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十七章 粽子

第二十七章 粽子

  破千收,加更。

  早上还有一更,书友们别看漏了哦~~

  -----------------------------------------------------

  杜云萝依着甄氏。

  她此刻并非慌乱,而是心酸。

  为了她心中的念想,为了她和定远侯府那几个仇人的恩怨,她走出的这一步步,与她自己是平静的,可对家人来说,却是担忧和心疼。

  为了她的婚事,上从杜公甫与夏老太太,下到杜云茹,在外头这般流言蜚语的情况下,就没有一个能睡安稳的。

  杜云萝咬住了下唇,环着甄氏的腰身的双手又收紧了些。

  她前世就对不起家人,这一生……

  这一回已然让他们担心,往后,往后断不能再叫他们如此了。

  甄氏搂着杜云萝,杜云茹搬了绣墩来坐下,转着心思说起了趣事。

  杜云萝心思沉沉,可见杜云茹一本正经要逗她,到底是耐不住的,扑哧笑了。

  甄氏这才松了一口气:“笑了便好,笑了便好。”

  商议之事交给了石夫人,杜府里只能等消息,各房各院的重心放到了端午上。

  初三晌午,甄氏坐在东稍间里陪着两个女儿打彩绳,五色丝线在白玉一般的指尖翻舞,只是瞧着,就挪不开眼睛。

  赵嬷嬷进来道:“太太,二太太使人送来了艾虎菖蒲。”

  “先收着,打理顺了,初五清晨就挂上去,”甄氏是斜坐在美人榻上的,此时换了个方向,一面理着衣摆,一面道,“雄黄酒可送来了?”

  赵嬷嬷上前帮忙,道:“说是傍晚时送来。”

  甄氏颔首,心里默默数着,香囊已经绣好,等把香料塞进去封了口便成了,做粽子的材料也备好了,糯米泡发着,该准备的都准备了,一时便定了心,笑道:“行了,吩咐下去,依着旧例,该分下去的莫要少了迟了。”

  赵嬷嬷应声,退出去了。

  甄氏心善,每年这个时候,身边伺候的人家里也不会短了应景的东西。

  杜云萝手上不停,嘴上道:“母亲,我们今年包什么口味的粽子?”

  甄氏笑盈盈的,还未开口,杜云茹就插了进来:“包什么口味的,也不会少了你的大枣。”

  “姐姐莫说我,”杜云萝嗔了杜云茹一眼,“姐姐分明是有了黄糖,白粽子都能吃三个的。”

  因着是各房都要孝敬长辈,粽子吃多了不克化,杜家的粽子远比外头买回来的小得多。

  既有心意,又不会糟蹋东西。

  可说到三个,饶是粽子小,听起来都有些夸张。

  杜云茹脸颊飞霞,作势要打杜云萝。

  杜云萝嘻嘻笑着躲到了甄氏身边,娇娇求救。

  甄氏笑得合不拢嘴,却又要板着脸,一人各打了五十板子:“没个正行!”

  第二日,恰逢杜怀礼休沐,一早去莲福苑里请安之后,便带着妻女一道包起了粽子。

  杜云萝净了手,取过荷叶来,看着那糯米与各式馅料,一时有些发懵。

  她上一回包粽子,都是五十多年以前的事体了……

  最后一次,包的是什么味儿?

  杜云茹指尖沾了水,就拿干净的指关节碰了碰她的脸:“想什么呢?可是忘了怎么包粽子了?”

  杜云萝醒过来神,见父母都望着她,赶忙道:“一年才包一回,我是忘了。”

  这个理由,倒是理直气壮得让人不知道说什么了。

  杜怀礼和甄氏忍俊不禁,杜云茹张嘴,良久叹气:“仔细看着,我教你。”

  包粽子不难,可要包得好看,却不简单。

  尤其是小粽子,一不留神,就乱了样了。

  好在,杜云萝只是生疏了,而非全然不会,捣鼓了会儿,慢慢也就好了。

  等包完了,水月带人端着水来给主子们净了手。

  甄氏不忙歇下,吩咐了装盒,又收缀了衣物,要亲自送去莲福苑里。

  杜云萝跟着去了,刚迈进去,就见浅禾站在廊下,与几个小丫鬟说着话。

  心中一动,移步进去,东稍间里却没有杜云诺的身影。

  夏老太太见是三房来送粽子,本有些沉闷的脸上添了几缕笑意,让兰芝接了食盒打开,又唤了杜云萝到身边:“哪一个是云萝包的?”

  杜云萝眨巴眨巴眼睛:“模样最不好的,是我包的。”

  夏老太太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杜云萝见夏老太太高兴,试探着问道:“祖母,我在外头瞧见浅禾了,怎么不见四姐姐?”

  提起杜云诺,夏老太太的笑容里带出了几分寒意,道:“她啊,在西梢间里抄经呢。抄经要心静,你莫要去理她。”

  杜云萝不禁背后一凉。

  这是夏老太太在惩罚杜云诺了。

  毕竟是节日里,夏老太太也不想打骂呵斥,就让杜云诺去抄经反省,也省的两姐妹见面,杜云诺又招得杜云萝哭起来。

  跪祠堂还是抄经书,对夏老太太来说没什么区别,要紧的是杜云萝的心情,可不能因为杜云诺的那些小手段而坏了情绪。

  夏老太太是一味偏帮,杜云萝心中清楚,正要逗夏老太太开心,就听外头一阵匆忙脚步声。

  兰芝眸色一凝,见夏老太太点头,她出去瞧了瞧,待再进来时,神色之中也难掩匆忙。

  “怎么回事?”夏老太太沉声问道。

  兰芝面上又惊又喜:“老太太,前头老太爷传了话来,说是宫里传旨的内侍到门外了,让老太太准备准备,领着太太、姑娘们接旨。”

  夏老太太看向杜云萝,见她一脸错愕,似也是吃了一惊,便拍了拍她的肩儿:“赶紧回去换一身。”

  杜云萝还未动,杜怀礼清了清嗓子,甄氏便上前牵过了幼女,与夏老太太告罪一声,带着姐妹花回去了。

  “云萝,应当是赐婚的圣旨,你到时候……”

  甄氏脚步飞快,絮絮说着规矩,杜云萝却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上一辈子,她接过数次圣旨。

  从最初的赐婚,到每回穆连潇奉旨出征,到他英灵不归,无数赏赐结了他的一生,到那一座桎梏了她的贞节牌坊,到世子之位、定远侯之位落到别人头上。

  每一回,都是痛彻心扉,恨不能拿剪子剪了那圣旨。

  可这一回,这圣旨是她盼着算计着求来的,杜云萝却觉得有些慌有些乱了。

  明知道就在这两日,但事到临头,又觉得为何如此之快?

  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她清楚,她的内心,是恨不能再快些,再快些见到那个如今同样在准备接旨的少年郎。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