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三十六章 落水

第三十六章 落水

  杜云瑛不能离开花厅太久,吩咐完了,便又转身坐回了苗氏身边。

  苗氏见她神色郁郁,柔声道:“今日莫要争长短。”

  杜云瑛抬眸,顺着苗氏的视线看去,正是与甄氏说着话的杜云萝,她抿了抿唇,摇头道:“母亲,这个时候,我可没空与五妹妹争长短。母亲仔细瞧瞧,我们的采儿可还有踪影。”

  只听前半句,苗氏的心微微一松,等听了后半截,四处一看没见到苗若姗人影,她的脸瞬间白了白。

  杜云瑛握住了苗氏的手:“我刚刚使人去寻了,她若是真要寻事,可别怪我不顾情面。”

  苗氏倒吸了一口凉气,忍不住往夏老太太那儿看去,夏老太太哈哈笑着与几个相熟的宾客说话,全然没有留意到这厢情况,饶是如此,苗氏也是后背一凉。

  若真出了些事体,不说杜云瑛顾不顾情面,苗氏都恨不能没有苗若姗这么一个侄女。

  夏老太太跟前,她还怎么抬头做人!

  苗氏提心吊胆,又不能撇下宾客亲自去寻,耐着性子与宾客们应付了几句。

  这心不在焉的模样落在杜云诺眼中,她不禁抿唇轻笑。

  过了一刻钟,才有婆子笑着进来,只是那笑容格外勉强,眼底全然没有笑意。

  苗氏的心咯噔一下。

  那婆子走到苗氏身边,弯腰附耳说了两句。

  苗氏的脸霎时惨白,搁在膝上的手瞬间拽紧了,她咬着牙关道:“晓得了,莫声张。”

  看苗氏如此模样,杜云瑛便知不好,杜云萝亦皱了眉头。

  等把各家宾客都送出了门,苗氏才收敛了笑容,匆忙回去。

  夏老太太乏了,叫众人各自散了。

  杜云萝揣着心事随着甄氏与杜云茹回了清晖园,刚入了座,甄氏便唤了水月进来。

  “去打听打听,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体。”甄氏说道。

  水月应声去了。

  杜云萝靠在甄氏怀里,道:“母亲瞧出来了?”

  甄氏扑哧笑了,拍了拍女儿的背:“我又不傻,刚刚花厅里,差不多是人人都晓得府上出了些状况,采儿又一直不见人影,估摸着这事体是与她有关了。我让水月是打听,这一去,不说旁的,定遇见莲福苑和安丰院的人手。”

  杜云萝眨巴眨巴眼睛,姜还是老的辣,果真是不假的。

  甄氏只是不爱掺合这后宅妯娌斗争,不表示她什么都不明白。

  饶是下了封口令,但这内宅里又有什么秘密可言?

  水月花了些工夫,也就弄明白了。

  苗若姗在后花园里遇见了杜云琅,她上前说了几句,杜云琅转身便走。

  苗若姗大着胆子去拉杜云琅袖子,哪知一个不好,脚下一滑摔入了池水里,杜云琅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亏得被杜云瑛打发了去寻苗若姗的人手正好寻来,赶忙把苗若姗捞了起来。

  杜云琅匆忙去了前院,苗若姗被带回了水芙苑,苗氏回去之后好一通发作。

  “我倒是小瞧了她!”杜云茹愕然,“失足落水?是想与二哥哥一道落水吧!也亏得她想得出来。”

  甄氏一个劲儿地摇头:“姑娘家名声何其要紧,云琅又是订了亲的,她怎么如此糊涂!

  杜云萝悄悄拽紧了手心。

  从前她也落过水,是被人设计的。

  那年的婆驼山法音寺,她替甄氏去放生池边放生,与穆连潇两人双双落水。

  杜云萝不会水,放生池不深,她的个头却站不住脚,又惊又恐,身边的婆子也都是旱鸭子,她只能本能地抓住了身边的穆连潇。

  穆连潇把瑟瑟发抖的杜云萝带上岸的时候,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怕的,她连哭都哭不出来。

  法音寺里香客多,这么大的动静,多少人瞧在眼中。

  一个是定远侯府的世子,一个是未婚的官家姑娘,为了名声,侯府匆忙入宫请旨,杜云萝捧着圣旨时仿若又落入了那放生池中,虽是酷暑,那池水还是冷得她浑身哆嗦。

  很多年后,杜云萝都只当那次落水是意外,放生池边香客多,推挪落水也是可能的,直到晚年时醒悟过来,才知是练氏的手段。”

  杜云茹脸皮薄,说了两句便不提了,耳边安静,她隐约觉得怪,偏转过头却见杜云萝咬着下唇垂着眸子不吭声了。

  “这是什么了?”杜云茹轻轻推了杜云萝一把,“我还当你定要义愤填膺呢。”

  杜云萝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一道落水,这是最有效的法子,不是吗?”

  “你……”杜云茹一窒,她有点闹不明白杜云萝的话了。

  杜云萝挤出笑容来:“的确是有效的法子,亏得二哥没有一道落水,采儿姐姐又是叫婆子们救上来的,不然……”

  不然这后头的事情,可不好收场了。

  安丰院里,东跨院里刚刚点了灯。

  杜云诺坐在灯下,听丫鬟说完,诧异地睁大了眼睛:“落水?我当她是只胆小的兔子,却是忘了,兔子急了是要咬人的。”

  这事体的发展出乎了杜云诺的意料,她自以为知道苗若姗的性子,撩拨几句也不过就是激得苗若姗去向杜云琅表白。

  杜云琅有婚约在身,苗若姗说出这等不合适的话来,苗氏落了脸面,夏老太太也会怪罪。

  苗氏倒霉,廖氏面上不露,心中定是幸灾乐祸的。

  主母心情好了,袁姨娘的日子才会舒坦些。

  杜云诺原本就是这般考量的,却不想,苗若姗竟然胆大到要拉着杜云琅落水!

  不知不觉咬住了唇,杜云诺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如此胆大的苗若姗,会不会把她给供了出来?

  若是夏老太太和苗氏知道是她在背后捣鬼……

  杜云诺打了个哆嗦,真真是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提心吊胆过了两日,府中却是风平浪静的。

  苗若姗当天夜里就被苗氏送回了苗家,隔日请安,夏老太太拐弯抹角地刺了苗氏两句,苗氏全然接下了,不敢回半句嘴,夹着尾巴做人,根本没有寻杜云诺麻烦。

  杜云诺悬着的心落了回去。

  又隔了一日,杜云萝前脚刚进了夏老太太的屋子,后脚苗氏便来了。

  她面上堆着讨好的笑容,向夏老太太请了安,道:“老太太,今儿一早喜鹊登门,媳妇让人翻了翻黄历,下个月初七是个好日子,媳妇想着,不如就在那一日请人去夏府,把馨丫头过门的日子给敲定了。”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