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三十章 擂鼓

第三十章 擂鼓

  嘴上说的是罚,可那人没有半点儿的不高兴。

  穆连潇抬眸看了一眼,又垂下眼帘,拱手应了一声“是”。

  皇家龙舟,华丽非凡。

  那大鼓架在了最上层。

  穆连潇在大鼓前站定,把下摆挽起束在腰间,袖子撸起,接过侍卫手中的棒子,略略活动筋骨,摆好架势,在鼓面上轻轻点了两下。

  圣上一直留意着他的动作。

  沐浴在日光之下,少年人偏古铜的肤色与寻常年纪相仿的读书人截然不同,剑眉英气逼人,往那儿一站,就能吸引一众目光。

  真真是英雄出少年。

  难怪,景国公的那位小县主追着他跑……

  圣上摸了摸下颚,要不是定远侯府实在壮烈,招为驸马也是极好的,倒是便宜了杜公甫的小孙女。

  “改天让杜太傅给皇太孙讲讲书,这孩子太过调皮了些,不似太子小时候,叫杜太傅教得懂事。”圣上随口吩咐了身边内侍。

  这是圣上要抬举杜家,内侍心中透亮,应下之后,冲穆连潇招了招手。

  穆连潇做了个深呼吸,抬手擂鼓。

  鼓声从徐到急,水面上龙舟伴着鼓声如离弦之箭,岸上欢呼声一片。

  圣上站在船头,见眼前水波飞溅,几艘龙舟齐头并进,一时难分高下,他的心情不由激动起来。

  仿若这鼓声成了战场上助阵的鼓声,仿若这龙舟成了战场上英勇冲阵的骑兵。

  他在位几十年,发起战事无数,却未从亲临战场,不曾见将士们为朝廷拼杀场面,心中颇有遗憾,此时见了赛龙舟,这种心情愈发浓烈,恨不能钦点了将士,御驾亲征。

  直到那一艘艘龙舟冲过了终点,圣上都久久不能平复心情,良久才注意到穆连潇已经从顶层下来,在他面前行礼听命。

  面前的少年额间带汗,衣衫也不似起先整齐,却显得更加英姿勃勃,透着无尽的生命力。

  “好好好!”圣上连道了三个好字,“要什么赏赐,尽管开口。”

  圣上高兴,穆连潇却不好随意开口,正斟酌着用词,却叫圣上打断了。

  “昨日才赏了你一个媳妇,今日不赏了,改明儿赏你媳妇去。”

  穆连潇的脸突然就红了。

  圣上朗声大笑。

  湖面上,龙舟渐渐散了,岸上的人群也一并散去。

  杜云诺挽着杜云瑛,笑道:“刚刚世子擂鼓可真是厉害,鼓声震天响,可见这手上力道,我看呐,二哥与三哥一道,都打不赢世子呢。”

  杜云瑛扑哧笑了出来。

  杜云澜听见了,转过头在杜云诺额头上敲了敲:“我和二哥为什么要与世子比力道?你的脑子里就剩下打打杀杀了不成?”

  杜云诺吐了吐舌头,不说话了。

  杜云澜还是不服气:“杜家是文人,要比自然是比笔杆子。”

  一旁的杜云琅连连摇头:“三弟,且不说世子文韬武略并无长短,论文采,你未必是他对手,况且世子是我们五妹夫,作为兄长,难道不希望他人品出众,才华过人?”

  听杜云琅说自个儿的文采比不过穆连潇,杜云澜起先还有些不服,可听了后半句,又觉得兄长说得极有道理,连连点头:“二哥教训得是。”

  一行人赶在华灯初上前回府。

  端午佳节,花厅里备了席面,杜家人口不算多,男女分开各摆了一桌,又在外头廊下备了流水席面,让体面的丫鬟婆子们用饭。

  这等好日子,人人嘴上都抹了蜜一般,逗得杜公甫和夏老太太格外开怀。

  杜云澜兴致勃勃说着观龙舟的事儿,连女眷这里都竖起耳朵听着。

  说到圣上亲临,穆连潇擂鼓助阵时,众人都不禁往杜云萝这儿瞟了一眼。

  杜云萝有些懵,她没想到今日穆连潇会在,若是如此,便是被说不合规矩,她也要央了夏老太太跟着兄长姐姐们一道去。

  她想了他几十年,即便只是遥遥看一眼,也能够让她心满意足。

  见杜云萝垂眸,旁人只当她是女孩家脸皮薄,也不笑话她。

  杜云瑛坐在杜云萝右手边,悄悄拉住了杜云萝的手,附耳道:“你就不想问问,世子看起来是个什么样儿的?”

  杜云萝转眸看她,抿着唇没说话。

  杜云瑛声音压得更低了:“世子擂鼓是真的厉害,比那龙舟还好看,只是我瞧着,他今日似是不怎么高兴,按说昨儿个才赐婚,这会儿应该是神采飞扬才是……”

  杜云萝看着杜云瑛,许久嘴唇才动了动:“是么?”

  本想点头,可对上杜云萝那双沉沉湛湛的眸子,杜云瑛后脖颈一凉,硬着头皮道:“我是关心你,我就怕,怕世子听了外头那些混账话,被逼着赶鸭子上架一般,反倒是怨上了你。”

  “谢谢三姐姐关心。”杜云萝突然莞尔一笑,堵得杜云瑛说不出话来,怏怏收回了手。

  杜云萝捧着酒盏抿了口果酒,眼睛更弯了。

  她想,杜云瑛还是小瞧了她的。

  她今日是没有去观龙舟,可前世时,她还是去凑过几次热闹的,那江面宽广,阳光下,波光粼粼,连水边的人都不一定瞧得清楚,更何况那远处皇家龙舟上的情景?

  分辨出那是圣上和穆连潇倒是不难,可要看清楚他们的神色,是断不可能的。

  退一万步说,穆连潇真的不喜婚事,在赐婚的圣上跟前,他也断不敢流露出半点心思来。

  杜云瑛这几句话,说的是小事,可就是小事积攒的一点点不满和怨念,也能叫不知情的她对穆连潇寒心。

  亏得,她不是从前的杜云萝,她从心底里,信任穆连潇。

  两人昨日才接了圣旨,穆连潇与她素未谋面,对她还未生出欢喜的心思来,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至于不喜与排斥,那是不可能的。

  她的世子,对于他该捧着护着的人,是再温柔不过的了。

  温柔到,无论过去了多少年,只要杜云萝一闭上眼睛,就全是他爽朗的笑颜。

  灿烂胜过暖阳,耀眼得让她眸子发酸。

  这么一想,心中悔意更浓,分明就是骄纵脾气,为何今日偏偏就乖乖留在府里了呢?

  杜云萝忿忿绞着帕子。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