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十五章 妯娌

第二十五章 妯娌

  夏老太太上了年纪,气归气,多少还端着架子,坐得四平八稳。

  等甄氏行了礼,夏老太太就让她坐下了:“你也晓得了?”

  甄氏讪讪点点头:“云萝去我跟前哭了一场。”

  “哭,哪个不哭?换我,我也哭死了!”苗氏语气不善,可见是气坏了。

  夏老太太斜斜看了苗氏一眼,也不说话,只是紧紧抿着唇,苗氏后脖颈一凉,垂下了头。

  轻哼了一声,夏老太太这才满意了些,与甄氏道:“云萝怎么说的?”

  在过来的路上,想要说的话,甄氏已经打了一遍腹稿了,见老太太问起,她便道:“云萝与我交了个底,说是之前就晓得两家议亲的事体了。”

  果不其然,说到了这一句,夏老太太虽不意外,但面上又难看了几分。

  甄氏继续道:“她是听云诺说的,当时只觉得惊愕,有些懵了,但婚姻一事,本就是父母之命,有老太太老太爷做主,她一个姑娘家的,能插什么嘴?也就闷在心里,等着老太太拿主意。结果,我们和侯府那儿还没说妥当,外头就起火了。云萝觉得,不管之前老太太与老太爷是怎么想的,到了如今,为了名声,这婚事也只得应了。”

  夏老太太眸色深深:“云萝可有说过愿不愿意?”

  “她一个心性未定的孩子,哪里知道什么?”这事体上,甄氏是绝不会说实话的,“不过是听话两字而已,但我琢磨着,她如今有些慌。”

  苗氏心中暗哼,她是从杜云瑛嘴里晓得过情况的,什么心性未定,杜云萝那分明是有自个儿主意的。

  只是这些话若是说出来,平白就把杜云瑛拉下水了,苗氏才不做那等傻事。

  见夏老太太面色不虞,苗氏还是大着胆子,道:“可怜呦,她慌什么呢?”

  甄氏顺着苗氏的话,道:“怕叫外头瞧不起,说两家为了遮羞才匆忙定婚事,毕竟,之前可是一点儿风声都没出过的。老太太,二嫂,不是我说,这累得不仅仅是云萝呀。云茹夫家最好脸面了,云瑛又要及笄……外头人说得不好听,家里,云萝也怕姐姐们为了这事儿恼她……”

  这几句话,说得苗氏心头发酸,掏出帕子来擦了擦眼角:“这孩子!分明不是她的过错,却要惹来一堆麻烦,还要担惊受怕的,真是……”

  说的似是杜云萝,苗氏又何尝不是在为杜云瑛叫屈。

  杜云瑛才是真真正正的无妄之灾!

  夏老太太也不好受,她偏爱杜云萝,见她吃个哑巴亏,也是千般万般舍不得,叹息道:“改明儿石夫人就该来了,我们先听听侯府那儿的意思。”

  甄氏应了一声,又道:“老太太,媳妇有个主意,只是不晓得妥不妥当,因而来和老太太商议。”

  夏老太太捧起茶盏抿了一口,示意甄氏说下去。

  “外头风言风语的,就是因为谁也不知道两家本来就在议亲,还以为是云萝做事出格,这事儿,光靠嘴巴是说不明白的,媳妇想,能否让侯府去请圣旨?媳妇知道圣旨不好请,可若有圣旨,谁敢说我们云萝?谁敢低看我们杜家的姑娘?”甄氏说完,朝苗氏使了个眼色。

  苗氏一个激灵,心思转得飞快。

  事已至此,她便是在莲福苑里闹上一回,也不见得能给杜云瑛减小损失,反而会恼了夏老太太,连之前说好的正宾人选,指不定都飞了。

  可若是能像甄氏说的,让定远侯府请了圣旨来娶杜云萝,那杜云瑛岂不是也能涨些脸面?

  外头都说,杜家几个姐妹亲密,杜云瑛出入又常常与杜云萝一道,丢脸时一并连累了,得了好处时,总不能拉下吧?

  苗氏倒也不是想占便宜,而是觉得已然吃亏了,回多少本算多少本。

  见甄氏示意她,苗氏小算盘一打,便定了主意:“老太太,我听着三弟妹的话有些道理。捧着圣旨嫁出去,我们家还没出过这么风光的姑娘呢。”

  晓得夏老太太偏心,苗氏特意在风光两字上咬了音。

  杜云萝是夏老太太的心尖尖,能叫她风光,夏老太太总不会阻着拦着了吧?

  夏老太太好笑地看着两个儿媳:“你们倒是会开口,那是什么?那是圣旨啊!我们杜家开府到现在,也就老太爷得的圣旨供在祠堂里。”

  苗氏心中不屑极了,她还记得夏老太太前回说起考进士时的口气呢,圣旨难求,进士就好考了?

  心里置气,嘴上是万万不敢翻旧账的,苗氏赔笑道:“就是难请,这才费了些工夫,我们两家早就商议好了,只是定远侯府多年没办过喜事了,又是世子爷的大事,这才约定,等到端午进宫请安时求圣旨……”

  苗氏一面想一面说,倒是把这事儿给说圆了。

  夏老太太再是生气,见苗氏说故事一般,反倒是有些哭笑不得:“面子里子都让你说全了!”

  甄氏亦浅浅笑了笑,夏老太太松了口,底下事体又方便些:“老太太,事情迟则生变,安冉县主那里……”

  夏老太太眯着眼颔首:“行了,你们的意思我知道。云萝是我的孙女,我定是为她考量的。本来我们就是抬头嫁女儿,没的叫外人一番说道,就连规矩都失了。”

  甄氏应了,陪着说了几句话,见无事了,便退了出来。

  苗氏原还想再提一提杜云瑛的事情,怕过犹不及,便也随着出来了。

  妯娌两人一前一后出了莲福苑。

  苗氏唤住了甄氏,道:“三弟妹,都是当娘的,我也不和你绕圈圈,云瑛的及笄礼,是我现今心头的大石。”

  甄氏眉宇一挑,苗氏刚刚帮她说话,这是来讨回了。

  也好,你帮我我帮你,左右不相欠。

  甄氏笑着理了理披风领子,道:“云瑛及笄还有小半个月了吧?二嫂放心,老太太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食言。今日既然出来了,没有再折回去问的道理。明后日,我会帮你提的。”

  苗氏得了这句话,多少放心了些,道了一句谢,两人也就散了。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