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三十八章 眼红

第三十八章 眼红

  杜云萝抿着唇直笑。

  许嬷嬷立在一旁,见夏老太太高兴,便笑盈盈帮腔道:“老太太这是关心则乱,我们五姑娘最是机灵讨喜,家中上上下下哪个不喜欢她?哪里需要讨糖呀,往那儿一站,这糖啊就抱了个满怀。”

  夏老太太搂着杜云萝哈哈大笑:“也难怪爱吃甜口,敢情是日日浸在了糖罐子里了。”

  当日夜里,夏老太太舍不得杜云萝走,留了她歇在碧纱橱里。

  老人家夜里浅眠,守夜的兰芝难免忙碌,杜云萝听见响动,睡得也不踏实,翌日天还未全亮,便醒了。

  等各房各院的过来请安,莲福苑里热闹了起来。

  苗氏昨儿吃了定心丸,今日心情就不错,整个人荣光满面,一扫前几日的颓势。

  廖氏瞧在眼中,心里就有些不落位,酸溜溜地抛出了一句:“二嫂,那春华院要怎么修缮呀?”

  阖府上下,本就没有什么大秘密,这等事体,饶是苗氏不嚷嚷,也瞒不过廖氏。

  “春华院的屋子都是干净的,只是缺了些人气罢了。”苗氏笑着转头看向夏老太太道,“老太太,我昨儿特特去瞧了瞧,把墙面柱子重新刷一刷,就与新的一样好了。里头家具都是老祖宗在时拿梨花木请了好工匠打出来的,现今再去外头打,也没有现成的好。天井里的花草耐心伺候伺候,保管谁看了都喜欢。”

  廖氏听罢,一口气哽在喉咙里。

  那春华院占了好地方,前后景致好看,哪个能不喜欢?

  可最让廖氏眼红的,其实还是家具。

  老祖宗留下来的好东西,外头花了钱都买不到一样好的。

  廖氏忍不住在心中忿忿:就知道苗氏是个贪心的,平白得了个好院子,连里头的家具都不吐出来,当初杜云萝搬进安华院时,甄氏还谦虚了几句,要把家具摆设都挪到莲福苑里来,虽然老太太最后不肯收,但好歹是句话不是!苗氏倒好,开口就全要了。

  夏老太太听罢,低声与杜公甫商议了几句,颔首道:“怀平媳妇,你拿主意就好。”

  苗氏喜滋滋应了。

  为了这事体,廖氏一肚子酸水。

  杜云萝随着甄氏回了清晖园。

  甄氏见她有些困倦,柔声道:“去里头歇会儿,待午饭时候再起来。”

  杜云萝是真的困,也不推托,入了碧纱橱里躺下歇息。

  迷迷糊糊之间,隐约听见些交谈声,她翻了个身,醒了。

  外间里传来的是廖氏的声音。

  “三嫂,我也不与你说那些虚的,我是操心云澜的婚事,”廖氏叹了一口气,“馨丫头一过门,往下就是云澜了,这小子没个定型,我直发愁啊!之前想着是给他娶哪家姑娘,今儿个听二嫂与老太太商量,我才惊觉,这娶媳妇的事儿可真多,还要烦心院子、家具,还有聘礼。”

  杜云萝听完,忍不住撇了撇嘴,说到底,就是为了那院子!

  甄氏斜斜靠在引枕上,闻言浅浅笑了:“四弟妹说得在理,我嫁个姑娘,就万般头痛了,等云荻要娶媳妇的时候,我怕是更慌乱了吧。亏得云荻********在念书上,我也不急着早早娶儿媳妇,总归几个兄弟里他最小,晚些就晚些了。”

  这话落在廖氏耳中,就成了炫耀杜云荻功课的意思了,廖氏笑容一窒,想到自己来意,还是忍了下来:“三嫂是家中有粮,心中不慌。清晖园地方宽敞,等云茹嫁出去了,东跨院就空出来了,往后云荻娶了媳妇,也有地方住。不似我,愁着呢!”

  甄氏不喜妯娌之间的那些小心思,却并非是不懂的,况且廖氏说得如此明白,她想装傻都不成,只好道:“安丰院地方也不小呀,云诺离出阁也不远了。”

  “庶女不同……”廖氏苦着脸道,“我待她再好,她与我再亲,我们娘俩心知肚明,可在旁人眼中,总会是要多想的。我留她久些,人家说我心思不纯故意拖着她,我早早把她嫁了,又成了我不喜她要赶紧打发了,总归是左右为难的,因此,我也不好说,她和云澜,哪个好事在前头。若是云澜娶妻时,云诺还未嫁,我难道能让她搬出东跨院?”

  廖氏虽有私心,但这番话却是句句在理。

  杜云萝在里头听见了,心也跟着一沉。

  不是自己亲生的,行事自然会不同,她从前养过别人的儿子,那种苦楚和委屈,此刻想起,都忍不住要落泪。

  她自问待那孩子极好,可落在那些人嘴里,就成了腌臜心思,成了罪过,以至于晚年时,她连这个苦心养大的孩子的面都见不到。

  外头的廖氏不知碧纱橱里有人,苦笑一声,又道:“我是心里烦,又不知道找谁说,就来寻三嫂了。我刚在想,府中院子是还有,可地方合适的不多了。好些都是许久未修缮的,要花大价钱整修,虽是公中银子,也不能胡乱花销不是。三嫂帮我一道想想,我也好早些求了老太太,把地方定下来。”

  甄氏垂眸,脑海里把杜府后院的布局仔细想了想,而后灵光一闪,彻底通透了。

  她就说呢,廖氏怎么会来与她商议,原来……

  后院里空余的院子,撇开年久失修的,余下的就是长房当初住的碧和园了。

  虽不知道杜怀让何时回京,但碧和园就需空在那儿,谁也沾染不得。

  碧和园地方是宽敞,但杜怀让身边还有两个姨娘,杨氏又素来“大方”,东西跨院直接就分了出去。

  杜云瑚出阁了,按说让杜云韬和颜氏住到第二进就行了,可偏偏杨氏是个一有点儿动静就睡不好的人,颜氏生下孩子后,还让他们一个院子里住着,大抵杨氏要夜夜难眠了。

  因此,碧和园边上的采梅苑,定然是要被杨氏讨去给了儿子儿媳的。

  如此一算,后院里现成的好院子,就只有杜云萝的安华院了。

  甄氏转眸往碧纱橱那儿瞥了一眼,她家囡囡还未嫁呢,廖氏就到她跟前来打安华院的主意,且不说她不肯松口,这事儿传到夏老太太那儿,老太太恐怕也是不答应的。

  看来,春华院落到二房手中,着实叫廖氏眼红了呢。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