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四十一章 小定

第四十一章 小定

  六月初七,是个雨天。

  杜云萝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醒来,由锦灵与锦蕊伺候着更衣用饭。

  莲福苑里昨夜就传来话来,说是今日忙碌,让她不用过去请安。

  杜云萝干脆收了心思,坐在西梢间那张梨花木雕刻了五蝠捧寿的书桌上,提笔练字。

  说是练字,可偏偏静不下心来,稀里糊涂写了两张纸,都揉了扔进了篓子里,转身坐到北窗下的榻子上,也不翻书,推开了窗棂,静静瞧着外头。

  锦蕊跟着锦灵进来,抬声要说话,就见前头的锦灵转过身来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又指了指窗边。

  锦蕊望去,窗外种了芭蕉,在这雨水之中显得格外清雅秀丽,而窗内榻上,穿着一身金线绣了凤穿牡丹的绯红蜀锦褙子的杜云萝,与窗外那翠绿的芭蕉对比鲜明,浓烈的色彩之下,越发衬得那张鹅蛋脸细腻白皙,俏丽可人。

  杜云萝不知在想些什么,目光落在了芭蕉叶上,雨水珠子滑落,她的视线也跟着落下去。

  锦蕊咬了咬下唇,把锦灵往外间里带了几步,这才压着声道:“都说‘雨打芭蕉声声泣’,姑娘这幅模样,可是不高兴了?”

  锦灵眸子倏然一紧,沉声道:“怎么会呢!姑娘什么心思,我们日日在身边伺候的难道还不晓得?前几日姑娘与大姑娘打趣的话可还记得?你后来不正好也瞧见了那张写了水字旁的纸吗?可不要胡思乱想。万一传扬出去,可怎么办?”

  锦蕊睁大了眼睛:“你莫急呀,我也就是随口说说罢了,姑娘盼着这一日,我又不是不知道的。”

  说罢,锦蕊不理锦灵,清了清嗓子,转身又进了西梢间。

  杜云萝听见了咳嗽声,这才把视线从窗外景致上转了回来,看着笑盈盈进来的锦蕊,道:“与我端盏茶。”

  “哎!”锦蕊应了一声,端了茶盏过来递给杜云萝,笑着道,“姑娘,奴婢刚刚从莲福苑里回来,苗九太太陪着老太太说了会子话,这会儿已经往夏府去了。”

  苗九太太是苗氏从族里请的全福太太。

  想来是这一位今日要到莲福苑里,夏老太太才免了杜云萝的请安,省的彼此问安耽搁时间。

  “囡囡。”

  正说着话,杜云茹扶着甄氏来了。

  甄氏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杜云萝一番,满意地点了点头:“母亲先去莲福苑,估摸着时辰,吴夫人也该登门了。规矩上的事体,昨日都与你说明白了。放小定也不需要你说什么话,只管坐着等着插簪便好。”

  甄氏絮絮说了几句,全是关切之情。

  杜云萝笑嘻嘻挽着她的手,也不打断,认认真真又听了一遍。

  锦灵送了甄氏出去,唤了个小丫鬟来:“去二门上看着,吴夫人入府了就来报。”

  起初,杜云萝只是有些浮躁,静不下心来,待听到吴夫人入府后,就紧张起来,这份惴惴的心思一直持续到了吴夫人往安华院里来,直到听到院子里丫鬟婆子们问安的声音,杜云萝才猛得一个激灵,彻底心静了。

  仿若之前的不安都是假的一般,此刻平静得让杜云萝自个儿都有些难以置信。

  守门的丫鬟挑了帘子,苗氏和甄氏一道请了吴夫人进来。

  杜云萝看着吴夫人,一时感慨万分。

  吴夫人比她印象里的年轻许多,精神奕奕,笑容温柔,叫人一眼看去就心生好感。

  吴夫人也瞧着杜云萝,抿唇道:“好一个俏姑娘,我们世子爷这一回可是占了大便宜了。”

  话音一摞,吴夫人便笑出了声。

  她声音本就清脆,这一夸一笑,不显做作,反倒是格外自然,落在甄氏耳朵里,别说有多动听了。

  定远侯府送上了戒指、镯子、耳环各一对,项圈一个,具是纯金的。

  “这做功,一看就不寻常哩。”苗氏眼尖,扫了一眼,就看出来这东西不凡。

  吴夫人笑着道:“是内务府里打造的,皇后娘娘赐下来的。”

  苗氏闻言,不由就多看了那些首饰几眼,心中滚烫,可惜这东西不是给到二房的,她也只有眼馋的份了。

  杜云萝听了这话,一时也有些错愕。

  前世时,宫中只赐婚,并无赏赐,这一回,却是……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她的脸面,她得的风光越多,往后定远侯府二房的日子就会越难过。

  吴夫人又让人捧上了大八件的点心,装在红漆描金的捧盒里。

  还未打开,只看那捧盒模样,苗氏便晓得,这大抵也是宫中赐下来的。

  也是,连首饰都赏了,难道还少这么些点心?

  苗氏睨了杜云萝一眼,想起外头的那些话,心念一动。

  杜云萝嫁去定远侯府,不说往后她的日子如何,对于杜家来说,都是一次再进一步的机会。

  就看穆连潇的母亲周氏,娘家现今也是风光无限的。

  那么杜家……

  宫里这般给杜云萝脸面,往后……

  思及此处,苗氏如吃了一颗定心丸,笑容更是真挚了几分。

  吴夫人替杜云萝插了簪,又依着规矩训诫了一番。

  放小定的流程并不复杂,待礼成之后,吴夫人便往莲福苑去。

  杜云萝盘腿坐着,抬手摸了摸那根簪子。

  想起从前她在全福夫人走后哭着把簪子扔在床上的情景,杜云萝突然有些迷茫,只觉得此刻有一丝不真实,可看着身边丫鬟们脸上的笑容,似乎又有那么一些真切。

  矛盾情绪徘徊,杜云萝缓缓往后躺下去,手背覆面,徐徐吐出一口气来。

  仅仅只是小定而已,若是真的见了穆连潇,她又会是什么心情?

  只怕是会迷茫会犹豫,以为一切都是镜中水月一般吧?

  杜云茹进来时,杜云萝还直挺挺地躺在那儿。

  没有让丫鬟叫杜云萝起来,杜云茹脱了鞋子,侧身在妹妹身边躺下。

  杜云萝睁开眼看向她,略一思忖,道:“大姐,你放小定的时候,想了些什么?”

  讶异从杜云茹眼中一闪而过,而后她浅浅笑了,叹道:“我啊,我想了很多呢。想着我是邵家的人了,想着我要离开父亲母亲了,想着我再不能与你玩闹了……我想了整整一天呢。可夜里睡了一觉,再睁开眼睛,我就不想那些了。我还在这个家里,我还能见到父母,我还能跟你玩。我还没有上轿呢,想那些呀,真是太早了些。”

  杜云萝眨了眨眼睛,良久,弯着眼儿笑了。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