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三十一章 满意

第三十一章 满意

  遗憾在心中徘徊,即便是喝了几杯果酒,都压不下去这股子情绪。

  杜云萝闷闷的,杜云瑛瞧在眼中,只当是自己说的那番话动摇了杜云萝的心思,不禁勾了唇角。

  入夜后,许是果酒的关系,杜云萝睡得很沉,等东方见白时睁开眼睛,她想,端午是错过了,等七月里去婆驼山进香时,可千万莫要再错过了。

  圣旨已下,婚事是定下了,但该有的规矩都不能漏了。

  隔了一日,石夫人笑容满面登门,来取杜云萝的生辰帖子。

  甄氏打发了身边人,问道:“世子那里,瞧着可还满意?”

  石夫人上下打量了甄氏几眼,掩唇笑了:“怎么到了这会儿,反倒是说起这个了?”

  甄氏也不藏着掖着,直言道:“之前是心思惴惴,想着的都是往后万一如何如何,哪里顾得上去猜度世子的想法。现在这婚事已定,我这心啊……”

  这便是做母亲的心思,石夫人自然懂,拍了拍甄氏的手,道:“甄妹妹,不瞒你说,我瞧着世子是欢喜的。”

  “为何这么说?”甄氏眸子一亮。

  “那****去侯府与老太君说了请圣旨的事体,”石夫人抿了口茶,仔细解释道,“老太君为人刚正,从不以军功自傲,也从未恃宠而骄,因此这请圣旨,她起先是不答应的。

  我好言劝了几句,那侯府二夫人也一道劝,磨了许久的嘴皮子,正巧世子过来请安,晓得了来龙去脉,亦开口请求老太君进宫。

  老太君事后还问我,说这两孩子是不是从前就认得,世子可不似那等会开口求情的。”

  听说世子帮着说了好话,甄氏放心不少,可转念一想,又补了一句:“我们囡囡与世子从前从未见过的。”

  要是可以,甄氏巴不能在老太君跟前说说清楚,以免让老太君误会杜云萝与世子在之前就……

  她的囡囡,可不是安冉县主那样做事不分轻重,不懂男女规矩的姑娘。

  石夫人听得懂,安抚道:“只管放心,老太君不是那个意思,她与我说,这亲事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娶回家来,到底是世子与云萝丫头一道过日子,若是彼此不满意,就是遭罪了,老太君见世子能帮着护着云萝丫头些,心底里那是一万个高兴的。”

  甄氏长长松了一口气,待送走了石夫人,才兴高采烈地唤了水月来,与她商议给杜云萝裁新衣的事体。

  杜云萝歇了个午觉,才刚梳好头,杜云茹就过来了。

  姐妹两人在东稍间里坐下。

  “我刚刚陪着母亲看了几匹料子,”杜云茹似笑非笑看着杜云萝,装出一副一本正经模样,“是要给你做新衣。”

  杜云萝一怔:“前些日子不是刚裁了夏衣?怎么又要做衣裳了?”

  杜云茹扑哧笑出了声:“石夫人取走了你的生辰帖,等合了八字,就等着过小定了,自然要准备新衣裳。”

  合八字吗……

  见杜云萝眉宇间带上了几分忧愁,杜云茹一把握住了她的手:“你莫担心,定能合出好的来。”

  杜云萝不由苦笑,她记得,她和穆连潇的八字是上上配的。

  毕竟是圣上赐婚,难道会因为八字不合而不作数吗?胡诌瞎编都要批一个漂亮的出来。

  话说回来,定远侯府娶媳妇,又有哪个不是上上配,可到了最后,多少寡妇独自终老。

  不过,她是下定了决心的,八字好与坏,又有什么要紧。

  杜云茹清了清嗓子,往杜云萝身边挪了挪,柔声道:“石夫人来时,我不在母亲跟前,我呢,是听水月说的。石夫人说,请圣旨还是世子帮着请求了老太君的,世子可把你放在心上了。”

  求圣旨,穆连潇也出了力?

  这一点,杜云萝倒是没有想到,不由就“咦”了一声,偏过头见杜云茹面露担忧,她心中一动,道:“之前三姐姐说的话,你听到了?”

  杜云茹的眼神闪了闪,紧抿着唇,一时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半晌,还是颔首:“我是听到了,可我今日这番话并非是编出来诓你的,石夫人的的确确是这般说的。”

  杜云萝笑了。

  杜云茹是真真正正把她放在心上,才会特地从水月嘴里打听了,又急急忙忙来安华院里告诉她。

  心中暖暖,杜云萝伸手抱住了杜云茹,道:“姐姐,我知道的,我知道世子不会不高兴的,三姐姐的话,我不在意的。”

  杜云茹回抱住妹妹,刚要安慰几句,突然想起了什么,推了推她:“要死!你这脸皮,简直比那驴皮都要厚了!你怎知世子心思?真是胳膊肘儿往外拐!”

  “姐姐这话说的,你脸皮薄,我再不厚些可怎么是好?”

  杜云茹要推,杜云萝却是不肯放手,姐妹两人嘻嘻哈哈闹了会儿,待甄氏使了人来请,这才整理了衣衫,一块往清晖园去。

  甄氏正和赵嬷嬷说着杜云瑛的事体:“也不晓得老太太那儿定的如何了?大嫂娘家的那位宜人不晓得肯不肯应下。”

  赵嬷嬷坐在杌子上,闻言笑了:“太太,若是那位宜人不应,老太太怕是要往我们这儿打主意呢。”

  甄氏又何尝不晓得这个道理。

  夏老太太既然应了苗氏,总归会寻个体面些的正宾,杨氏娘家那儿不来人,就会往甄氏这里想法子,况且,甄氏前几日为了请圣旨的事体,也让苗氏帮着说了几句话,于情于理,到时候都不好拒绝。

  可让娘家人替杜云瑛做正宾,甄氏心底里是不愿意的。

  前几日杜云瑛悄悄与杜云萝说的话,杜云茹转头就告状来了,甄氏想起那些小动作,这会儿都不舒坦呢。

  “太太,此一时彼一时。”赵嬷嬷劝解道。

  甄氏怔了怔,细细一想,确实是这么一个道理。

  杨氏这些年都在任上,她娘家留在京中的人与杜府走动算不得密切,恪守着礼数和本分,却不热络。

  眼下,杜云萝奉旨要嫁到定远侯府去,不管旁人私底下觉得这亲事是险还是危,可明面上,都是杜家高攀。

  有定远侯府这样的姻亲,杜家便是不能像杜公甫在任时一般风光,也能比如今更好。

  外人想拉拢关系不一定有路子,杨家那儿,上等的机会送上门,应当是不会拒绝的。

  甄氏笑了起来:“这样也好,毕竟都是杜家姐妹,云瑛的及笄礼热闹些,往后轮到囡囡时,才不会叫人说了闲话。”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