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四十四章 嫉妒

第四十四章 嫉妒

  六月十九日,观音大士成道日。

  上至宫中贵人,下至黎民百姓,几乎都是姓菩萨的,少不得上山进香。

  夏老太太原也是要去的,只是这几日疲乏,又受不得庙宇里人山人海,便没有出门,只在小佛堂里敬香磕头。

  杜府这几日鸿运当头,杜公甫每日用过午饭就会入东宫,到宫门落钥前才回府。

  接连几日下来,众人都看出了些名堂。

  庙宇厢房之中,碰面的官宦女眷们言语里也少不得提一提“杜云萝”的名字。

  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见风使舵的人。

  只在商场上转悠的杜怀平,这几日都有些扬眉吐气的感觉。

  苗氏捧了茶盏与他,道:“老太爷刚使人送了口信回来,今儿个宫里留了膳,他不回来用了。”

  “那不是很好?”杜怀平挑眉,“要我说,父亲才学出众,当年任太子太傅时也是勤勤恳恳,连圣上都夸赞的,要不是父亲意外伤了腿而行动不便,又怎么会早早卸任?若是还在朝为官,哼哼!指不定已经位列三公了。”

  毕竟是自家内院,讲话也不用怕外人听去,苗氏便把“大言不惭”四个字给咽了下去,转而道:“内里情况,我们是问心无愧的,可外头……”

  外头怎么说的,杜怀平整日在外行走,自是最清楚的。

  背地里翻来覆去的就是“卖女求荣”之类的几句话,酸溜溜的又极尽刻薄,只差把羡慕嫉妒恨都写在脸上了。

  “我们防不住人家的口,”杜怀平挥了挥手,丝毫不放在心上,“反正是不痛不痒的,又不是当着我的面如此说我们杜家的。

  与我往来的一些官宦人家的经商子弟,哪一个是好相与的?从前见父亲卸任后,杜家一年不如一年,平日里没少在我跟前摆谱,现在可好了,云萝高嫁,老太爷又接连几日去了东宫,现在见了我,都要夹着尾巴做人了。

  那些狗嘴,背地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我不去听都知道!可又能怎样?我就是喜欢看他们心里骂我们骂得要死要活,当面却还是只能恭维我的样子。”

  苗氏见丈夫得意洋洋的,也就不扫兴的。

  平心而论,婚事是老太爷与老太太定下的,虽也是动过依靠定远侯府而更进一步的念头,但卖女求荣的心思是半点儿没有的。

  杜云萝那可是二老的心尖尖,半点委屈都不肯教她受的。

  卖了杜云萝,苗氏一万个不信,若是杜云瑛或是杜云诺,指不定就会了。

  苗氏这么一想,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一把抽过丫鬟手中的蒲扇,用力扇了扇:“这天儿也太热了些,还是早点让老太爷与老太太去庄子上好,府里少了几位主子,这冰的用度也能宽裕些。”

  苗氏打定了主意,翌日一早就与夏老太太提了:“兴业庄子那里,一切都收缀好了,老太太若要启程,随时可以。”

  夏老太太面上一喜,转眸看了眼挂在角落上的鸟笼子,缓缓摇了摇头:“之前还好说,现今老太爷不得空了,这出京的事体还是在考虑考虑。”

  苗氏一愣,心知杜公甫的事体才是最首要的,便道:“那媳妇还是再抽些银子多采买些冰吧。”

  杜云萝手上针线不停,嘴角忍不住弯了弯。

  之前还想着要以什么借口来拒绝随夏老太太上山,现在,倒是解决了。

  转眼入了七月。

  东宫里体虚杜公甫上了年纪,腿脚不好,夏日雨后又多暴雨,便只要求他隔三岔五的入宫一回。

  杜公甫辛苦了半个多月,一时半会儿竟有些闲不下来,不能指导皇太孙了,就抓起了杜云琅与杜云澜的功课。

  杜云琅和杜云澜的功课虽说不差,但也谈不上出众,杜公甫不由就思念起了杜云荻。

  “云荻何时回府呀?”杜公甫笑着问杜云萝。

  杜云萝笑道:“之前的信上说,是月中时回府,住上半个月,再去书院。”

  杜公甫又去看苗氏。

  苗氏赶忙道:“老太爷放心,前头院子里已经收缀好了,云荻何时回来都不要紧的。三弟妹又是仔细人,使了婆子去看了两回了,保准样样齐备。”

  杜公甫这才满意了。

  苗氏赔着笑,心里却有些恼火。

  女儿比不过杜云萝,连儿子都比杜云荻低一头,虽然十几年下来她也习惯了,可到底有些意难平。

  “云萝,”苗氏出声,见杜云萝抬眸望着她,才道,“过几日就是七夕了,如此要紧的日子,你可不要疏忽了。想好雕什么样儿的花瓜了吗?要什么瓜果,早些与伯娘说,伯娘才好给你准备。”

  提起七夕,夏老太太才醒过神来,郑重道:“这是要事,你又是头一年,断不能马虎。”

  七夕女儿节,乞巧拜月是小娘子们最盼着的事体。

  而对于许了人家的姑娘,还要雕好花瓜送往婆家,以示心灵手巧。

  尤其是放小定后的头一年。

  前世,杜云萝是秋天才放了小定,等到第二年七夕,才算头一年。

  当时因着心中脾气,她雕刻得极其随意,等到婚后听穆连潇提及,才知道甄氏气她雕的东西根本拿不出手,悄悄让人给换了。

  这一次,她自是不会那般行事了。

  可到底要雕什么呢……

  杜云萝的目光在屋子里四处转了转,撇过墙角的花架,上头摆了一只青瓷画了锦鲤戏水的大盆,里头养了几叶水莲,青翠如箬叶,她心中一动,忽的就想起了端午。

  杜云澜说过,那日湖面龙舟之上,立于最上层擂鼓的穆连潇的形象一下子浮现在脑海里,分明没有亲眼瞧见,可此刻想来,又是那般生动,仿若那股子英气俊朗都扑面而来。

  便雕这个吧,比之那花卉鸟儿,更能抒发她的心思。

  杜云萝拿定了主意,便笑着道:“祖母、伯娘,我已经想好了,定会雕个好的送去定远侯府。”

  见杜云萝胸有成竹,夏老太太便放心不少:“你这丫头呀,雕花瓜的功夫是不错的,只是炸巧果儿,你需向云瑛讨教讨教,她炸出来的活灵活现的,你的,连个形儿都瞧不出来了,亏得啊,只需送花瓜去,若是送巧果儿,这丢脸可就丢大了。”

  苗氏听夏老太太夸赞杜云瑛,一时喜上眉梢,嘴上谦虚道:“老太太,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各有千秋嘛。”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