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十一章 兔子

第二十一章 兔子

  杜云萝刚到安华院,就见锦蕊拉着锦灵往外头走。

  “屋里说话吧。”杜云萝拦住了她们俩,主仆三人入了东稍间。

  锦灵不过前脚刚到,叫锦蕊催着去莲福苑,一时也没闹明白,见锦蕊忙着端茶送水,她赶紧帮了一把手。

  杜云萝指了指的绣墩:“都坐下说话。”

  锦灵看向锦蕊,见她坐了,才跟着坐下。

  “锦灵,我有话问你。”

  锦灵见杜云萝慎重,一时心突突地跳,吞了口唾沫,点了点头。

  杜云萝压低了声音,道:“今日你出府去,在街上可听说了什么?”

  锦灵一怔。

  她是回家去看她娘段氏与弟弟的,为了方便弟弟看病,求了甄氏的恩典,段氏母子两人在外头租了一间屋子。

  贫民百姓的屋子,都是几家人共用一个院落的,段氏眼睛花了,锦灵咬咬牙请了一个小丫鬟,又有邻里相帮,这日子也还能过。

  今儿个回去,一是看望,二是请大夫去给弟弟看诊。

  “奴婢出府后径直去了善明堂请了大夫,然后回了家,等方子妥了,送大夫回去又抓了药,再回家,等煎了药就回府了,奴婢没有在街上多走动,似乎也没听说什么。”锦灵皱着眉头道。

  杜云萝思忖着,又问:“你再想想,有关安冉县主、定远侯世子,亦或是关于我的。”

  一听安冉县主和世子,锦灵诧异不已,本能去看锦蕊,偏偏锦蕊也是一副愕然模样。

  她们跟在杜云萝身边,杜云诺前回又在安华院里说过事体,她们两人多多少少有些察觉,事关主子的将来,她们也没有置喙的道理,就都烂在了肚子里。

  那事体真的就传出去了?

  “是四姑娘?”锦蕊一想就透了,低低喃了一声,见杜云萝看着她,不由心就一虚,主子们的对错,她怎么能随意品评呢,她尴尬地笑了笑,“姑娘……”

  “我知道是她。”杜云萝慢条斯理地开口,“所以,锦灵,你再仔细想想。”

  锦灵蹙眉,她生得好看,饶是皱眉这样的神态都自有一股子味道,让人想起了西施捧心。

  深思许久,锦灵猛然道:“啊呀,难道狄大娘是这么个意思!狄大娘和奴婢娘住一个院子的,平日里帮衬许多,人很热情。今日奴婢煎药时,狄大娘过来与奴婢说了几句。大抵是‘好好的怎么就掺合进了风波了’、‘神仙打架,无妄之灾’,又说什么‘我不信你家姑娘是个胡乱来的,定是气极了胡乱泼脏水’奴婢当时听不懂,追问了两句,狄大娘没有细说。”

  锦蕊心急,埋怨道:“你怎么就不问问明白呢!”

  锦灵也后悔不已,早知道是如此要紧的事情,便是她娘催着她回府来,她也一定要问清楚的。

  杜云萝听了这几句,虽然还摸不透,但多少有些数了。

  只可惜,细节处不足。

  要弄明白其实不难,去请杜云诺来,左弯右绕一番,也就知道答案了,可杜云萝不能那么做,不然在夏老太太跟前,她没法把自己摘干净。

  杜云诺主动去安冉县主跟前说道,和杜云萝设计杜云诺去说道,可是两个意思了。

  饶是可以扮无辜,亦或是去兴师问罪,在老太太眼中就成了不沉稳,又落了下乘。

  话说回来,她从前骄纵,偶尔无理取闹,受不得委屈,却也不是那等会只靠几句猜测就寻衅滋事的。

  杜云萝的指尖轻轻点着桌面,突然听见外头声响,原是兰芝来了。

  兰芝是来送粽子的。

  锦蕊接过了食盒,笑道:“这等跑腿的事儿,姐姐交给小丫鬟们就好,怎劳姐姐亲自跑一趟。”

