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十六章 笑话

第二十六章 笑话

  甄氏回来时,杜云萝正与杜云茹一道下棋。

  日光透过窗棂,将坐在窗边榻子两段的姑娘笼在其中,两人本就肤白,在阳光下莹莹生辉。

  杜云茹垂眸看着棋盘,眉宇间凝了几分慎重和考量,杜云萝捏着棋子,发丝落在脸上打出一片阴影,看不出情绪的眸子里只余黑白纵横。

  两人聚精会神,连甄氏回来了都不晓得。

  丫鬟要报,甄氏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在中屋里站了一会儿,仔细望着一对姐妹花。

  不知不觉的,甄氏露出了笑颜,温柔得仿若能滴出水来,她的这两个女儿,当真是让她爱不释手。

  杜云萝落了子,杜云茹去棋娄中取字,移眸瞧见甄氏,她惊讶不已:“母亲!”

  杜云萝闻声,赶忙回过头来,见甄氏站在那儿,她从榻子上跳下来,趿着鞋子跑出来:“母亲回来了,怎么还站在这儿?”

  “你们谁赢了?”甄氏笑盈盈地由杜云萝挽着进了东稍间。

  “母亲,云萝这鬼丫头,越来越难缠了!”杜云茹也迎了过来,“吵着嚷着要悔棋呢。”

  “你就让让她。”甄氏笑道。

  杜云茹正要说不让,抬眸见杜云萝偷偷动了几颗棋子,她急道:“母亲!您看这丫头,还偷棋子儿!”

  被发现了,杜云萝也不脸红,把棋子丢回棋娄里,过来抱住了杜云茹的腰,摇道:“姐姐让让我呗。”

  杜云茹又好气又好笑,一把捏住了妹妹的脸颊:“臭棋!再不与你下棋了!”

  杜云萝笑个不停。

  她的棋艺其实不差,从前她有大把大把不知道怎么度过的时间,偶尔便用在下棋上。

  只是这番技艺,在精通棋艺的杜云茹面前,根本比不过,以至于她生出了小孩儿心性,又要悔棋又要偷子儿。

  反正,反正姐姐纵着她,她们就是好玩罢了。

  甄氏见她们玩闹,杜云萝的神色间已然瞧不出慌乱和难过,这让她安下心来。

  杜怀礼在掌灯时分回来,甄氏把两个女儿留在梢间里,随着丈夫进了内室。

  说是替杜怀礼更衣,实则是为了外头的事体。

  杜怀礼不好流言,可他身处六部,又是杜云萝的父亲,自然会有消息传到他耳朵里。

  回府后,他已然去过莲福苑,晓得家中情况,杜怀礼握住了甄氏的手:“你说得没错,婚事要定下来,也该是风风光光的。”

  甄氏见他眉宇之中少了几分平日的温和与淡然,不由问道:“老爷无事吧?”

  杜怀礼徐徐舒了一口气,轻轻拥了甄氏一会儿,才道:“我无事,我只是担心云萝。”

  甄氏暗暗叹息,他们都担心。

  杜云萝此时心态却是不错,事事发展在她掌握之中,虽然惹了些闲话,但比起前世冷寂,风言风语又算得了什么?

  她与杜云茹一起帮着摆了桌,待陪着父母用饭之后,才回了安华院。

  翌日,石夫人在上午便到了。

  清晖园里,甄氏正翻看着新送来的夏衣,一一替女儿们比量,听了传报,晓得石夫人去了莲福苑,她心中一紧,目光坚毅得如要阵前擂鼓一般,让人收拾了东西,只等着石夫人过来。

  杜云茹握着杜云萝的手,没有避出去,而是像上一回一样,躲进了碧纱橱。

  杜云萝跟着她进去,好笑道:“姐姐不等着与石夫人行礼?”

  杜云茹面上一红,低低啐道:“我这可是为了你。”

  姐妹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来回了两句,听到外头丫鬟通传,便赶忙都闭上了嘴。

  甄氏迎了石夫人进来,一道落座,又让水月添了茶水点心。

  石夫人含笑,见两个姑娘都不在,暗暗松了一口气,她不是爱绕圈子的性子,干脆开门见山:“我的来意,甄妹妹也该知道。”

  甄氏颔首,道:“我与姐姐亲厚,也不说那些长短,姐姐从莲福苑里过来,应该已经晓得我们老太太的意思了。”

  夏老太太的意思,那便是要求圣旨。

  石夫人放在膝上的手不禁握紧,心中沉沉:“圣旨岂是那般好求的呀。”

  “道理我都明白,”甄氏打断了石夫人的话,“可那是我的心尖尖,如今惹来如此非议,我……

  这事体不仅关乎云萝的名声,还有世子的名声呀,定远侯府便是不为云萝考虑,也要想想世子。最要紧的,是安冉县主那里,没有圣旨,天晓得她要闹到什么时候去!

  要我说,她若真喜欢世子,不如她去求了圣旨嫁进去,只要莫连累了我的囡囡。”

  “妹妹说这话就是置气了,这时候,不管县主嫁不嫁,云萝丫头都牵扯在里头了。”石夫人说完,见甄氏眼中含泪,心里也不禁有些闷闷的。

  石夫人来保媒,自然希望这是一桩金玉良缘,眼瞅着事情快说成了,却半途生变,她多少也不舒服。

  起先还想过,若是杜家这儿早些应下,两家早些合了八字,哪里还会有这些风波,可转念又想,若是她是夏老太太是甄氏,也少不得拖上这些日子,一来想清楚,二来不叫男方低瞧。

  徒生风波,要怪也只是怪安冉县主,怪不到杜云萝的头上。

  想到那娇滴滴的杜云萝,听说她昨日里好生哭了一场,石夫人都心疼了。

  “哎!”石夫人端起茶盏饮了一口,稳住了心神,道,“我会去侯府那里提一提的,只是成与不成,我不敢打包票。”

  甄氏得了这句话,刚要道谢,猛得一想,又道:“过几日就是端午了,按照规矩,王、公、候、伯府都要进宫磕头……”

  “是啊,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让侯府里去提一提?”石夫人亦觉得这个时候不错。

  甄氏却是摇头:“姐姐,到时候进宫的可不单单是定远侯府,还有景国公府。”

  石夫人的眉梢一扬,心慢跳了一拍:“你的意思是……”

  “那可是安冉县主,是老公爷的掌上明珠,到时候国公府开口了,指不定这圣旨就落到他们府上去了,那我们云萝,岂不是成了全天下的笑话了?”甄氏说到这儿,整张脸煞白,倒是比前阵子卧病时气色更差了些。

  石夫人一听这话,亦有些急了:“说得在理,说得在理,我这就去侯府,既然他们想娶云萝丫头,就要自个儿抓紧些。”

  甄氏这才安心,嘴上催着道:“那我就不留姐姐了,云萝的事体,就交给姐姐了。”

  石夫人应了,没多坐,便也走了。

  姐妹两人从碧纱橱里出来,甄氏见杜云萝一言不发,猜她是叫那“全天下的笑话”给吓到了,不免心疼,便将她拉入怀中:“囡囡莫怕,一切有母亲在,定不让囡囡吃亏。”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