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十九章 风言

第十九章 风言

  甄氏的这番话夏老太太爱听,连声道:“说得不错,说得一点也不错。才定亲就如此了,等云瑚过门,二郎保不准能得头甲呢。”

  夏老太太高兴,身边丫鬟婆子赶忙迎合奉承。

  一人一言,说那沈家大郎进京时是二十三岁,有儿有女,因着从前沈家困难,他作为长子要扛起家业,至于仕途,只能是梦里想一想了,就盼着多攒些银两,莫要耽搁了弟弟的前程。

  直到和杜家定亲,眼瞅着日子变化了,杜家大郎才听了家中劝,重新捧起了书册。

  也是命该如此,春闱时中了。

  这些话说得老太太心花怒放,杜家的姑娘,本就该有如此好命数。

  苗氏坐在一旁,脸上堆着笑,心中却忍不住啐了一口。

  进士,进士是那街口的烧饼,想得就得了?

  杜怀平考了多少回了,还不是次次名落孙山,到最后只能顶着个举子名头帮着家中打理生意?

  官太太,苗氏做梦都想做官太太,家中妯娌们人人都是,就她头出角,什么都不是。

  这要是换作在寻常人家,出些银子捐个官,偏偏杜家“老实本分脚踏实地”,不肯捐官,让苗氏只能眼馋。

  她这辈子要当个诰命,大概只能指望儿子争气了。

  廖氏说了不少好话,突然话锋一转,道:“老太太,云瑚定了亲事,往下就是云瑛了呀。”

  苗氏抬眸看向廖氏,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苗氏知道,杜云萝的婚事快要定下了,这等于是越过了杜云瑛和杜云诺。

  杜云诺心里好不好受,苗氏不知道,但她知道,她自己和杜云瑛心中是相当不舒坦的。

  “是啊,是到年纪了。”夏老太太若有所思地道。

  苗氏悄悄看了一眼身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杜云瑛,暗暗叹了一口气。

  杜云瑛和杜云瑚只差了几个月,现在却是截然不同的状况。

  苗氏怕再说下去,女儿会越发不好受,赶紧转了话题:“信上说,云韬媳妇怀上了?”

  见苗氏盯着她,杜云诺便应声道:“二伯娘,信上是这么写的,说大嫂半个月前诊出来的。”

  廖氏弯着眼睛直笑。

  苗氏背后一凉,一下子明白过来,当即想甩自己一个耳刮子,她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果不其然,夏老太太深深看了她一眼:“云琅也不小了,早些定了日子,把馨丫头娶进门吧。你怕云琅没个正行,娶了媳妇,就不一样了。”

  苗氏讪讪笑了笑,想糊弄过去,见夏老太太一副较真模样,只好点头。

  馨丫头指的是夏老太太娘家外甥的女儿夏安馨,今年刚刚十四,比杜云琅小了三岁。

  要苗氏说,杜云荻和夏安馨的年纪合适些,再不行,杜云澜也成,却偏偏说给了杜云琅,夏老太太分明就是在安插眼线。

  这些念头盘旋在脑海里,苗氏就一直以夏安馨年纪小拖着。

  可眼瞅着来年夏安馨也要及笄了,她难道还能以年纪为由拖下去?

  苗氏应归应,多少有些坐立难安,干脆借口打理事物,带着杜云瑛先一步离开了。

  其余人见此,便也都散了。

  夏老太太独独留下杜云萝,道:“一会儿蒸粽子,你打小喜欢怀让媳妇包的大枣馅。”

  杜云萝笑着答应了。

  祖孙两人说了会子话,就听外头院子里一阵问安声,很快,有人打帘进来了

  杜云萝站起身,抬眸望去,是杜怀平。

  杜怀平绷着脸狠狠剐了杜云萝一眼,这才朝夏老太太问安。

  杜云萝一肚子的莫名其妙,却还是福身唤了“二伯父”。

  夏老太太看在眼中,恼道:“做什么?大中午的过来,连话都没说,先甩云萝脸色!”

  杜怀平晓得夏老太太偏心,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情绪,道:“母亲,您别生气,实在是……云萝啊,姑娘家最要紧的是名声!”

  杜云萝皱了皱眉头。

  夏老太太的目光在杜云萝身上一顿,外头说杜云萝的无外乎骄纵任性,这家里人人知道,杜怀平这时候发什么脾气?

  莫非还有别的?

  夏老太太略一思忖,道:“云萝,别听你二伯父胡说八道,去西梢间里看会儿书,等会儿陪祖母吃粽子。”

  吩咐完了杜云萝,夏老太太又与杜怀平道:“还有你,给我好好交待,又听了什么风言风语的,跑来训斥云萝!”

  被冠以胡说八道名号的杜怀平心中火烧一般,碍于夏老太太,到底不敢放肆,垂着头在八仙椅上坐下了。

  杜云萝退了出来,在西梢间里来回踱了几步。

  杜怀平每日一早就会去铺子里,从不躲懒,却在这个时候回来,怕是在街上听说了什么。

  莫非……

  莫非是安冉县主?

  从她及笄起也有几日了,若要发作,也到时候了。

  这么一想,杜云萝推开了窗子,朝正与丫鬟们说话的锦蕊招了招手。

  锦蕊瞧见了,赶忙过来,笑盈盈道:“姑娘。”

  “你仔细听着,”杜云萝隔着窗沿,探出身去,附耳与锦蕊道,“今儿个一早锦灵就出府去了,你回去看看,她要是回来了,就赶紧让她到这儿来,我有事儿问她。”

  锦蕊一听杜云萝是找锦灵,笑容微微一窒,可她脑袋清楚,想起刚刚杜怀平臭着一张脸进了东稍间,多少就猜出了些什么,低声问:“姑娘,是不是今日街上发生了什么?”

  “你倒是机灵!”杜云萝睨了她一眼,挥手道,“有没有发生事体,要问了锦灵才晓得。”

  锦蕊颔首:“好嘞,奴婢这就回去寻她。”

  说完,锦蕊快步走了。

  杜云萝半关了窗棂,走到帘子边,竖起耳朵听了听,却是没有声响。

  毕竟隔着中屋,杜怀平只要不高声说话,这儿确实听不见。

  杜云萝只好死了心,按捺住性子,在书桌边坐下,顺手取了一本书,随意翻了翻。

  却是半点儿看不进去。

  无奈地把书放下,杜云萝揉了揉眉心,这才醒来一个月左右,整个人就有些浮躁了,连静心都做不到。

  等了一刻钟,中屋里传来脚步声。

  杜云萝过去,悄悄掀开帘子一角看了一眼,只见杜怀平一脸苦闷地往外走,大步流星,全然不知周围动静。

  杜云萝愕然,杜怀平这就走了?

  直到透过窗户瞧见杜怀平出了莲福苑,杜云萝才算确定,他已经离开了。

  这火气冲冲地来,又闷声不响地走,这唱得是哪出戏?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