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十三章 算计

第二十三章 算计

  锦灵赶忙跟上了兰芝的脚步。

  她就说呢,姑娘什么时候给芽儿准备过铜铃,那铜铃分明是要给清晖园里的赵嬷嬷养的那只白猫的。

  甄氏爱猫,碍着身体原因,就由赵嬷嬷养着,闲时抱来逗一逗。

  杜云萝见那白猫活泼有趣,很是粘人,特特寻了个铜铃来,说要系上。

  今儿个说要把铜铃给芽儿,锦灵还很是不解。

  现在想来,倒也明白。

  把铜铃交给兰芝,就是看准了杜公甫素来喜欢礼尚往来。

  但凡杜云萝送了东西去,一定会有东西送回来,杜云萝就是要让兰芝走这一趟,让她亲眼看到她们姐妹争执了。

  毕竟,在杜云诺过来之前,杜云萝已经从她的嘴里晓得了外头事情的大概。

  胸有有数,又怎么会与杜云诺闹成那副样子?

  定是套话做戏嘞。

  锦灵本就聪慧,想清楚了这些,她眼珠子一转,叹道:“刚刚姑娘打发了我和锦蕊,与四姑娘一道吃粽子呢。起先还好好的,后来不知道怎么闹了起来,我们进去时,连瓷碗都砸了。”

  一听碎了瓷碗,兰芝唬了一跳,脚下越发飞快:“可有伤着人?”

  “没伤着没伤着,那瓷碗砸在地上,赶紧就收拾了。”锦灵道。

  兰芝暗暗松了一口气,她是亲耳在夏老太太跟前听了杜怀平的话的,设身处地想,若她是杜云萝,定要气出病来。

  依着杜云萝那性子,只是把瓷碗砸地上,没有朝着人面砸过去,已经是克制的了。

  兰芝念了声阿弥陀佛。

  到了屋外,锦灵打了帘子,高声传了一声:“姑娘,兰芝姐姐来了,姐姐在园子里遥遥瞧见四姑娘哭着走了,就过来看看您。”

  “她哭!我还哭呢!”杜云萝尖声叫道。

  她是在算计兰芝,毕竟,今日姐妹这一场闹,还要透过兰芝的嘴传到夏老太太那儿去。

  让兰芝去了杜公甫那儿再折回,确实是杜云萝的算计,但她也有控制不好的地方,比如兰芝回来的时间。

  锦灵这一句话,让杜云萝清楚了兰芝掌握的消息,心中赞了一句锦灵会说话。

  兰芝迈进了中屋,透过往东稍间的珠帘,她见到抱着锦蕊抽泣的杜云萝。

  杜云萝模样好,便是哭了,也叫人心疼不已。

  在这事体上,兰芝本就偏向杜云萝,一见她如此委屈,眉头不由蹙了蹙:“姑娘,是奴婢。”

  杜云萝吸了吸鼻子,她气性大,却也不会给兰芝没脸,抽着气道:“姐姐怎么回来了?”

  兰芝见她还肯说话,松了口气,赔笑着进去,把石头放到桌上:“芽儿很是喜欢铜铃,老太爷逗着玩,高兴极了,这个石头是老太爷给姑娘的。倒是姑娘呀,怎的哭得如此伤心?这要是让老太太老太爷知道了,心都痛死了。”

  杜云萝闻言,松开了锦蕊,一把抓住了兰芝的手腕:“姐姐与我说实话,二伯父之前气势汹汹地要训我,是为了外头的那些风言风语?因为安冉县主喜欢世子,家里又为我和世子在议亲,所以县主就连我一道恨上了?”

  兰芝的眉心一阵痛,这真也好假也好,她一个丫鬟,哪里能说?

  “我的好姑娘呦!”兰芝捧着杜云萝的脸,见她哭得眼睛都肿了,先让锦灵去打水,才又道,“好端端的,姑娘怎么说这些呀?”

  杜云萝撅着嘴:“刚才四姐姐来与我道歉,说是为了脸面,把议亲的事情在县主及笄礼的时候说出去了,她说她也不知道会弄成这样子。可我真的生气了啊,她的脸面要紧,那我的脸面呢?外头如今都传遍了,我怎么办?”

  兰芝好言哄道:“姑娘,万事有老太爷、老太太,姑娘放宽了心。”

  杜云萝的本意不是与兰芝胡搅蛮缠,见差不多了,也就收手了。

  兰芝帮着锦灵、锦蕊替杜云萝净了面,又说了一通好话,这才急匆匆回莲福苑去了。

  杜云萝斜斜靠在美人榻上缓了缓神。

  醒来之后,并非没有大哭过,但那种悲喜交加下哭出来,和此刻这哭闹是全然不同的,一个是真情流露,一个是半真半假。

  唱戏,果真是累人的。

  尤其对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婆来说,真的耗神耗力。

  杜云萝看了一眼白皙幼嫩的手,她是重回豆蔻,心神也开朗不少,但骨子来还是有些老妇人做派,这等撒泼哭闹砸东西,仔细算算,也有半辈子没做过了吧。

  却是不得不做。

  杜云萝没歇许久,便把锦蕊和锦灵唤到跟前:“锦灵随我去清晖园,锦蕊守着这儿,刚才的事儿,只怕没半个时辰就到处都知道了,到时候少不得有人过来打听,锦蕊,该怎么说有数吧?”

  锦蕊弯着眼睛点头,姑娘留她下来,又是这等要紧事,她心里高兴着:“姑娘放心,奴婢清楚的。”

  杜云萝很满意,锦蕊对锦灵虽是有些小心眼,却不失为一个忠心又聪明的,只要是良性竞争,她是不反对。

  清晖园里,甄氏刚刚得了消息。

  对于幺女,她素来关心,安华院里伺候的人,多是与甄氏身边人沾亲带故的,一丁点小事,自不会胡乱来报,但这等争执砸东西的大事,却没有谁敢瞒着。

  甄氏听了水月的话,柳眉一凝:“与云诺吵起来了?怎么回事体?”

  “里头到底什么个状况,连锦灵也没说明白,只听得哐当一声,后来四姑娘哭着走的,兰芝姑娘替老太爷送东西来,进屋里劝了姑娘,想来老太太那儿,这会儿也知道了。”水月答道。

  “去,使人去唤了锦灵或者锦蕊来,她们两个大丫鬟,总有一个能说明白的。”甄氏拢了拢身上的披肩,催道。

  水月应了一声,出去要吩咐,就见杜云萝带着锦灵来了。

  让守着屋门的小丫鬟通传甄氏,水月赶忙迎了上去:“姑娘,太太正想姑娘呢。”

  杜云萝沉闷应了。

  不热络的态度让水月的心一沉,这定是还憋着气,不高兴呢。

  甄氏晓得杜云萝过来了,听脚步声进了,抬声道:“囡囡,快来母亲这儿。”

  杜云萝扑到榻子前,抱住甄氏的腰,声音沙沙:“母亲,我和世子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了,虽然两家是在议亲,可闹成这样,我还有脸吗?我嫁过去也没脸了!”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