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十章 风语

第二十章 风语

  杜云萝闹不明白了,正琢磨着,就见兰芝进来了。

  兰芝是夏老太太的左膀右臂,从小丫鬟做起,一步步到了今日的大丫鬟,为人本分又踏实,在府中人缘极好。

  “姑娘,”兰芝福了一福,笑了,“老太太乏了,请您先回安华院。”

  夏老太太要打发她走?

  杜云萝上前挽了兰芝的手,凑过去笑道:“兰芝姐姐,刚刚二伯父为什么生气呀?是不是连祖母也恼了?”

  兰芝笑容不减:“姑娘放心,老太太没有恼,就是有些疲乏,姑娘只管回去。老太太还吩咐了,让奴婢去小厨房里瞧瞧,看那粽子熟了没有,熟了就给姑娘送去。”

  兰芝不肯露口风,她能在莲福苑里站住脚,最要紧的是嘴巴严实,不管来问话的是老爷太太、还是丫鬟娘子,不能说的事体,她是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杜云萝晓得兰芝性格,也就做了罢,只道:“姐姐再帮我多盛一碟红糖。”

  兰芝扑哧笑了:“姑娘这般爱吃甜,也亏得牙口好呢。”

  说笑了两句,兰芝先出去了。

  杜云萝定了定神,她细细琢磨着刚刚杜怀平说的话,怎么想都应该与安冉县主有关,只是这都是她的猜测,在有消息之前,做不得准。

  夏老太太既然推说乏了不肯见她,杜云萝干脆往回走,指不定半途能遇见锦蕊和锦灵呢。

  许妈妈送了杜云萝出院子,转身回了东稍间。

  夏老太太斜斜靠在罗汉床上,半阖着眼养神,听见动静,也没有睁眼,道:“云萝回去了?”

  许嬷嬷在脚踏上坐下,主动替老太太捏着腿:“回老太太,五姑娘回去了。刚还一个劲问奴婢,老太太是真乏了还是生气了,急得都要掉眼泪喽。”

  夏老太太心情不畅,听了这话,面色才好看了些:“真是孝顺孩子,没白白疼她。”

  杜云萝受宠,许嬷嬷也不介意平日里随口帮着说几句好话,况且又能哄得夏老太太高兴。

  “五姑娘是个好孩子……”许嬷嬷说到这里顿了顿,悄悄睨了夏老太太一眼,见她面上不现喜怒,斟酌着道,“老太太,二老爷说的事体,一来真假不定,二来,便是真的,五姑娘也是受了无妄之灾。”

  “哼!”想起杜怀平的话,夏老太太就冒了火气,“怀平气急败坏地回来,难道还能是空穴来风?”

  许嬷嬷讪讪笑了笑,想起刚刚杜怀平说的那些事体,她也觉得难堪。

  “我晓得,这和云萝无关,她自己还半懂不懂的,能惹出什么闲话来?”夏老太太摇了摇头,很是无奈,“我也不怪怀平,换作是谁,在外头听了那些话,都要生气了。”

  “那位县主说话做事素来如此……”许嬷嬷说到这里,也就不往下了。

  安冉县主再怎么不是,她一个做奴婢的,也不能长短都挂在嘴上,即便是这里只有她和夏老太太两个人,许嬷嬷也记着谨慎两字。

  夏老太太说话则直接许多,安冉县主的名声,她也是听闻过的:“我原本以为,世人编排总有夸张的时候,外头说我们云萝不也是那么几个词翻来倒去的?

  我从前,还真没有拿恶意想过她。今日一听,当真是开了眼界了,哪有姑娘家那般作风的?

  饶是心有所属,也没有越过长辈,直接去和世子表露心机的道理。”

  许嬷嬷苦笑,如今的小姑娘们,果真的胆大到了让人下巴都掉下里的地步了,刚才杜怀平说到安冉县主拦住了穆连潇时,她都以为自个儿年纪大了,耳朵不中用了。

  “其实,奴婢觉得,世子爷应对得也是得体,只是没料到……”许嬷嬷还是站在穆连潇的立场说了两句。

  “他推说人生大事当依长辈,也是情理之中的。毕竟是国公府的掌上明珠,他冷冰冰地拒了,回头老公爷该不高兴了。”夏老太太叹息道,“可他和云萝正议亲……哎!云萝不知道,世子大抵也是不知道的,这婚事,原本就是长辈们说定了才算。”

  “正是这个理。”许嬷嬷颔首。

  两家议亲,穆连潇毫不知情,他如此回答是很得体的,可落在了知情的安冉县主耳朵里,就全成了拒绝和推托,当即气得不行,对着穆连潇说杜云萝是非。

  动静大了,难免叫其他人听去,你一言我一语的,安冉县主招惹了闲话,杜云萝也跟着遭殃。

  到最后传到了杜怀平耳朵里。

  偏偏杜云萝议亲的事情,苗氏压根没与杜怀平提过,杜怀平一时之间懵了,以为是杜云萝行为不端才会与穆连潇牵扯在一起,这才气势汹汹地赶回来。

  可惜,夏老太太坐镇,别说是训斥杜云萝几句,他自个儿反倒是吃了一顿排头,又晓得是自个儿弄拧了,只能憋着气走了。

  “我晓得怀平着急,云瑛要及笄又要议亲,要是云萝惹了闲话,对云瑛也不是好事,他这个当爹的,怎么会坐得稳?”夏老太太说到这里顿了顿,良久,眸子倏然一紧,哼道,“这家中,人人都为了底下这一个个有出息有前程费心费力,偏就是有人拎不清,自以为是惹出这么多风言风语来!老婆子是不管事儿了,但还没瞎了眼看不到这些捣鬼的!”

  许嬷嬷背后一凉,缩了缩脖子,可又怕夏老太太气坏了身子,劝道:“老太太,不一定是……”

  “你不用帮着开脱!”夏老太太半坐起身子来,等许嬷嬷在她背后塞好了引枕,才道,“议亲的事情,八字才有一撇呢,谁也没有往外说过,怎么就传到安冉县主耳朵里了?去了景国公府上的就怀恩媳妇和云诺。

  怀恩媳妇知道轻重,便是晓得些情况,这等事体也不会与她姐姐说,只有云诺。

  好一个云诺,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偷听了去,又趁着去观礼的时候说三道四!我平日里只当她们姐妹和睦,她倒是好,背后闹出这么一出戏来!”

  许嬷嬷暗暗叹息,她这是想劝也不知道如何劝了,毕竟,连她也认为,这事与杜云诺脱不了干系。

  左右一琢磨,许嬷嬷干脆换了个角度:“老太太,奴婢思忖着,这事儿已经成这样了,外头那些风言风语的,再传下去,世子与我们五姑娘都遭殃。还是要早些请石夫人过来,听一听定远侯府的意思。”

  这话说到了夏老太太的心坎里:“外头传成那样,石夫人也一定会听说,我估摸着,明日就该来了。”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