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十二章 唱作

第二十二章 唱作

  杜云诺一面说一面不住绞着手中帕子,眼睛红通通的:“五妹妹,这事体是姐姐做错了……”

  “外头说我什么了?”杜云萝张了张嘴,瞪大了眼睛。

  这话一出,倒是杜云诺疑惑了:“二伯父气冲冲去了莲福苑,五妹妹你还什么都不晓得?”

  “二伯父的事体,我也觉得奇怪呢。”杜云萝揣着明白当糊涂,“他进来就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然后祖母就让我去了西梢间,留个二伯父与她说话。没多久,二伯父便走了,兰芝姐姐告诉我,说是祖母乏了,让我先回来。”

  “只是如此?”杜云诺眉头皱了皱。

  “就是如此。”杜云萝笃定点头。

  这几句话是实情,她是半点儿诓骗都没有。

  杜云诺的心思转了转,杜云萝还被蒙在鼓里也好,能让她先下手为强,说上一番好话,把事情尽量推干净。

  思及此处,杜云诺叹了一口气:“那我就告诉你,二伯父到底是为何生气了。”

  杜云诺斟酌了一番,事情一一出口,就见杜云萝的脸颊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到最后沉下了面色。

  “五妹妹……”杜云诺可怜兮兮唤道,伸手要去握她的手。

  杜云萝一把收回了手,恼道:“旁人不知,你难道不知我心情?这婚事成不成且两说,你这般毁我名声!”

  “我知,我当然知你不喜定远侯府。”杜云诺急急接了一句,心中却闪过一丝喜意。

  肯发火,还是有救的。

  她们姐妹一道长大,她最是清楚杜云萝的脾性。

  真的气极了,转身就走,饶是你舌尖绕成了莲花,都要恼你个十天半月的,根本是说什么都不理,便是好言登门去,也是闭门羹。

  若是发火,只要让杜云萝把怨气发出来了,再哄一哄,保准就没事了。

  杜云诺最知道怎么哄杜云萝。

  “五妹妹,姐姐自个儿都慌着呢,这事体出了,能瞒过祖父祖母?”杜云诺垂头丧气,咬住了下唇。

  杜云萝睨了她一眼,嗤笑道:“你自己要面子,在景国公府里胡说八道,现在知道怕了,有什么用?”

  “我是虚荣要面子,可……”杜云诺掏出帕子抹了抹眼角,“可五妹妹,最初时,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我和安冉县主的关系就那样,她心中挂着谁念着谁,我怎么会知道?要是知道是世子,给我一百个胆儿我也不敢拿这事儿说嘴!”

  杜云萝哼了一声,心中暗暗想着,杜云诺的戏倒是唱作俱佳,要不是经历过一世,要不是她暗示诱导杜云诺去露口风,她真的会被杜云诺糊弄过去。

  安冉县主对穆连潇的感情,在与她要好的几个贵女之间并非秘密,杜云诺与县主虽说不上交好,但杜云诺素来会察言观色,抓到蛛丝马迹推测一番也能有答案了。

  “四姐姐这话不对吧?”杜云萝挑眉,直视着杜云诺隐约闪着泪光的眼睛,“若是世子对县主无心,这话就可以往她那儿说了?你还是没有弄明白自己错在哪儿!不是说闲话正好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而是我的名声!现在成了这个样子,我和世子的婚事,成了也就罢了,不成,我还有什么颜面做人?”

  杜云诺的心突突跳了好几下,赶忙过去一把抱住了杜云萝:“是我错了是我错了,你可别说什么做人不做人的,这真是吓死了!”

  中屋里,锦蕊和锦灵搬了杌子坐着,一颗心都扑在里头。

  杜云萝和杜云诺的声音有一段没一段地传出来。

  锦蕊咬紧了牙关,气得浑身发抖:“果真是她!竟还在姑娘跟前这般说道!”

  “你轻点儿!姑娘这是在套话呢!”锦灵捂住了锦蕊的嘴。

  锦蕊拍开了锦灵的手:“就你明白!那你说,姑娘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锦灵正要压着声音说话,就听里头哐当一声,瓷器碎裂的声音。

  锦灵几乎要跳起来了。

  里头杜云萝尖声喊道:“我不管!你走你走你走!”

  锦蕊闻声,当即坐不住了,也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打了帘子往里头去,锦灵也有些慌神,跟着进去了。

  定睛一看,装了粽子的瓷碗碎在了地上,被杜云诺箍着的杜云萝脸上梨花带雨。

  没出什么大事儿,锦灵稍稍松了一口气,姑娘们争执,十有八九最后都是如此收场,她们也习以为常了,最要紧的,是赶紧收拾了这一地碎片,免得一言不合又闹起来,最后伤了人。

  锦蕊对杜云诺有气,但面上不好表露,上前安抚杜云萝。

  锦灵收拾好了,劝道:“四姑娘,这儿交给奴婢们吧……”

  杜云诺应了一声,把杜云萝交给锦蕊,自个儿随着锦灵出了屋子。

  安华院里,静悄悄的,主屋里动静大,底下人都听见了,这会儿具是不敢弄出声音来。

  杜云诺唤了浅禾,快步走了。

  锦灵送她到院外,转身回来,被水嬷嬷拉住了。

  水嬷嬷虽是粗使婆子,但模样长得和气,脾气也好,人缘不错,她小心翼翼问道:“锦灵姑娘,咱们姑娘怎么突然间这么大火气?这一个月来,姑娘多好说话呀,怎么……”

  锦灵叹了一口气,谁都知道,这一个月来,杜云萝的脾气比从前好多了,像这次这般摔东西,是头一回。

  “我也说不上,刚刚我和锦蕊都不在梢间里伺候,里头一开始也没什么呀,突然之间就闹起来了……”锦灵讪讪笑了笑,“我先进去看看。”

  锦灵沿着回廊走到屋外,正要打帘子,猛得就顿住了脚步,转身往院门上看去,正巧与兰芝四目相对。

  兰芝怎么回来了?

  锦灵小跑着迎了过去:“姐姐。”

  兰芝往东稍间方向瞧了一眼:“四姑娘回去了?”

  “刚走呢。”锦灵应道。

  “姑娘给的铜铃,芽儿很喜欢,老太爷高兴,让我把这块石头给姑娘送来。我刚刚在半途瞧见四姑娘了,眼睛红红的,我就想着是不是又和五姑娘闹拧了。”兰芝解释了一句,便径直往正屋方向走。

  锦灵本能想拦她,忽然灵光一闪,通透了。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