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四十二章 模样

第四十二章 模样

  杜云茹挪了挪身子,半侧着看着杜云萝。

  她是过来人,很是明白杜云萝此刻心境,杜云茹伸手覆上杜云萝的脸颊,笑道:“你也是,睡一觉就好了。离及笄,还有一年多呢,这会子瞎操心。”

  杜云萝低低应了一声,往姐姐身边靠了靠。

  她还有一年多,但杜云茹,离出阁只有不到三个月了。

  心思盘旋在心中,到底没有吐露出来,毕竟,杜云茹定也不希望让这些情绪左右。

  甄氏回到安华院时,锦灵压着声儿道:“太太,两位姑娘一道睡着了。”

  “睡着了?”甄氏一怔,蹑手蹑脚绕到窗外,往里头瞧了一眼,见姐妹两人彼此依偎着小憩,心头一动,不由就笑了,“真是的!两个都是说了婆家的人了,怎么还如此。”

  三分嗔怪,七分宠爱,甄氏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回清晖园去了。

  另一厢,吴夫人出了杜府就往定远侯府去。

  吴老太君坐在暖阁那张雕了福禄寿的梨花木罗汉床上,身边围着丫鬟婆子,含笑与几个媳妇说着话。

  见吴夫人回来,练氏起身相迎,彼此寒暄几句,自是把话题绕回了杜云萝身上。

  “真是好模样,我在京中也经常出入相熟的官家后院,见过不少名门贵女,可真论起模样来,杜五姑娘可是数一数二的。”吴夫人笑着道,“鹅蛋脸儿,一双眼睛会说话,娇俏极了。”

  练氏抿唇直笑:“能叫夫人这般夸奖,可见是真的好模样了。”

  吴夫人本想再夸上几句,转眸见周氏神色淡淡,而吴老太君的眉梢微微一动,她心中咯噔一下,醒过神来。

  做婆母做长辈的,对媳妇的要求,可不单单是美貌,反而,过分貌美在她们心中,未必是好事。

  吴夫人对杜家感觉不错,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失言而让杜云萝在吴老太君与周氏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赶忙道:“不单单是模样好,性子也稳妥规矩。老太君,就是我们家乡那儿总说的‘端得住’。”

  “哦?”吴老太君放下手中茶盏,颇有几分好奇,“我们之前还听说,她性子活泼不沉闷。”

  “哎,到底才豆蔻呢,又是家中明珠,在爹娘跟前撒娇逗趣,活泼一些也是寻常。老太君看看我家那四丫头,前回摔了一跤,在您跟前装的跟没事人一样,回去就抱着我又哭又闹的,我撩起她裤腿一看,就破了点儿皮,不知道的呀,还当是崴了脚呢。”吴夫人说完,哈哈笑了起来。

  吴老太君颔首:“也对,我跟前啊,就是一堆皮糙肉厚的小子,气得人恨不得日日打一顿,倒是忘记了姑娘家不同,那就是个宝贝疙瘩呢,关起门来,能作死作活一个下午呢。喏,元敏小时候不就是那样的?”

  穆元敏是吴老太君唯一的女儿,想起她小时的事体,吴老太君的笑容不禁温柔了许多。

  吴老太君又问了些杜家的事体,晓得吴夫人这一次去,事事顺利,也就放心许多,偏过头与练氏道:“我虽没有见过这孩子,但你们都说好,那应当是不错的。”

  杜云萝这个侄媳妇,是练氏亲自挑的,真实心思自不能与吴老太君说,但如今顺利定下,练氏也不由放松下来,道:“您放宽心。”

  一直没有出声的周氏柔声开口:“事到如今,我这心也算放下了一半了。活泼些,总比死板又木讷的强。”

  这是句大实话。

  吴老太君深深看了长媳一眼,她知道周氏的意思,这些年连番打击之后,定远侯府死气沉沉,若有个爱笑爱说话的新媳妇,也能多些喜气。

  练氏心思敏锐,眼骨子在吴老太君和周氏身上转了转,合掌道:“说真的,府中太久没办过喜事了。老太君,不如年内就替连诚娶玉暖过府吧。”

  吴老太君的笑容僵了僵,深深看着练氏,脑海里浮现出那梨花带雨的纤弱身影,良久终是长长叹了一口气:“你做主吧。”

  练氏垂眸应了。

  等练氏送了吴夫人出去,周氏犹豫着道:“玉暖的事体,老太君……”

  吴老太君摆了摆手打断了周氏的话,语调低沉又疲惫:“你与元铭媳妇说一声,她总该知道的。”

  周氏暗暗叹息,点头应了。

  此时的杜府莲福苑里,苗家九太太也已经回来了。

  夏安馨出阁的日子定在了来年五月,还有差不多一年工夫,仔细算起来,并不算赶。

  夏老太太格外满意,唠叨了苗氏几句,又提起了杜云瑛的婚事。

  “你也别怪我一直拖着,我也是盼着云瑛能嫁去好人家,府上的情况你是最晓得的,我们毕竟是今时不同往日了,若是老太爷还在朝中任职,云瑛挑人家哪会这般麻烦?”夏老太太叹息摇头,风光都是过去的,自从杜公甫去了官身,这么些年下来,杜家总归是下坡路,“现今,云萝高嫁,靠着这一层,多少好一些。”

  苗氏一口气憋在胸中,笑容有些讪讪。

  她是希望杜云萝高嫁后能让杜家更进一步,可夏老太太说得如此透彻,更点出杜云瑛的婚事也要靠杜云萝提携,就让她有那么点儿不舒服了。

  想起杜云瑛及笄礼时,那些登门的太太奶奶们的言语,苗氏垂在身侧的手不禁紧紧攥了起来。

  那些人,想与定远侯府拉上干系,又不肯让自家姑娘“以身犯险”,见杜云萝高嫁,就在杜家姐妹之中打心思了。

  苗氏忿忿,他们也不仔细想想,便是他们肯把姑娘送去定远侯府,定远侯府也未必会要呢。那种投机的人家,她还舍不得杜云瑛嫁进去呢。

  只是这些话,不能当着夏老太太的面说,苗氏低眉顺目,做了几个深呼吸,道:“老太太为云瑛考量得多,媳妇心中是知道的。”

  夏老太太哼笑一声:“行了,不说这些了,我们也没有心急火燎地要送云瑛出门,不用急着就定下来,多想想多打听打听,总错不了。”

  苗氏嘴上应了,心中依旧有些着急。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