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三十七章 低头

第三十七章 低头

  杜云萝见苗氏进来,站起身来,只等苗氏向夏老太太问安之后便要行礼,哪知苗氏开口就是这么一连串,当即让杜云萝愣在了原地。

  她依稀记得,从前,苗氏是拖到了不能再拖,才心不甘情不愿地依着夏老太太的意思请了人手去夏府商议婚期的,今生,怎么就忽然之间……

  杜云萝犹自琢磨。

  夏老太太似笑非笑看着苗氏:“怎么,想通了?馨丫头秋天才及笄,你打算定什么时候?”

  苗氏笑得自然,答得也很自然:“明年开春吧。等秋天把云茹嫁出去,我们再准备个半年,也能风风光光娶新娘子。我想着,云澜不比云琅小多少,底下还有云荻。虽说爷们不似姑娘们一般着急,但能早点成了好姻缘,家里也多些人陪老太太说话。再能早早添了哥儿、姐儿,哎呦,这日子想想都舒心。”

  饶是杜云萝镇定,听了这话都忍不住上下打量起苗氏来。

  苗氏举止之间没有半点儿勉强,仿若这一番话都是真心话一般。

  想到前几日的事体,杜云萝一下子了然了。

  为着苗若姗,夏老太太明面上不曾说过苗氏什么,可背地里,定然也是流露出过只言片语的。

  苗氏本就因为苗若姗落水而心中惴惴不安,压力之下,想要讨好夏老太太也是寻常。

  夏老太太不置可否,端着茶盏抿了一口。

  苗氏只好垂首等着。

  良久,夏老太太道:“春日里,听起来是不错。云瑚从岭东发亲,我们这儿是不操心的,不用怕时间撞在一块,忙得脚不沾地了。娶媳妇进门与嫁姑娘不同,还要腾地方。云瑛没嫁,你们水芙苑的地方就不够了,你这两日琢磨琢磨,把哪个院子修整一番,也好腾给云琅夫妻。”

  苗氏的笑容僵了僵。

  夏老太太这又是在给她出难题了。

  挑个好院子,旁人说她假公济私,趁机占个好的,挑个一般的,又要被说是不满意夏安馨。

  她既然要把夏安馨迎进门,又怎么会故意用不好的院子来埋汰人?夏安馨要住,难道她的亲儿子就不住了?

  道理上苗氏站得住,但后宅里头,嘴碎的人无理都能闹三分。

  一想到廖氏那半讥半讽的样子,苗氏就一肚子火气。

  苗氏讪讪,说到底,夏老太太不就是借着杜云瑛未说亲在借题发挥吗?可真要论起来,杜云瑛没说人家,也不单单是她苗氏的问题呀。

  可这些话,苗氏不能挂在嘴上,只好吃了哑巴亏,赔笑道:“府中的空院子是还有的,馨丫头与老太太亲近,不如就选离莲福苑近一些的?老太太您看呢。”

  夏老太太颔首,道:“离我这儿近呀……那就春华院吧。好些年没住人了,一定要收拾妥当些。”

  苗氏的唇角抽了抽。

  撇开几处大院子不说,小院里头,安华院、春华院,那可是数一数二的好景色。

  杜云萝一个姑娘家独占了一个院子,在姐妹间那是独一份的,靠的就是杜公甫和夏老太太的偏爱。

  杜云瑛瞧中那春华院好久了,可夏老太太不松口,她就离不开水芙苑。

  现今夏老太太轻描淡写地就要给了夏安馨,苗氏的心微微有些痛,转念间只能安慰自己,那往后也是杜云琅的住处,说什么也要修缮好些。

  苗氏应下,和夏老太太商议一番,最后选了苗家族中一位全福夫人去夏家请期。

  绕了一圈,苗氏也顾不上杜云萝在座,道:“过几日,定远侯府那儿合过了八字,云萝就该过小定了。我想着,上头云瑛和云诺两个,也是该相看的。老太太知道我的,一到这等时候,就有些拿捏不定了,还请老太太多费心。”

  夏老太太哼笑了两声:“放心,都是我杜家姑娘,自然要仔细相看的。”

  苗氏得了这句话,也就不紧逼了,转身退了出去。

  夏老太太调整了番引枕的位置,把杜云萝唤到身边坐下,亲切问道:“我们云萝怎么看?你二伯娘突然提起馨丫头,老婆子有些不适应哩。”

  杜云萝扑哧笑了:“二伯娘是叫采儿姐姐吓坏了吧?早些让馨姐姐进门,也免得那些拎不清的再围着二哥哥转悠。我看二伯娘是悔死了,早知道采儿姐姐的心思,二伯娘宁可跪着跟祖母讨一个有司,也不敢接采儿姐姐进府。”

  并非杜云萝要帮苗氏开脱,夏老太太心中早有主意,她若是落井下石,反倒会在夏老太太眼中落下一个心思重的评价,损人还半点不利己。

  夏老太太哈哈一笑:“跪着?倒有这个可能。说起来也是险,亏得那****和云瑛使人去寻了,否则……”

  杜云萝垂眸,没有接话。

  夏老太太拍了拍杜云萝的手:“总想着你们还小,还能在我身边好些年,可一眨眼的,都长大了。

  你父亲是三子,府上不要你母亲做当家太太,她性子温和柔顺,不争不闹,我是很喜欢的,你跟着她,学的看的都是这一套。

  但云萝,你要记得,你往后是世子夫人,再往后,是侯夫人,是要掌家管中馈的,有些事体拿捏上,要学学你二伯娘。

  你看她,能屈能伸,该向我低头的时候那是半点不含糊。喏,你也说了,该跪着求了就跪着求了。

  示弱了,求完了,就该伸手讨糖吃了,让我吐出了春华院,还又替云瑛求了求,能占的好处那是半点不落下。”

  杜云萝抿了抿唇,从前,这些话没有人与她说过,她伤透了夏老太太和甄氏的心,出嫁之后,又是那个脾气,与吴老太君和周氏的关系都不好,自己在侯府过得磕磕绊绊的,穆连潇战死后,被练氏又哄又骗又劝,一步一步走入了陷阱里。

  若前世就做到能屈能伸,能在挨打之后求颗糖,她的日子,又怎么会那么难捱。

  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尖:“云萝记住了。”

  夏老太太见她低落,伸手揉了揉她的额头:“慢慢学,也就会了。”

  杜云萝抬眸,见夏老太太眼中隐隐担忧情绪,她一个激灵,扑到夏老太太怀中,娇娇道:“祖母骗我,哪是二伯娘让您吐出来的春华院,分明是您心疼馨姐姐,要把春华院给她哩。”

  “你这个浑的!”夏老太太忍俊不禁,一面笑着一面在杜云萝背上拍了两下,“占了个安华院,还去眼红春华院?贪心鬼!”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