  兰芝抿唇直笑:“什么跑腿呀,趁着送东西的工夫逛一逛园子看一看春景,自在着呢。五姑娘,锦蕊既不喜欢这差事,往后都别交给她,让她闷在这院子里,看她急不急。”

  锦蕊连声讨饶。

  杜云萝见兰芝手上还有一个食盒,便问了一声。

  兰芝道:“这是给老太爷的,奴婢要送到前头去。”

  杜云萝见此,便道:“姐姐再帮我捎个玩意儿给祖父,是个小铜铃,给芽儿玩。”

  兰芝自是应了。

  锦灵进去取了铜铃,又抓了把铜钱,一并塞给了兰芝。

  兰芝笑着接了,说了两句话,正要走,就听身后一阵问安声。

  杜云萝寻声望去,却是杜云诺来了。

  心思一动,杜云萝不禁笑了,她没有守株,这兔子自己来了。

  显然是这兔子心急,耐不住。

  兰芝盈盈行礼,杜云萝眼珠子一转,上前挽了杜云诺的手,惊喜道:“四姐姐怎么来了?”

  “我原以为你会陪着祖母用午饭,刚浅禾说在园子里看见你回来了,我左右没事儿,过来坐坐。”杜云诺说得随意,见兰芝在,道,“姐姐好。”

  “莲福苑里蒸了粽子,兰芝姐姐送过来了,四姐姐随我进屋一道尝尝吧。”杜云萝请了杜云诺进去。

  杜云诺的目光停在那食盒上。

  大房送了粽子回来,却只有杜云萝才有份,饶是习惯了夏老太太的偏心,杜云诺还是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兰芝见两个姑娘进屋了,又和锦蕊、锦灵说了一声,便往前院去了。

  屋里,锦灵取出粽子和糖碟子,锦蕊取了碗筷来,替她们分了。

  杜云诺只尝了一口,就放下了。

  “四姐姐不喜欢?”杜云萝问她。

  杜云诺晶亮的眸子在两个丫鬟身上转了转。

  杜云萝本就知道杜云诺的来意,见她如此,也就会意了。

  等丫鬟们退出去了,杜云萝才低声问她:“四姐姐,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杜云诺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眼眶泛红,道:“五妹妹,姐姐我、我怕是做错事了。”

  “姐姐做错了什么事?”杜云萝佯装关切,“打不打紧的?可是怕长辈们怪罪?若我能帮得上,我定帮着姐姐说几句的。”

  “若是旁的事情,你定会帮我的,你又受长辈喜欢,有你帮腔,也不会过分怪罪我……”杜云诺顿了顿,吸了吸鼻子,“可这事儿,我怕你都怪我。”

  “到底是什么事儿?”

  “是……是你和世子爷的亲事……”杜云诺说完,见杜云萝瞪大了眼睛,她讪讪笑了笑,“前回去景国公府上,我虽是县主的表姐妹,但你知道的,她对我也就是个面子上的事体,她身边那几个密切的,也不怎么搭理我。

  那日人多,我一个人有些孤零零,格外招眼,就……就想着起了话头,也好和她们看起来亲密些,免得惹了笑话。我没想那么多,就说了世子的事体。

  当然,我没敢明说,就是暗示了几句,又起了话头,又能勾得她们讨论,又没有把话说死。

  我当时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可我没料到,县主对世子……

  前几****才及笄,被拘在府中出不了门,今天一早出去了,竟然寻了世子说道。我屋子里的安妈妈上午出府去,听到了风言风语,我就慌了,我没想到会那样的。

  后来,晓得二伯父气冲冲去了莲福苑,我就晓得坏事儿了,心惊胆颤的,就让浅禾去花园里守着,等你回来了,我就来跟你说一说。”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