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三十四章 说破

第三十四章 说破

  杜云萝急急要走,杜云瑛也就没有拦她。

  苗氏安排了人手送她们回去,因着前后都有二房的人,杜云茹拉着妹妹的手,什么话也没有说。

  等入了清晖园,杜云茹才压着声儿道:“你去掺合那些事体做什么?采儿好坏,都是二伯娘的娘家人,二伯娘不跟三妹妹计较,回头反倒是要怪上你了。”

  “若是寻常事体,我也不想掺合。”杜云萝叹了一口气,“二伯娘不防备采儿,有些话我们做妹妹的又不能径直去与二哥讲,万一往后有个什么,生气的是祖母。祖母大把年纪了,不该再为了这些操心。”

  提起夏老太太,杜云茹沉默了,半晌道:“祖母没有白白疼你。”

  杜云萝浅浅笑了。

  她有她的考量。

  从前她和夏安馨不算亲近,夏安馨进门时,杜云萝已经“失宠”,见夏老太太喜欢夏安馨,心中多少有些不平。

  夏安馨性子温和,饶是苗氏挑剔她长短,亦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几次下来也不想当那等胡搅蛮缠的恶婆婆,两人倒也是相安无事。

  而杜云琅,与妻子举案齐眉,日子也算稳妥。

  这好好的一家子,杜云萝可不希望苗若姗惹是生非,平白生出些事端来,闹得一家上下都没安生日子。

  “我与三姐姐说过了,那毕竟是二伯娘娘家的侄女,只要二伯娘心里通透了,后头事体就好办了,三姐姐自会去与二伯娘讲,与我们无关。”杜云萝怕杜云茹担心,又补了一句。

  姐妹两人靠着说了几句话,才去甄氏跟前请了安,各自回房歇息了。

  翌日一早,待在莲福苑里请安之后,苗氏便把杜云萝请到了水芙苑。

  指点及笄礼规矩的嬷嬷候在一旁,仔仔细细与三个姑娘把流程说了个明白,又让她们练习了几遍,这才算放心了。

  杜云瑛看了一眼西洋钟,估摸着这会儿苗氏跟前禀事的婆子娘子们应当散了,便借口更衣出来了。

  苗氏倚着榻子歇息,正要唤人去瞧瞧姑娘们练得如何了,就见杜云瑛来了。

  “怎么过来了?规矩学得怎样了?”苗氏让杜云瑛在身边坐下,见她精致面庞上泌出了层薄汗,赶忙取了帕子来替她擦拭,“这几天热起来了,你要当心身体。”

  杜云瑛应了一声,目光在几个丫鬟身上顿了顿。

  苗氏会意,屏退了伺候的人,低声道:“这是什么了?可是因为采儿?云瑛呀,采儿毕竟是你外祖家的妹妹,性情模样都好,你为何就这般不喜她?昨日里也亏得是采儿,换作其他人,叫你那般刺上几句,闹都闹起来了。母亲左看右看,看不出采儿哪里惹了你不快……”

  苗氏开口就是夸赞采儿,杜云瑛的脸色沉了下来,打断了苗氏的话:“母亲当真不知她哪里叫我看不惯了?”

  苗氏一怔。

  苗若姗的那些心思,杜云瑛本想婉转些说与苗氏听的,刚刚苗氏那一席话,让杜云瑛一肚子委屈翻滚,再也不肯修饰言辞,直截了当道:“母亲当那采儿是个好的,她却是一肚子龌龊心思,他满心都是二哥!二哥与夏安馨早就定亲了,她心心念念挂着二哥,到底是要做什么?母亲还由她在家里住,万一她算计二哥闹出些什么事来,母亲的脸面往哪儿搁!”

  苗氏瞪大了眼睛,低声喝道:“你浑说些什么!姑娘家的名声要紧,你便是不喜欢采儿,也不该这般说她闲话,还连累你二哥。”

  “母亲不信我?”杜云瑛直直站了起来,一双眼儿通红,“五妹妹说,只要与母亲说清楚了,母亲定不会让采儿胡来,可看来,我是和母亲说不清楚了。”

  苗氏紧紧握住了杜云瑛的手腕,急道:“云萝?这事儿怎么牵扯上云萝了?”

  “岂止是五妹妹!”杜云瑛嗤笑一声,“我可什么都没与五妹妹说,昨儿个她一眼就看出采儿那龌龊心思了,家中哪个姐妹没瞧出来?四妹妹也心知肚明,不然她昨日怎么会在采儿跟前那般说芽儿?人人都瞧得明白,偏偏母亲不信。等过两日祖母都瞧出来了,母亲就等着吃哑巴亏吧!”

  杜云瑛说罢,才不管规矩不规矩,从苗氏手中挣脱了手,转身便出去了。

  苗氏沉浸在震惊里,也没顾得上杜云瑛,满脑子翻来覆去都是那几句话。

  若是杜云瑛说得是实情,那……

  思及此处,苗氏倒吸了一口凉气。

  苗若姗若真给她惹事,夏老太太跟前,她能哭天抢地说自个儿当真不知情?只怕在夏老太太眼中,这就是她不满夏安馨的证据!

  那可真是个哑巴亏。

  苗氏再不喜夏安馨,也没糊涂天真到以为苗若姗能取而代之,到时候,苗若姗无论是远嫁还是做小,苗氏是面子里子都没了。

  再想到杜云琅那本分规矩的性子,只怕还要反过头来怪她这个当母亲的。

  自家姑娘脾性自家知道,杜云瑛不至于信口开河,苗氏越想后背越凉,恨不能立刻送了苗若姗回苗家。

  可杜云瑛的及笄礼耽搁不得,好在也就这两日了,苗氏唤了丫鬟泉茵进来,仔细叮嘱道:“采儿在家中小住,带来的人手不多,你点两个机灵的,好好伺候,给我盯紧了。”

  泉茵刚刚就守在外间,苗氏母女的争执她多少听见一些,尤其是最后杜云瑛脾气上来了,根本没压住声音,叫她一字不漏地听在了耳朵里。

  见苗氏吩咐下来,泉茵赶忙垂手应了:“太太放心,定不会出纰漏。”

  苗氏颔首,见泉茵要退出去,开口留了留:“你怎么看?”

  泉茵怔了怔,一个是姑娘,一个是表姑娘,这问题可不好答。

  皱眉思忖了一番,泉茵道:“奴婢之前没往那上头想,现今顺着去想了,似乎三姑娘说的有些道理,采儿姑娘似是真的对二爷……”

  泉茵一副仔细回忆模样,苗氏心中叹气,挥了挥手。

  泉茵赶忙退出去,见身后帘子稳了,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出去安排人手了。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