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十八章 赐婚

第二十八章 赐婚

  待杜云萝收缀好了,跟着父母一道到了祠堂外,夏老太太和二房的众人已经到了。

  杜云瑛看向杜云萝,嘴唇动了动,似是想说什么,又都咽了下去。

  杜云萝瞧在眼里,多少能猜出她的意思。

  这门亲事,原本杜云瑛是想教唆杜云萝闹的,没想到最后却成了这个样子,但对杜云瑛来说,冲锋陷阵的是杜云诺,她自个儿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倒也不觉得格外遗憾。

  夏老太太等了会儿,才见四房的人出现,哼道:“总算来了。”

  苗氏闻声,抬头看去,见廖氏是六品安人装扮,心中不由就冒了酸气。

  这里候着的女眷,抛开姑娘们不说,除了苗氏自己,人人都靠着丈夫得了品级。

  接旨这等要紧时候,都要按品着装,在苗氏眼里,那就是风光体面,偏就她与众不同,苗氏越想越不高兴,不禁狠狠剐了杜怀平一眼。

  杜怀平叫她看得莫名其妙,正要开口,就见夏老太爷与那内侍一道来了。

  夏老太爷卸官之后不比从前得势,但到底是做过太子太傅,如今东宫里的那一位若是来了,依着礼数,也要行礼唤一声“老师”,那内侍不敢拿乔,见他腿脚不便,依旧是请他坐了小轿。

  内侍笑容满面,似是等候时与夏老太爷相谈甚欢,到了祠堂前,又与杜怀礼与杜怀恩拱手问安。

  宣旨是个肥差,宣的又是赐婚的旨,杜家还是和颇受圣宠的定远侯府联姻,内侍想到此,笑意更浓了三分。

  他来时将杜家的情况打听了,一眼寻出了两个与杜怀礼长得相像的姑娘来,对着其中年纪小些的杜云萝道:“五姑娘,接旨吧。”

  饶是杜云萝这一路走来已经镇定了,闻声还是不由轻轻晃了晃身子。

  夏老太太有些担心杜云萝的礼数,见她调整之后规矩跪下,没有半点儿慌乱,不由松了一口气。

  内侍打开了圣旨,声音尖锐,语调与寻常人不同,可此刻落在杜云萝耳朵里,却是天籁一般。

  杜云萝俯身,听她的名字,穆连潇的名字,听他们终于又要成为夫妻……

  近在咫尺的青石板地面落下水滴,杜云萝眨了眨眼睛,才发现自己落泪了。

  她不该哭的,她该是笑着的,可心底里终究抑制不住情绪。

  “钦此——”内侍念完了之后,见杜云萝没有抬头,半弯下腰道,“五姑娘。”

  杜云萝醒过神来,顾不上泪水,赶忙抬起头来,接过了圣旨。

  之前俯着身,泪水是直直砸下去的,杜云萝的脸颊上并没有泪痕,内侍背着光看去,一时只觉得杜云萝双眸水润,还未细看,就叫杜怀礼扶着了。

  杜怀礼塞了个红封过去,内侍得了赏,哪里还在乎杜云萝的样子,与众人道了喜,就被迎去前头说话了。

  杜怀平不是官场上的,与那内侍又不熟悉,就没有去前头凑热闹。

  他净手点香入了祠堂,在列祖列宗跟前磕了头,把圣旨供奉了。

  杜云萝目不转睛瞧着,她是舍不得那圣旨的,恨不能日日捧着看,仅仅是上头那“穆连潇”三个字,都叫她欣喜欢愉,仿若那人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一般。

  可她知道规矩,圣旨必须在祠堂里供奉,等到她出阁时,再捧着随她去定远侯府,因而只能依依不舍地交出来了。

  杜云诺这几日叫廖氏拘得有些紧,她眼尖,瞧见杜云萝刚刚跪下的位置有些水渍,心思一转,也就明白了。

  杜云萝是哭了的,她分明不想嫁,却被一张圣旨逼得不得不嫁了。

  虽然与安冉县主通气,让杜云诺惹了麻烦,但毕竟只是些冷言冷语,没有伤经动骨,换来如此结果,杜云诺不禁弯了唇角。

  夏老太太上了年纪,日头下跪了一会儿,身子有些扛不住,便让众人都散了。

  按品着装有按品着装的坏处,就是太重太闷热,甄氏和廖氏此刻也是浑身不舒坦,见夏老太太那身厚重的一品诰命华服,哪里还不懂,赶忙唤了人伺候夏老太太回莲福苑。

  苗氏反倒是最舒服的那一个了,她有些兴庆,可又不甘心,两个念头跟小人儿打架一样,到了最后,苗氏觉得,她宁可重死热死,也不要这等不体面的舒坦。

  心里憋着火,苗氏无心与妯娌们攀谈,见杜怀平出来了,便领着儿女走了。

  杜云萝回了清晖园。

  甄氏稍稍梳洗了一番,杜怀礼也回来了。

  幼女婚事如愿定下,甄氏心情不错,笑盈盈问杜怀礼道:“虽说这圣旨一天不到,我一天提心吊胆的,可真接到了,又有些不真实。定远侯府不愧是将门,做事雷厉风行,不拖泥带水的。”

  杜云萝正喝着甜汤,闻言差点没噎着。

  定远侯府里练氏做事的风格,杜云萝是最晓得的,当得起老谋深算四个字,凡事都走一步想三步,与雷厉风行没什么干系。

  这一回,不过是被逼着了,又怕景国公府跳出来坏了好事,这才会急匆匆就去求了圣旨。

  依练氏的性子,安冉县主给她惹了个大麻烦,她恨不能叫安冉县主吃个亏。

  安冉县主爱慕穆连潇,明日端午进宫,便是不敢去求圣旨,说不准也要去太后、皇后跟前求懿旨了,等那个时候,内侍再带着圣旨来杜府宣旨,能真真正正打安冉县主的脸。

  可练氏怕,怕就算皇上今儿个答应了,明日叫太后、皇后一说情,亦或是老公爷硬要替掌上明珠做主,还未出宫的圣旨说不定转弯就到了景国公府头上,那练氏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管安冉县主是骄纵还是软弱,练氏都不敢拿捏她,怎么看都没有千挑万选的杜云萝合适。

  这次让练氏求了老太君进宫求旨,杜云萝估摸着,接旨时练氏跪在那儿心里都不好受。

  仇人不好受,对杜云萝来说,就是件喜事了。

  圣旨下了,杜府这儿是各个欢喜,定远侯府里,一切也都平静,只景国公府中,安冉县主得了消息之后,恨得砸了一博古架的瓷器顽石。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