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三十五章 勇气

第三十五章 勇气

  学完了规矩,杜云萝就发现,苗若姗身边多了两个丫鬟一个婆子。

  她与杜云瑛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都心知肚明。

  到了及笄礼那日,苗氏从大清早就忙得脚不沾地,恨不能多一双手多一张嘴,能把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杨氏的大嫂杨沈氏与那位宜人一道来了。

  那宜人是杨氏的隔了房的姐姐,前些年嫁出去,日子顺风顺水的,丈夫接连升了官,自己的身份也水涨船高,如今回娘家走动,都比当姑娘时体面。

  杜云瑛及笄要请正宾,杨沈氏与杨宜人提了提,那边也就应下了。

  “这一回,当真是辛苦宜人了。”苗氏不敢怠慢了正宾,再是忙碌,也抽身过来说了几句。

  杨宜人双十年华,模样姣好,笑起来有两个浅浅梨涡:“您是六妹的二婶娘,我也随着唤一声二婶娘了,在闺中时,我就与六妹交好,能来给杜三妹妹当正宾,是我的福气哩。”

  这一声二婶娘唤得苗氏心里舒畅,笑容不由又深了几分。

  杨沈氏笑盈盈道:“都是自家亲戚,还讲究这些虚礼做什么?”

  “是啊,”杨宜人点头,“不讲究虚礼了,我刚刚瞧了杜三妹妹,真是惹人欢喜,在那般出色的有司与赞者中间,都跟一朵花似的,三人各有千秋,彼此衬托,谁也不输谁,越发显得各个动人了。”

  没有人不喜欢听好话,苗氏更是如此。

  夸赞杜云瑛的话落在她的耳朵里,比什么都动听。

  及笄礼一切顺畅,有条不紊地结束了,苗氏悬着的心落了大半,笑容满面与宾客们说起了家常。

  两三句话一过,也不知是哪一个起了头,就把话题带到了杜云萝身上。

  “就是那位赞者姑娘吧,圣上赐婚,又是嫁给定远侯府的那位世子,当真是好福气。”

  一人说了,就有不少人附和,苗氏起先还含笑听着,后来就有些不高兴了。

  杜云瑛的及笄礼,宾客们却只关心杜云萝的婚事,这般本末倒置,当苗氏觉得失了颜面。

  她扫了宾客们一圈,心中忿忿:这京中,有几个是真心觉得嫁去定远侯府是好福气的?这会儿胡说八道,也不怕闪了舌头!

  甄氏与廖氏并排坐着,笑容也有些勉强了。

  只有夏老太太,喜笑颜开,再是满意不过。

  杜云瑛换了衣衫出来,规矩坐在苗氏身边,听了几句,忍不住转眸去看杜云萝。

  杜云萝与杜云茹凑着头说话,浑然不管那些宾客。

  苗若姗坐在角落里,与身边的杜云诺道:“毕竟是瑛姐姐的及笄礼,哎……”

  “谁让五妹妹的婚事风光呢。”杜云诺浅笑着道。

  “风光是风光的,不过叫那安冉县主一闹,京城里人人都晓得了。”

  杜云诺杏眸一转,睨了人群中的苗氏与杜云瑛一眼,压着声儿与苗若姗道:“安冉县主是我嫡母的外甥女,我与她也有些来往,平心而论,我佩服她的勇气。明知道定远侯府与我们杜家议亲,她还是勇敢地表达了自己的世子的心意。虽然得不到回应,但起码,世子知道了,往后有人说起县主时,世子也会记得,这个对他一往情深的姑娘。”

  “你……”苗若姗倏然睁大了眼睛,双手掩住樱唇,抑制住噗通噗通几乎要跳出嗓子眼的心,颤着声道,“诺妹妹,你当真是如此想的?”

  杜云诺认真又慎重地点了点头:“我只是替县主惋惜,她若早些如此勇敢,世子与五妹妹议亲前就向世子吐露心思,兴许,兴许就不是这么一个结果了。”

  苗若姗的眼中泛起了薄雾,她幽幽叹了一声:“这都是命,注定要错过的……”

  “即使错过,也不让自己心有遗憾,我是真的佩服她。你不知道,她及笄后,管束比从前重了,不像之前那般出入随意,她是好不容易有了机会的,若是错过了,往后,还不知道能不能……”

  杜云诺的话如石锤一般重重砸在苗若姗心头,她的呼吸有些急促了,甚至听不清杜云诺后头说了些什么。

  脑海之中,只有那翻来覆去的几句话。

  她懂安冉县主的心情,思慕一个人,思慕一个得不到的人,心中到底有多苦,只有品味过的人才能明白。

  她羡慕安冉县主的大胆,可她至始至终都没有勇气,这一次能来杜家小住,能多看杜云琅几眼,已经叫苗若姗欣喜若狂了,更进一步的想法,她不敢冒上心头。

  可杜云诺的这一席话,让她有些跃跃欲试了。

  即便没有回应,她是不是也应该向杜云琅表达自己的心意?

  这些年埋藏在心中的爱慕,是她最美好的情怀,想去告诉他,如杜云诺所说,往后,杜云琅在想起她时,能有一丝一毫的触动,苗若姗就满足了。

  机会难寻,此刻身处杜家还不抓住,还能有什么机会去和杜云琅吐露心声?

  杜云诺悄悄观察着苗若姗的神色,见她耳根发红,眸中带了几分羞涩,便补了一句:“采儿姐姐,我觉得,思慕一个人是没有过错的,这种心情,是没有错的。”

  苗若姗的身子晃了晃,她掏出帕子掩面,忍住了泪水,良久道:“我、我去更衣。”

  苗若姗暗悄悄出去了,杜云诺看着那湖色身影消失,不禁勾起了唇角。

  染了凤仙的指甲在茶盏上轻轻拂过,杜云诺抿了一口微微凉了的茶,心情极好。

  杜云萝和杜云茹说着悄悄话,余光瞥见杜云诺笑得高深莫测,她背后一凉。

  视线在屋里转了一圈,杜云萝问道:“大姐,采儿姐姐呢?”

  “不是和四妹妹一道……”杜云茹边说边望过去,角落里只剩下让丫鬟添茶的杜云诺,根本不见苗若姗的身影,她皱了皱眉头,“许是出去透气了?”

  杜云萝不信,正巧杜云瑛唤她,她挪到了杜云瑛身边,低声道:“采儿姐姐不见了。”

  杜云瑛的唇紧紧抿了起来。

  “就怕万一……”杜云萝沉声道。

  杜云瑛眸中厉色一闪。

  今日她及笄,杜云琅在礼成之后才离开,这会儿怕是留在府中的。

  眼瞅着明日就能把苗若姗送走了,杜云瑛不想功亏一篑,她拉着杜云萝出了花厅,唤了几个心腹丫鬟、婆子过来,吩咐道:“去寻采儿,我怕她在府里走错了路,她自个儿回来了也就罢了,若是乱走了,你们给我暗悄悄把人带回来。”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