何?”

  “行礼的花厅里,满满当当的,我一眼看去,一个个全是招惹不起的,你还记得睿王府的那个惠郡主吗?最是势利眼了,今日也在呢。说起来,要不是陪母亲去,我这等身份,可入不了席。”杜云诺笑容有些低落。

  杜云萝只好顺着安慰几句,心中多少有些嘀咕。

  以她对杜云诺的了解,这个四姐姐素来不是一个隐藏心思的高手,在景国公府里,她事成了也好,失败了也罢,总会在面上流露出情绪来,而不是像现在这边哀怨自己的出身,决口不提安冉县主。

  单论嫡庶,被老公爷捧在掌心的安冉县主是庶出,那位生母与宫中嫔妃沾亲带故的惠郡主也是庶出,只是因为家世不同而高人一头。

  而杜云诺,说起来廖氏总归和廖姨娘是亲姐妹,安冉县主与她也算是近亲。

  若不然,安冉县主那骄纵性子,又怎么会和杜云诺往来。

  杜云诺不肯明说,杜云萝也不好直问,转着弯儿试探了几句,也就作罢,只提及笄礼的事情。

  快到掌灯时,锦蕊提醒了一句,杜云萝才起身告辞,往清晖园去。

  甄氏屋里已经摆了饭,催着杜云萝洗了手,才让姐妹两人坐下用饭。

  待撤了桌,上了水果,外头的婆子抬声禀了一句,杜怀礼回府了,去莲福苑里请了安便回来了。

  等了会儿,才等到了杜怀礼。

  杜怀礼才过了而立之年,儒雅而俊美,穿着官服,显得身形挺拔。

  他吃了酒又吹了风,脸上有些红,一双眸子愈发晶亮。

  杜云萝和杜云茹问了安,甄氏瞪了杜怀礼一眼:“吃得满身酒气,也不怕熏到了囡囡们。”

  杜怀礼笑容温和,也不说什么,只从怀中掏出一封信,交给甄氏,自己去了净室梳洗。

  杜云萝好奇,凑过去看。

  甄氏一见那信封上熟悉的字迹,眼睛就有些红了,赶忙从已经拆开的封口中取出信来,细细品读。

  杜云茹也认出了字迹,问道:“四弟说什么了?”

  甄氏来回看了两遍,合掌念了声佛号:“云荻说他一切都好,七月时书院会放假,他要回家来。”

  杜云萝怔了怔。

  七月……

  她记得的,前世也是这个七月,回家的杜云荻陪着甄氏和她一道去上香,而她,也是头一回见到了穆连潇。

  当时,他们的婚事已经不了了之,而也是因为这一面,才有了后面的圣旨、婚姻、一切的一切。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