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十七章 俏皮

第十七章 俏皮

  京郊的婆驼山,从山腰到山脚,庵堂寺院隐在绿色之中,统共百余座。

  一年四季,香火鼎盛。

  那年杜云萝遇见穆连潇便是在半山腰的法音寺。

  她随着母亲兄长去替要出阁的杜云茹祈福,却偶遇了穆连潇。

  当时的一切,杜云萝都只当是意外,可直到暮年时才恍然,偶遇也是练氏一计不成又施一计的谋算,这世间,原本就没有那么巧的事情。

  曾经怨恨过那日相遇,怨恨过嫁入定远侯府,可时至今日回想,杜云萝甚至有些感激练氏那时的谋算,若不然,她怎么会了解,穆连潇真的是一个她值得等上一辈子,再求一辈子的人。

  是个她但凡有一丝机会,都绝不愿意错过的人。

  杜云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杜云茹连唤了她几声都没有回应,无奈道:“母亲,你看她,又傻了。”

  “浑说!”甄氏点了点长女的眉心,“定是想念云荻了。”

  杜云茹眸子一转,哼道:“这个小没良心的,才不会想云荻的,只会想着云荻带什么好玩意儿给她。”

  说完,伸出双手捏住了杜云萝的双颊,杜云茹笑着道:“是不是呀,五妹妹。”

  杜云萝猛然回过神来,看着近在咫尺的杜云茹的脸,茫然道:“姐姐说什么?”

  “说你在想什么呢。”

  杜云萝心中一动,想穆连潇这样的话是断不能出口的,她灵机一动:“想四哥呀,四哥什么时候回来?回来多久?给不给我们捎东西?”

  杜云茹扑哧笑出了声:“我就说吧,这最后一句才是最要紧的。”

  杜云萝不知何意,见杜云茹只顾着笑,便眨眨眼看着甄氏。

  甄氏忍不住笑,又连连摇头,笑够了才解释了两句。

  杜云萝撅了撅嘴,细细一想,自己也笑了。

  能蒙混过关,又得母亲姐姐一笑,真假,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信上说了,”甄氏把信纸摊在桌上,指给两个女儿看,“山长要回乡过中元,七月初就放假,等到二十三时再上课,中间有半个多月,云荻离家近,正好回来。”

  杜云萝点头。

  十五岁的杜云荻是个爱读书会读书的,小时候在族学里功课就格外出色。

  因着是独子,杜怀礼没少在儿子身上下功夫,往常下衙之后就指点他。

  到了八岁时,杜公甫考校功课,见杜云荻通透,格外欢喜,带在身边教了五年,又让他下场比了一比,杜云荻争气,给杜公甫添了脸面。

  杜云荻的文章叫杜公甫当年的同科、告老后开办历山书院的韩山长看到了,喜欢不已,杜公甫琢磨着孩子跟在自己身边早晚要成了井底之蛙,又怕家中女眷娇宠惯坏了好苗子,便干脆送去了历山书院。

  这一入学,也有小两年了。

  也亏得历山书院离京城不远,逢年过节时总能回来住上几日,便是要捎带些东西也还便宜。

  即便如此,自打过年后,甄氏就没见过儿子了,这么一算,也有小四个月,不由就开始眼巴巴地数日子:“还有两个月这样就回来了,也不知道过得如此。”

  杜云萝笑盈盈安慰她:“哥哥又不是头一回去,早就习惯了的。母亲放心,定然是吃好穿好,还长个头呢。”

  甄氏看杜云萝一边说,一边拿手比着身高,叫她逗乐了:“好好好,囡囡说得对。”

  母女三人说笑了会儿,等杜怀礼梳洗完了出来,又坐在一块说了些京中趣事。

  杜怀礼生的就是副亲切模样,对女儿又不似待儿子一般严厉,妻子又坐在一旁,他说话格外温和,讲得又是些女孩儿们喜欢的话题,其乐融融。

  西洋钟咚咚打了点,眼瞅着时间不早了,甄氏便催着杜云茹和杜云萝回去。

  杜云茹就住在跨院里,总共也就几步路,倒是不叫人担心。

  甄氏唤了赵嬷嬷来,吩咐道:“你送五姑娘回去,一会儿来回个话,我们也好放心。”

  杜云萝不怕走夜路,前世孤零零的岁月里,她早就习惯了黑暗,只是父母的关心她不忍拒绝。

  甄氏送了出来,不住嘱咐着“小心脚下”、“多点几盏灯笼”。

  杜云萝心中暖暖,抱着甄氏道:“母亲再说下去,我就舍不得走了。”

  甄氏心头一软:“不回去就不回去,睡……”

  睡碧纱橱里。

  后头的字还未出口,就听走开了几步的杜云茹跺脚道:“母亲,我才不与云萝睡呢。这个小坏蛋,从小睡觉就不老实,一会儿抢被子一会儿踢被子的。”

  甄氏笑出了声,又赶忙板着脸啐道:“才不稀罕睡你那里呢,囡囡睡娘这儿。”

  杜云萝埋在甄氏的怀里直笑,探出头去冲杜云茹做了个鬼脸:“就是,才不稀罕睡你那里呢。”

  “你你你!”杜云茹青葱手指指着杜云萝,俏丽的模样在灯笼光中愈发柔和好看,“小坏蛋!没良心!小人得志!不理你了!”

  杜云茹三分恼七分笑地转身走了,杜云萝笑了一阵,没有让甄氏去收拾碧纱橱,撒了几句娇,也就回安华院了。

  锦蕊铺了床,伺候杜云萝拆了头发,又细细替她梳理顺直。

  见镜中杜云萝的眼角含笑,锦蕊笑着道:“姑娘这几日开心多了。”

  杜云萝挑眉,透过镜子看她。

  锦蕊抿唇,斟酌着道:“之前姑娘有些沉闷,连笑容都少了许多,奴婢还担心,是不是因着那日魇着了,一直缓不过来,连老太太那儿都有问起呢。这些天眼瞅着是一日比一日高兴了,奴婢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呢。”

  杜云萝了然了。

  她一觉醒来,回到闺阁之中,饶是经历了一世风雨,心绪上也无法调整过来。

  愧疚、兴庆,各种情绪交杂,她又是老妪心态,无法完全融入这豆蔻年华里。

  过了大半月,日日起居,又和甄氏与杜云茹一道说笑,家人的呵护和宠爱让她一点点有了实感,才算是缓了过来,不知不觉间,举止言语里,也有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活泼和俏皮。

  这样,没什么不好。

  比起沉闷的老太太,穆连潇也一定更喜欢现在这样爱笑的自己。

  杜云萝释然:“是啊,这几日是挺高兴的。”

  夜深人静,杜云萝在床上翻了个身,脑袋枕着手臂,暗暗盘算着。

  杜云诺从景国公府里回来了,以安冉县主那雷厉风行的性格,事情成与不成,这几日就会有结果了。

  她只要等着便好。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