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四十章 勾勒

第四十章 勾勒

  “下月初七?”夏老太太抚掌笑了,“不瞒你说,那日啊,家里请了人去夏府请期,要把云琅媳妇过门的日子定下来。两厢撞到一块了,可见是个好日子。既如此,凑一日就凑一日吧,双喜临门,福气呢!婚期就按侯府的意思,等云萝及笄之后吧,我可舍不得她早早嫁了。”

  石夫人闻言,少不得再说些讨喜话。

  待消息传回了安华院时,杜云萝正站在书桌前练字。

  她提笔静静愣了许久,笔尖墨水晕染了纸面都丝毫不觉。

  从前,因着她起初大闹莲福苑,婚事不了了之。

  直到法音寺落水,定远侯府才求来了圣旨,等放小定时,已经是深秋了。

  定远侯府请的是周氏娘家的一位太太,杜云萝早先拒婚,吴老太君与周氏对她不喜,这位全福夫人也没给她什么好脸色,连笑容都是僵硬的,半点不掩饰情绪。

  言语之中,那一位对杜云萝并不满意,插簪后训导规矩时,一板一眼语气生硬。

  要不是两家是结亲而非结仇,只怕那话语要更加难听了。

  等她人一走,杜云萝就哭着把簪子拔下来扔在了床上,连甄氏开解她的话都抛在了脑后。

  放小定后,婚期也是迟迟未定,杜云萝不想嫁,根本不会放在心上,直到及笄后定远侯府都没有提上一字半句的,甄氏才着急了,可再着急,也没有女方厚着脸皮去询问的。

  甄氏并没有着急太久。

  杜云萝及笄才两个月,永安二十年的元月都未过,边疆再起风波。

  出征的旨意眼瞅着就要下来,吴老太君进宫见了太后,只盼着能给穆家长房留些血脉。

  穆连潇的二兄穆连诚先一步去了边疆,定远侯府在阳春三月里奉旨娶了杜云萝过门,可宫中留给他们夫妻的时间不足三个月。

  杜云萝闹过哭过怪过怨过,可又能如何?

  到底是一步步走到了青灯古佛的结局。

  而这一次……

  抛开安冉县主的事体不说,这一次说亲倒也顺利,石夫人话里话外的,都是吴老太君与周氏颇为满意,不管放小定时,是哪位夫人来与她插簪,一定会是笑容满面的吧。

  婚期,定远侯府那儿说要等她及笄,大抵还是会与前世一样,叫边疆局势逼迫,在永安二十年的春日里出阁。

  只是这一次,杜云萝的心中绝不会有那些排斥的情绪。

  仅有三个月又如何?

  对于苦守了半辈子,后悔了半辈子的她来说,就算只有三个时辰,那也是偷来的,甘之如饴。

  况且,今生她绝不想重蹈覆辙,她能偷三个月,就能偷三年、三十年。

  她会让穆连潇长长久久地陪在她身边。

  杜云萝舒了一口气,这般一想,恨不能转眼就过了这两年,早些及笄才好。

  六月初七吗,真算起来,也没有几日了。

  杜云萝不禁雀跃起来,见纸面被墨点圆润,心中一动,就着那一点,添上了两笔,成了一个水字旁,而右边的那个“萧”字,她想写,又怕叫丫鬟们收拾时瞧见,只能在心中默默勾勒。

  她在心中写他的名字,也在心中勾画他的样子。

  就算五十年未见,她还是能清晰地记起他的模样,那份飒爽英姿。

  真的、真的很想他。

  杜云萝眉眼弯弯,胸口满满都是思念。

  杜云茹来时,并没有让丫鬟通传,刚步入中屋,她透过珠帘往西梢间看去,就见杜云萝眉宇柔情,唇角含笑,杜云茹一怔,轻手轻脚挑了帘子进去,目光往书桌上一瞥:“想什么呢?”

  杜云萝这才回过神来,手中笔放下,绕过书桌要去挽杜云茹的手:“姐姐来了怎么也不做声?”

  “若是做声了,我怎么能看到你在写什么?”杜云茹掩唇直笑,指着那水字旁,“果真是一颗心都扑在上头了。”

  饶是杜云萝脸皮厚,叫杜云茹这般打趣,还是有些耳根子烧得慌,嗔道:“说什么呢!”

  “与我装什么?这不是在想世子,难道是来写三哥的‘澜’字?”杜云茹附耳道,“怎么不写完?怕叫人瞧见呀?写完撕了烧了,我保准不说出去。”

  杜云萝抬眸,见杜云茹眼底全是笑意,张嘴道:“莫非姐姐如此做过?写了邵家二哥的名字,回头又撕了烧了?“

  邵家二哥,指的就是杜云茹的未婚夫邵远州。

  邵家书香传家,子弟亦走仕途路,虽不是什么高官勋贵,但家风正、规矩好,邵远州也在历山书院求学,杜公甫看过他的文章,颇为喜欢,又问了杜云荻一些邵远州平日里为人处世上的状况,这才由书院的韩山长保媒,定了这门亲事。

  杜云萝晓得,杜云茹不远不近有瞧过邵远州,那位面如冠玉、文质彬彬的少年郎叫杜云茹心生好感,即便是到了成亲十多年后,杜云萝的印象里,大姐与大姐夫的关系也是极好的。

  杜云茹听了这打趣的话,俏脸飞霞:“你你你!好你个杜云萝!往后可不许你再往我库房里伸手讨东西,什么顽石什么花卉,一样都不给你了!”

  杜云萝捧腹笑得直不起来腰。

  姐妹两人闹了一通,直到清晖园里来唤她们用饭,这才嘻嘻笑笑一道去了。

  为了放小定,甄氏让人连夜赶工,做了一套礼服,锦灵熬了两夜,把绣活赶出来。

  石夫人使人递了口信,定远侯府那儿过来插簪的是吴老太君娘家的内侄女,夫家姓田,全福。

  夏老太太听罢,转头就问许嬷嬷:“夫家姓田,娘家姓吴,是不是都察院田大人府上?”

  许嬷嬷拧着眉仔细想了想:“奴婢记得,田大人的夫人是姓吴不假。老太太,那一位可是二品的诰命夫人哩,吴老太君请她来,可见是喜欢我们五姑娘的。”

  夏老太太喜上眉梢,连连点头:“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杜云萝听甄氏提起时,不由愣怔。

  吴老太君的娘家是江南的百年望族,嫁入京中的也有几位,夫家各个不凡。

  她从前不受吴老太君喜欢,也不爱与吴家人打交道,对那几位只有一个清浅的印象。

  可这位吴夫人,杜云萝还是记得的。

  吴夫人圆脸微胖,瞧模样便是好福气的,时不时也来定远侯府走动,见杜云萝性子别扭,起先也好心开解过几句。

  什么宽心、大度、谦逊、克制,由全福且生活安逸平顺的吴夫人说出来,落在杜云萝耳朵里,多少有些站直了说话不腰疼。

  杜云萝不喜理她,几次之后,吴夫人也不再劝了。

  时至今日,回过头去想想,吴夫人并没有做错什么,只是杜云萝自己进了牛角尖,反过头去怪罪人家罢了。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